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6 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普京第四次就任总统,中俄都面临权力的傲慢与任性?


时事大家谈:普京第四次就任总统,中俄都面临权力的傲慢与任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24 0:00

时事大家谈:普京第四次就任总统,中俄都面临权力的傲慢与任性?

俄罗斯总统普京星期一在克里姆林宫,第四次宣誓就任总统,俄罗斯全国各地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者高喊“普京是贼”以及“俄罗斯终会自由”的口号,有1千多名抗议者遭到逮捕。

普京的继续执政为何引发如此激烈的反应?今年3月,中国人大通过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让习近平得以无限期执政,中俄两国是否都将迎来终身总统?普京和习近平的掌权路线有何相同和不同之处?大权独揽、长期执政是否就能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中俄与西方民主世界渐行渐远,全球秩序将遭遇什么样的挑战?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中国独立时事评论员吴强博士;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吴非

时事大家谈:普京第四次就任总统,中俄都面临权力的傲慢与任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24 0:00

吴强:当下的俄罗斯让人联想到2011年的埃及

中国独立时事评论员吴强博士说,本次抗议民众喊的口号是“反对沙皇”。除了利用寡头统治、地方选举操纵和秘密警察之外,普金维持长期执政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巧妙利用俄罗斯人民的“沙皇情节”。但在其长期的沙皇式执政之下,俄罗斯现在的气氛跟2011年时的埃及很相似。俄罗斯民众中对于普金长期执政的厌倦情绪开始蔓延,这是致命的。第二点,阿立克谢·纳瓦尼所组织的这次抗议,支持者主要是青年人。他们的抗议从三月份就开始了,之后因为俄政府对社交平台“电报”的禁令而继续发酵到现在。青年人对普金连续执政的不满也已经开始蔓延,并在反对党的带领通过社交媒体持续发酵。俄罗斯的社交媒体使用者不仅是青年人,还包括所有对政治感兴趣的人。这与中国的情况很不同。因此这部分人在“电报”禁令之后很快就被组织和动员起来了。

吴强:普金接下来能否做满六年都值得怀疑

对于普金未来六年所面临的挑战,吴强说,普金的统治是一个僵化的体制——寡头、官僚和秘密警察。这造成了俄罗斯长期的停滞,社会和经济都没有充分地发展。而且它因克里米亚问题和叙利亚问题遭到国际制裁之后,这些瓶颈更是暴露出来了。未来六年普金能做的其实很有限,而且民众也开始不信任他,对他的期望也发生了改变。未来六年对普金来说将是非常艰难的。甚至他能不能做满六年也值得怀疑。

吴强:中国强人政治方兴未艾,俄罗斯强人政治已入末途

关于习近平与普金之间的对比,吴强说,习近平通过修宪搞终身制很大程度上是模仿普金的强人政治。但区别是,中国之前有长达二十年的集体领导制,现在强人政治刚刚开始。中国这种强人政治在目前还有一定活力,意识形态上也有些灵活性,某种意义上是个折中的大杂烩。至少在未来的五到十年间,它还不至于显现疲态。但是俄罗斯的强人模式现在已经进入末途状态,显示出这种强人政治是无法持续的。而中国目前党内外都没有能挑战习近平的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因此习近平强人政治的专制模式可能会长期持续下去。对习近平的挑战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国内经济方面的变化,比如与美国的贸易战。另一方面是整个国际变局。长期以来,就如一带一路这个框架所描绘出来的一样,中俄以及其他威权主义国家正在互相靠近,试图在国际范围上结成一个威权主义的强人阵营,集体互抱。这个意义上讲,也许普金和习近平都可以通过这个全球性阵营来支撑政治寿命。

吴非:民众不满情绪是警示普金要发展经济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吴非说,这次民众对普金的不满是一种情绪宣泄。梅德韦杰夫当选总统的时候,俄罗斯本准备平静地发展经济,但可惜那时发生了格鲁吉亚战争,使得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动武。而通过梅德韦杰夫的运作,俄美关系重新好转。2012年,普金也想再次回归经济内政,但可惜发生了乌克兰问题和克里米亚问题。局势动乱的情况下,虽然民众能理解普金的作为,但这六年间俄罗斯经济毫无好转也是事实。这一次不满其实是对普金的一次警示,你要关心民众的生活。以及,你下次想再连任的可能性是没有的。现在,俄罗斯的很多中生代领导人已经在起来了,这些人已经可以独立承担起俄罗斯的战略企图心和经济建设。吴非预测2024以后可能是梅德韦杰夫和普金一起下,然后在中生代领导人中作选择。

吴非:美俄关系会逐渐缓和,中美矛盾突显

吴非说,普金是回归了沙俄的统治特点。而沙俄统治特点有三:多元、包容、扩张。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时期是能容纳各种精英意见,大臣可以直言不讳。但它也有个最终的目的,就是扩张。普金基本已经实现了苏联基础上的扩张,在叙利亚问题上基本保持和平衡状态:俄罗斯和政府军在一起,美国和非政府军在一起。而且现在伊斯兰国也已经被基本打垮了。吴非认为俄美之间的关系会在未来六年间出现某种程度上的缓和,只要没有突发事件的刺激就可以了。目前来看,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问题缓和的基础上,俄罗斯周边已经没有什么会刺激它扩张欲望的因素了。美俄除了外交斗争之外,没有什么刺激美俄之间战略对抗的东西了。中美之间反倒是个突出的矛盾,暂时也没看到解决办法。

吴非:要多了解中俄精英阶层的特点

关于中俄两国无限期执政之下西方国家该有的对策,吴非说,应该多去了解俄罗斯和中国两国精英阶层的想法。而且吴非不认为川普是强人政治,因为某种程度上川普打破了美国民主方面的某些固化现象。美国民主在经过长时间发展之后,最近一段时间固化现象严重。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需要一个固化的阶层来稳定住危机所造成的创伤,而川普是打破了这种现象。吴非认为对中美俄三方的精英阶层都要多去了解。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普京第四次就任总统,中俄都面临权力的傲慢与任性?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