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 2018年5月28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从制度化专制到个人独裁,中共历史进入新节点?


时事大家谈:从制度化专制到个人独裁,中共历史进入新节点?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0 0:00

时事大家谈:从制度化专制到个人独裁,中共历史进入新节点?

中国人大毫无悬念地高票通过了民间备受争议的宪法修正案,其中关键性的内容是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本次修宪赋予习近平无限期执政的权利,在中共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个人独裁取代了改革开放以来实施了近40年的制度性专制,标志着拥有至高无上权力不受任期限制的习近平新时代开始,而邓小平基于历史教训而开创的废除领导人终身制的时代成为过去。无论制度性独裁还是个人独裁,都是中共一党专制,但是二者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这次修宪引发如此大的震撼效应?取消任期限制在当今中国究竟有多少民意基础?习近平会不会进一步谋取终身制?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

时事大家谈:从制度化专制到个人独裁,中共历史进入新节点?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0 0:00

胡平:突击修宪,“一夜回到改革前”

胡平说,确实可以说,本次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是一个节点。可以说它开创了新时代,也可以说是回到旧时代;中共80年代推行资本主义取向的经济路线时,保守派说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现在可以说是“辛辛苦苦40年一夜回到改革前”。82年宪法,限制领导人任期,是中共经过文革灾难之后的痛定思痛,是划时代的政治举措。今天取消这个条款也具有划时代意义,不过是历史倒退。

本次修宪不是孤立事件,而是习近平掌权后推行的一系列倒行逆施中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它包括在宪法中写入习近平思想,把中共的领导也重新写入宪法正文。此外,还有他加大力度打压民间力量、牵制思想、利用高科技对全社会实施监控等行为。我们说,习近平时代有别于江胡时代:江胡是威权,习近平是重回极权。过去,西方很多人认为,中共统治下中国正在走向自由;还有很多人看不清形势,因此采取观望和模棱两可的态度,但是现在,一切都明朗了。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是独裁和极权。

胡平:无限个人独裁,形象丑于袁世凯

有分析问,从制度化独裁到个人独裁,究竟哪个更坏?胡平说,习近平要建立无限期个人独裁,就如同斯大林和毛泽东。这样的独裁比传统的君主专制要恶劣得多,因为皇帝否认权力来自神灵,所谓君权神授。皇帝说错话还可以批评。君主可以与大臣有分歧,可以认错,可以下罪己诏,不过仍然还是皇帝。而共产党的伟大领袖是真理的化身,不能批评。共产党的伟大领袖自称正确路线代表,犯了错也不可以承认,所以不能认错。一旦认错就会下台。他们犯下一个错误之后,必须要用更新更大的错误来掩盖。所以,他们错误会越犯越大。过去君主专制则是世袭的、是终身,不担心会被选下来。中共领导人就不一样了,虽然也取消了任期限制,但是仍然有表面上的定期选举,所以还是担心会被选下去,提心吊胆。因此也比古代皇帝更加妒忌贤能,更加热衷不断清洗。接班人也是中共接班制的致命问题。接班人的选定只有两种办法,世袭或者民主选举。中共既不敢公开搞世袭,也害怕民主选举,所以没法解决。围绕接班人问题总是充满血腥权斗。最后,皇帝权力来自神和传统相当稳定,所以权力可以弱化或者虚化;君主专制可以走向君主立宪。中共独裁领导人则必须是大权在握,要过渡到民主宪政各方面将更困难。

