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0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不是我的国家主席”,海外的反习声浪


时事大家谈:“不是我的国家主席”,海外的反习声浪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32 0:00

时事大家谈:“不是我的国家主席”,海外的反习声浪

中国人大星期天通过修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开展无限期执政。几星期来,中国内部针对修宪的反对和质疑声都被官方“销声匿迹”。不过在海外,一场“不是我的国家主席”的运动,已经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欧洲甚至柬埔寨的校园和街头展开。这场活动由谁发起?能达到什么目的?在中国影响力逐渐渗透西方校园的时刻,这场对习近平高喊“我反对”的运动,传达出什么样的信息?具有多大的意义?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六四学运领袖,海外组织“人道中国”负责人周锋锁;美国加州阿拉米达学院学生李亚恬;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吴乐宝;中国留学生李龙霄。

时事大家谈:“不是我的国家主席”,海外的反习声浪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32 0:00

周锋锁:我们身在海外,志在替国内发声

周锋锁说,我们发起的这次抗议习近平称帝的活动已经进入中国,这的确令人鼓舞。其实,让这类声音深入到墙内是我们的重要目的。毕竟国内是中共的打压中心,能够在那里发出声音非常不容易。我们身在自由的海外,肩负着替国内人发声的使命,而且也希望鼓励更多人投身于同样的事情。美国之音就有不少年轻听众,希望他们也能够在校园里发起类似行动,表达真正的民意。

我们希望能够用我们的行动影响更多的人,让他们看到别人表达之后自己也开始表达,因为有很多人不知道如何表达想法。我们昨天在中领馆举行抗议活动时,看到很多人或者默许我们或者公开支持我们,还有几人突然加入我们的队伍。在国内,敢怒不敢言是很广泛的现象。14亿人被当作牛马都可以没有任何反抗。如果有这样一种声音来公开表达,是一种荣誉和骄傲。中共从一党专制到皇帝制度,恰好证明国际共运的规律所在,就是从一党专制到家族独裁。我们从习近平称帝可以看到,中国人仍然生活在没有选票的奴隶般的状况中。我们要改变这种状态。

周锋锁:官方营造沉默,良知相通人心有秤

周锋锁说,在海外推行民主运动并非易如反掌,中共的恐惧在留学生中也存在。中共统治一直建立在暴政之上,惯于用亲情的锁链套牢所有人。这也是共产中国一次次发生悲剧的原因,是民族最可悲的地方。无论是六·四屠杀还是死了几千万人的大饥荒,都没有民间反抗。而我们应该护卫自己的良知。聚焦现在,领导人在这个年代还敢推行帝制,大家心里都知道不对,但是都不敢表达,这是最可悲的。我们现在站出来表达反对就是要捍卫自己的良知。海外推动中国民主运动当然比在中国安全些。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要跨出来一步只需要一点点行动,意味着能够得到的是自由。我们昨天抗议时喊出声音之后,感到心灵无比的释放和作为人的尊严。希望年轻人更多承担这样的责任,这是一种荣耀和一个机会。

回望另外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六·四,很多人看到89年的抗议场面觉得令人鼓舞。事实上,大家可能没有意识到,抗议大暴发之前,人们也面临恐惧,校园活动也被打压和监控。后来,一切突然像火山一样爆发,这才发现每个人心里都有共同的想法。现在中国民众的所谓沉默,其实也是官方希望大家看到的版本。每人心里都有一本帐,良知对于每个人的吸引力和感召力都是共通的。对于勇敢的先行者来说,山洪暴发时会有很多人加入,会让人震惊。

