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5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马克思强势回归,习近平意欲何为?


时事大家谈:马克思强势回归,习近平意欲何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15 0:00

时事大家谈:马克思强势回归,习近平意欲何为?

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为契机,习近平在中国推动了一场马克思主义复兴运动,他在人民大会堂发表万言讲话,强调这位共产主义开山鼻祖的学说仍然完全适合中国国情,中共要继续高举马克思主义大旗。

连日来,中共宣传机器大造声势,让沉寂多年马克思主义死灰复燃,包括政治局集体重温《共产党宣言》,北京高调举行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等等。马克思强势回归传递了许多令人不安的信号:习近平为何大力推崇以推翻国际主流社会政治经济秩序为宗旨的共产党原教旨主义?他真的要在中国取消改革开放以来的市场经济,重走毛泽东时代计划经济的老路吗?这条路在当下中国行得通吗?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1)《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2)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习近平再次自己给自己抬轿子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这次中共高调纪念马克思,让人担心中共是否要回归毛泽东时代,原教旨时代了;是不是又要对内消灭私有制,对外输出革命了。这次高调纪念马克思,首先还是为了强化习近平个人的权力和地位。习近平本人在5月3号视察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亲口说,现在对《共产党宣言》的最好纪念就是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好、贯彻好。这话意思很简单,就是对马克思的最好纪念就是学习我的思想。这是习近平又一次自己给自己抬轿子。在这次中央纪念马克思的大会上,主管意识形态的王沪宁也做了长篇讲话,其要点就是强调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和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刊登了全国10家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谈学习习近平重要讲话的体会。他们都谈到的就是习近平讲话是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他们都着力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课堂、进教材、进头脑。央视新闻有一篇报道,整篇文章不是马克思就是习近平。其他媒体报道也基本都是一个风格。

胡平:习近平可能放弃“挂羊头卖狗肉”的“进步”

胡平认为,当今中国的现实和马克思当年所预言的和倡导的相比,算是面目全非。几天前一个叫齐泽克的西方学者也提出了马克思主义是否还适用于当今世界的问题。他说这个问题让他想起当年苏联的一个政治笑话。有人问,张三买彩票赢了一辆汽车,是不是这么回事?回答说,原则上讲是真的,确有此事。但不是张三,而是李四;不是新汽车,而是旧自行车。也不是买彩票赢了,而是不小心让人给偷了。笑话的意思就是,实际发生的事情和所说的完全两样,但还是要一口咬定理论和实际是想符合的。当今中国就是如此。当今中国的现实和当年马克思预言的完全不同。中共一方面继续坚持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另一方面又垄断了所有权力,自己成了资本家和大地主。借经济改革的名义把属于人民的财产变成自己的财产。这种私有化本身是我们需要批判和否定的。而现在习近平高调谈马克思,让人担心他是不是连“挂羊头卖狗肉”这点进步都要放弃掉,是不是要回归过去毛泽东那一套了。如果真是那样,那对中国来说就是雪上加霜。

胡平:反腐之下,习近平意识形态控制和个人控制两手抓

胡平认为,习近平至今仍推动马克思主义的复兴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为了强化意识形态的控制。江胡时代,领导人是靠着放任官员腐败来换取对体制的认同,而习近平上台后高调反腐,所以就只能用控制意识形态的手段来加强体制。强调意识形态的同时,他也要强调自己习近平思想的控制力。习近平不是开国皇帝,而是继承者,所以就得找个祖宗,找到思想的源头,所以就找到了马克思。而且,现在是从马克思直接过渡到习近平,中间的江胡毛邓全部删除了,直接突显习个人的作用。此外,习近平也清楚,今天中国执政党的所作所为和马克思主义相差甚远。因此他这套意识形态要获得官员的信奉几乎是不可能。当然习近平也只是把这套东西作为指鹿为马的手段,用这个来检验别人对其是否忠诚。官员们纷纷表示要信奉马克思主义和习近平思想,并不表示他们在思想理念上真的认同,无非是以此表达对权力的服从。还有一点,习近平比前任们确实更保守,包括在经济方面。他未必会在经济上回到毛时代,但与邓、江、胡相比,他却是对私营企业存在着更多不满。这也是他要强调马克思主义教条的原因之一。

章立凡:中共穿着马克思的衣服演着一出不好演的现代戏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是毛,第二是习。马克思当年有一段话说,“他们怯懦地呼唤亡灵,穿着古代的衣服演出当代的活剧。”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况,只是把马克思的衣服穿上,然后演的是一个现代戏。但这个现代戏其实不太好演。邓小平之所以强调不要争论姓资姓社,是因为一争论就要露馅。实际上,邓小平搞的改革开放就是对毛时代以来的山寨版马克思主义的反动,不搞那套了。他其实是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搞资本主义。所以自然就不能争论了。另一个不能争论的范例就是“金家王朝”。马克思的著作在朝鲜是不能给老百姓看到的禁书,只能宣传主体思想。所以现在(中共)干的这个活是个很蠢的活。过去搞“三个代表”还能收拢一些人心,让人能跟着走。后来搞科学发展观就开始差一些了,而现在又搞起这一套,真是不知道(中共)脑子是怎么想的。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章立凡:专政是当今中国与马克思主义的唯一联系

章立凡说,马克思曾讲,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就都是泡影。出版自由本身就是思想自由的体现,是一种肯定的善。马克思也说过,缺乏新闻自由是对人类的致命打击。而高喊马克思主义的政权完全违背了马克思老祖宗的教导。改革开放40年和马克思主义的“半毛钱关系”就是“专政”,(但却是)有产阶级专政。马克思的基本理论支柱之一是唯物史观,这讲的就是阶级斗争。他认为一切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另一个支柱是他的政治经济学,即他的剩余价值学说。他反对私有制,反对市场经济,反对自由贸易,用上更时髦的词就是他反对全球化。他想建立的是无产阶级专政,搞计划经济,搞生产资料公有制。手段就是暴力革命。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就是“造反有理”。但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新时代,造反有理吗?谁敢造反?中国现在在经济上搞的也完全就是权贵集团的所有制,用公有制的名义鼓权贵集团的腰包。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就是对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的批判,而中国搞的正好是这一套。中国恰恰是抛弃了马克思的这套主张,才有了近40年的经济发展。改革开放其实就是走出了苏联式的计划经济,但没有走出列宁主义或斯大林式的“专政”,而且是有产阶级专政。

章立凡: 马克思主义成为习近平自卫和建立红色帝国的工具

章立凡说,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整个理论体系进行过反思和纠正。恩格斯说,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恩格斯晚年还游历美国,并美国的制度表示肯定。他还承认,他们这套理论在抽象意义上是正确的,但在实践中无益,有时反而更坏。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讲话只提了剩余价值学说和唯物史观,没有提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和专政。正统的马克思主义继承者应该是第二国际,现在的社会党国际。比如伯恩斯坦就主张,社会主义就是有组织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前提。所以他们主张走议会道路来为工人阶级争取平等权利。马克思主义到了中国实际上是变味了。西方的东西到中国后的第一次变味是太平天国,基督教变了味。第二次就是所谓的“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中国搞出了山寨版的马克思主义。习近平把马克思主义放在今天就是两个目的,一是保证个人权力,其实是一种自卫。另一个是通过“一带一路”输出他的“红色帝国”之梦,通过“命运共同体”这种绑架方式把中国这套意识形态输出到全世界,美其名曰就是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时事大家谈:马克思强势回归,习近平意欲何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15 0:00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马克思强势回归,习近平意欲何为?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