胡平:所谓修宪民心所向,一派谎言

胡平说,《人民日报》说修宪是党心民心所向,当然是睁眼说瞎话,一派谎言。古今中外的专制者都热衷于伪造民意。不过习近平连民意伪造都很拙劣。当年,袁世凯称帝大概分了三步。一步是舆论先行,各界人士请愿;二步是袁世凯出来表态,顺应民心;三是召开国民大会,修改制度,登基称帝。可是本次,直到2月26号才公布中共中央的修宪建议,提到取消国家主席任期。这离全国人大召开只有8天。3月11号,修宪建议通过。前后总共不到半个月,明显先斩后奏强加于人。连舆论先行民意铺垫的姿态都没有摆一下。几天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说,9月29号,习近平召开政治局会议提出修改宪法,在基层和调研活动中得到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的一致支持。他们都一直呼吁要求修改宪法。可是如果查一查会发现,今年2月6号之前找不到半句关于大家呼吁修宪的报道。所以,这完全是回头编造的谎言,让人尤其不可忍受。这也是为什么说本次修宪比当年袁世凯称帝都不如。

章立凡:一党专政从未变,中国百年循环陷迷宫

章立凡说,新时代的说法从19大时就开始使用起来了。现在当然是一个节点。其实,一党专政从来没有变,是不变量。无论集体领导或者个人领导,独裁都是不变量。党魁没有力量时是集体领导;党魁可以高度集权时就是个人独裁。毛之后没有那样的强人,所以形成各个山头大佬开家族会议的模式,就像黑手党。本次有趣的是,一党专政性质也在修宪中体现了,而不光是改主席任期。修改的宪法说,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后面加上中共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个定语回到了1975年的文革宪法。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用宪法来规定一个政党的执政地位。这点中共做到了,可说是为个人独裁奠定了基础;否则的话不可能实现个人独裁。毛的独裁就是建立在一党专政的体制之下。我一直在说,中国100多年以来一直没有走出历史的死循环。

章立凡: 一党专制无法纠错,心里明白嘴上瞎话

章立凡说,至于个人独裁和一群人领导的差别,觉得两者互为因果,没有制度性独裁就不大可能有个人独裁。个人在制度之中,问题是制度是否制约个人,还是个人支配制度。领导人权威不够时不敢折腾。毛开始就是这样,只顾折腾;邓时代集体领导阶段先把家业做好。而毛把家业折腾得差不多来。现在,家业做得差不多了,当然要开始折腾。有分析说,中国模式也好个人独裁也罢,问题在于是否有效率。有段时间,学界对中国模式很关心,认为有效率,做任何事情都可以达到目的。中国领导人也引以为傲,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更有甚者,有人认为,习近平只有集权之后才能改革而走向民主。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纠错机制,不得妄议中央;而且以党章修改宪法。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向两会提问,共产党既然是在法律范围内活动,为什么不在党章内限制书记的任期,反而废除宪法的主席任期来迎合党章?这点中共没有办法自圆其说。现在不是讲道理的时代,也不是有逻辑的时代,是荒诞的时代。其实,政治制度的高下优劣代表们心中都明白,都知道理不直气不壮,但是在淫威下只能违心地说点儿瞎话。

章立凡:人民是虚词,宪法是橡皮泥

人大代表高票通过如何看?章立凡说,我个人肯定代表不了民意。不过,中共文件开口闭口说人民,这是个最虚的概念,就跟君权神授一样。人大是橡皮图章,中国宪法就是橡皮泥一团。82宪法颁布后看起来还像个样子。但是,从88年开始修宪,到目前20年总共修了五次之多。一个国家的宪法如此被反复修改、被蹂躏,在世界各国能找到其他先例吗?估计很难。这本身表明执政党不尊重宪法,想如何改就如何改。《明报》消息说,副部一级的干部都不知道有修改主席任期的内容,更不用说更下层了。当年,80年成立宪法修改委员会,经过长时间酝酿讨论,才有82宪法。这里至少有个程序正义的脸面。这次就是偷偷摸摸。明显2月26号之前没有看到任何媒体报道过这个动向。这也反过来说明,这个程序本身是有问题的,所以要回头编故事。当年曹锟用每票五千大洋买了选票当选中华民国第三任大总统,还有其他贿选的议员都被一并上了“猪仔党”名单。总之,这些事情都是要写进历史的。不能因为眼前的荣华富贵而牺牲自己的一世荣誉。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是开攻弓没有回头箭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3月12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从制度化专制到个人独裁,中共历史进入新节点?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