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8 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习王体制:制度因人废立,专制不可避免?


时事大家谈:习王体制:制度因人废立,专制不可避免?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16 0:00

时事大家谈:习王体制:制度因人废立,专制不可避免?

习近平和王岐山周末在人大会议上当选为国家主席和副主席,传闻已久的习王体制正式确立。习近平打破体制,安排已经在党内退休的王岐山强势回归政坛,为中国政局平添了许多变数。未来王岐山将是党内第八位政治局编外常委,还是习王体制中的二号人物?修宪后国家主席和副主席可以无限期执政,可是其他人的离职或留任如何决定?如果党和国家的体统和制度都被打乱,中共会不会进入一切皆无定数,唯习近平个人意志独尊的新时代?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

时事大家谈:习王体制:制度因人废立,专制不可避免?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16 0:00

胡平:习精明安排,王强势回归

胡平说,严格说,王岐山的强势回归,党内退下当上国家副主席的确是打破传统,但并非打破制度。传统上说,他从党的常委退下来之后被反聘担任国家第二把手是第一例。他是在从中共十九大上裸退、不再担任党内任何职务的情况下卷土重来的,这是打破了中共过去的传统。但是,中共的制度并不限制他担任国家领导人。我从前也分析过,王岐山退休后不再适合担任党内职务,但是国家主席不是党内职务。从前甚至还有过党外人士担任副主席的历史。这次对王的安置是习近平等的精明安排,既不违反体制和规则,又让他获得最大的权力来发挥最大的作用。而且,主动权还掌握在习近平手里,因为副主席从属于主席,也不可能威胁到习近平。

胡平:党国“二号”,王岐山被巧妙安插

胡平说,至于如何调整党、国之间的关系,王岐山可以列席常委会,就是号称的第八号常委。实际上,他将是中国的第二号权势人物。他发挥作用的方式有两个方面,一是他作为国家副主席,按照宪法将代行主席部分职权。如果主席赋予的权力越多,他的权力就越大,反之也相同。我们可以想象,习近平将委托给王大量的事务,使他成为中共建政以来权力最大的副主席。二是党务方面,他可以列席常委会议。他虽然没有表决权,但是人们都心知肚明,王的意见代表习的意思;他可能起到一言九鼎的作用。我们看到,习近平担任很多小组的组长,却没有三头六臂,组员们也起不到很多作用,反而是王岐山可能将是实际的掌控人。当年的江青就是这样的情况,职位虽然不高,但是身份特殊,具有最高代表性。表面看,王的权力延伸没有违反党内的规章制度,实际则是起到二号人物的作用。

胡平:主席任期最该限,习反其道而行之

胡平说,就像主持人说的,修宪恰恰不限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其他人都得到期退休。这很讽刺。中共82宪法确定的限制任期,就是针对当年毛的无任期限制所造成的灾难,本来就是直接冲着一把手来的,因为其他职务有没有任期限制倒是无所谓。现在的情况是一切都反其道而行之,本该限制的放开了,无需限制的被继续限死。这从两方面强化最高领导人的权力。一是最高领导人没有任期限制,因此权势比从前更大了;二是其他人被限制,就是被限制由于长期身居高位而扩大权势和人脉派系的实力,这又使得最高领导人权势更为强大。这对应该被限制的个人独裁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些我们应该清楚地意识到。

章立凡:对手攻势凌厉,习王加固联盟

至于习近平留任王岐山,是对王的犒赏还是期待未来重用他,章立凡说,主要是他们相互需求,而肯定不是犒赏。过去五年,王用反腐手段帮一把手打掉很多对手,也结怨体制内很多人。对手们最大的期待是王退下,一把手二十大也退下,结果两个愿望都落空了。去年支持郭文贵先生爆料的派系,目的就是要打掉王岐山,让他不再继续连任常委。现在,习近平做了巧妙的处理,致使王退下却占位;甚至通过修宪使得两人成为任期不受限制的搭档。这对王来说非常有利,因为他得罪了很多体制内的派系,退休后一介平民要承担很大风险。与一把手搭档才能保证以后的安全。其实,两人之间不完全一致,而是有心结。正是因为体制内派系的强烈反对和凌厉攻势,两人的政治联盟反而加固和延续。两人之间更多是唇亡齿寒和抱团取暖。王岐山上任后,国家副主席从虚职变为实职,将可以负责外交,避免或者拖延中美贸易战。他也可以利用金融管理经验和危机处理经验,来继续当“救火队长”。习未来执政对王岐山有很大的需求。总之,他们之间是互相需要。

章立凡:习王重立规矩,别人不服不行

章立凡说,习王与党领导一切的统治规则之间的关系要处理很容易。所谓讲规矩,主要看谁立的规矩。现在正是中共重新立规矩的时候,原来的规矩会发生变化。过去强调党领导一切,现在会强调领袖领导一切;过去的集体领导,按照古希腊模式,是寡头政治,就是少数人领导;这也随时可以演变为独裁者领导。习王体制与党领导一切,有些规矩会改变。如果有人不服从的话,周永康和孙政才的下场就是教训,所以,无所谓理顺。王与常委的关系,以现在的特殊身份和地位,应该可以处理到得心应手,其他人恐怕只能被动服从。

章立凡:“皇帝”无任限, 上行下效成问题

章立凡说,皇帝无任限,大臣有任限。皇帝存在的好处是权力中心基本稳定。君主立宪在英国很稳定,内阁却不断更迭。中国的问题很奇怪,如果采用君主制的话,就干脆直截了当长期执政,让权力一直延续,也可能是稳定的开始。现在看中国的情况,有永远需要执政的共产党,这是宪法的规定;而主席和副手的任期被推翻。这使人想起金家王朝,从党天下变成家天下的过程。事实上,前苏联解体后,原来的一些中亚加盟国,就是上海经济合作组织的一些成员国,变成一个领导人及其团队长期把持政权,国土据为己有,就是变相君主制。中国问题不在于什么名义,而是名不副实,自相矛盾。限制总理、委员长等其他职务的任期,而只有两人除外。这会不会被推广到地方?如果将来地方一些主要官员也以类似理由拒绝离任的话,体制就会乱。这给中共制造了很多麻烦。这样的行为肯定会引发上行下效,会成为一个问题。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3月19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习王体制:制度因人废立,专制不可避免?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图集:中国两会众高官、修宪投票和人事变动(37图)

图集:中国两会会场之外(32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