李亚恬:少年接受党教育,谎言捏造无可忍

李亚恬说,我虽然身在海外,要参加抗议中国政府的活动也并非没有担忧。对于抗议的人,中领馆都会掌握到第一手情报。他们通过人脸技术锁定抗议者,挖掘出所有个人资料,然后骚扰国内亲人,这都有可能。我16岁离开中国到海外求学。此前接受过中国10年教育,青春叛逆期开始对接受的教育不满,不过当时没有上升到对政权不满的高度,只是朦胧对六四和西藏等问题有简单了解。现在回想,感觉接受的多年教育都是捏造的历史和谎言,感到非常不满,想发泄出来。至于本次我们反习近平修宪的行动,并不知道影响会有多大,不知道国内人是否真正翻墙看到。目前来看,习近平无限期执政已经成为定局,不过,海外应该继续尽力表达自己的思想。

李亚恬:中共严控,留学生心存恐惧

李亚恬说,我们贴宣传海报时并没有遇到中国学生。看到有一些亚洲面孔,一度担心发生冲突,后来知道他们是韩国人。不过,不知道这些海报后来是否会被路过的中国留学生撕毁。

中共对中国留学生圈子管控甚严。我在东欧国家留学时,我们这些刚刚入学的新生都被叫到中领馆填表,所有背景资料都会备案。如果不服从的话,毕业证将不予认证,在国内等于废纸一张。在北美,中国政府掌握留学生的北美公众号,学校中国学生会的人员被定期叫到领馆训话,领取文件和命令等。在这些留学生中,有继续捍卫党文化的,也有些即便对政治感兴趣不认同中共的,但也只是心里想却不会嘴上说。总之,大家一般是心存恐惧的。

吴乐宝:大家应该思考,不再接受洗脑

吴乐宝说,我之所以参与这次抗议习近平称帝的行动,是想引起更多人对此事的关注。我看到,澳洲国立大学超过20%是华人留学生,不过,一般都不关注政治,除非领事馆出面要求他们关注。比方达赖喇嘛要访问澳洲等时刻,留学生会被领馆要求组织游行。在校园里,我作为一个异见人士被很多人认为荒唐。因此,我希望,看到海报的同学能够思考这个问题,就是习近平终身任期将带来什么,会如何改变香港、台湾和南中国海等地的政治外交生态。这些问题,大家应该思考,而不要继续接受政府的洗脑。

吴乐宝:中共影响海外,导致社区政府都不安

吴乐宝说,我个人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期间遭到拘捕;两年后经香港来到澳大利亚,持有澳大利亚的庇护签证。我身边有同学为政治追求抛头露面,而更多人是匿名参与。我们取得外国拘留的人同样有政治风险。比方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中,很多人都是外国公民,像桂敏海就被绑架回国还被逼在央视道歉,甚至谴责帮助他的瑞典政府和大使馆。习近平5年的历史倒车已经开得非常明显。我认为,今天我们节目上一些力挺习近平的听众的背景就引发猜测,当然我不能肯定,只能是猜测其背后的力量。在澳大利亚,政治观察人士汉密尔顿分析中国渗透西方的著作“无声的入侵”,就由于出版商担心得罪中国政府,而在出版过程中一波三折。中国政府的海外影响力的确不仅华人社区带来不安和恐惧,也显而易见地影响当地政府和政治。

李龙霄:一党一人都是独裁,走出迷宫尽量行动

李龙霄说,我之所以参加这场海外的抗议习近平无限连任活动,是因为看到中国学自联对行动的回应,而他们的看法和意识形态与我接近,就是认为无论一党还是一人都是独裁。我坚持自己的反共立场。我们看到,在山西大学也出现了类似活动。不过我认为,这样的活动扩展是好事,但是中国内地现在进行的活动已经无法改变习近平独裁的局面。现在发声无法阻止习近平集权。

迄今为止,我个人还没有遇到报复打击。不过,既然已经抛头露面,未来是可能面临这种现实风险的。关于下一步计划,我既然已经与中国民主党和上海民主党的人相识,接下来将致力于参加更多活动。个人希望对未来中国的民主化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尽管我并不知道贴海报提抗议究竟是否有用,但是认为,它至少比不作为要好。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3月13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不是我的国家主席”,海外的反习声浪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