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8 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老兵维权:中共挥之不去的烦恼


时事大家谈:老兵维权:中共挥之不去的烦恼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2 0:00

时事大家谈:老兵维权:中共挥之不去的烦恼

中国再次爆发退伍老兵维权的流血事件。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数千警察包围在镇江市政府大楼外面露宿的上千名维权老兵和军嫂,断水断电,黑夜中强行将他们带到一所中学控制。有老兵头破血流,受伤人数不详。连日来,全国各地的老兵成群结队,举着红旗前往镇江,声援本周早些时候被疑似地方官员唆使的黑社会成员打伤的维权退伍军人。在此之前,河南漯河、四川中江等地先后发生了老兵维权,各地退伍军人驰援的群体事件。为什么近年来退伍军人群体事件层出不穷?退伍军人与各级政府矛盾的症结在哪里?接连发生的老兵维权事件对于强调社会稳定的中共政权构成何种威胁?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时事大家谈:老兵维权:中共挥之不去的烦恼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0:42 0:00

胡平:中国老兵是最具集体行动力的群体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这次老兵维权事件看点很多,第一是退役老兵的待遇和处境到底如何?第二是他们的诉求。这些诉求主要是经济方面,还有部分涉及到政治方面。经济诉求来看,不同维权事件表现不同。去年和前年有大批老兵云集北京,在中央军委大楼前请愿。那些老兵主要是要求政府出台老兵待遇方面的相关政策。而这一次维权主要是针对地方政府,要求落实这些待遇政策。在当今中国,老兵这个群体远不是受压迫最深、利益受损最严重的群体,可他们是最具集体行动能力的群体。这种强有力的集体行动能力从何而来,也颇值得研究。而且在这次老兵维权行动中,有民众自发去支持,这在之前是少见的。最后一个看点就是政府的态度:地方政府采取怎样的应对方式?中央政府对此态度如何?

胡平:用新兵打老兵,政治风险太大

胡平说,中国农民人数最多,但在政府眼中农民最好欺负,因为他们一盘散沙。但老兵不同。第一,他们身份感强,都知道自己是老兵;第二,他们互相间认同感强,命运一体感比其他群体强。加之当年特殊的经历和特殊的训练,他们的组织性强,行动起来纪律性也强。因此,老兵这个群体的集体行动能力比其他群体更强。另外,由于他们的身份,他们在政治上比较安全,当局很难给他们扣上“敌对势力”的帽子。若要打压会显得师出无名。政府打压群体事件,最后的武器就是动用军队。但用现役军人去打退役军人,用新兵打老兵,这当中的风险可想而知。现在此起彼伏的老兵维权事件使得当局十分为难。若不打压,就怕其他群体效法,受到老兵群体鼓舞也起来反抗。好几次事件中,似乎政府只要出钱就能摆平事情。政府手里有的是钱,花钱就能买到稳定。但政府没敢轻易这么做则是因为怕开先例,让其他群体也开始动主意。第二,若要镇压,那用新兵打老兵,政治风险太大。尤其近年来来军心本来就不稳,上层权力斗争又日益激化,这种情况下进行强力镇压,酿成重大事件,这是当局很担心的事。

胡平:经济诉求背后也后一定的政治性

胡平说,老兵的主要诉求确实是经济方面的,主要涉及退役后的待遇问题和工作安置问题等。而当局在这方面的工作有很多缺陷。另外,地方政府在落实中央政策的时候难免又从中克扣,贪污腐败,使得纸面上的政策没法落到实处。但老兵维权也不纯然是经济上的问题。当老兵退役成为普通老百姓后,他们经常能感受到政府对他们的压制以及对他们尊严上的侵犯。在专制社会下,任何以经济目标为主要诉求的抗争都不纯然是经济问题,其中都包含一定政治问题。因为在缺乏自由的前提下,抗争必有政治风险。因此,若没有政治上的一定觉悟,大部分人一定宁愿搭便车,坐享其成,而不会选择自己出头。胡平还补充说,老兵们的这个经济诉求也不仅仅是为了得到更多钱、更多好处,他们也追求公正,因为他们认为现在政府对他们的待遇是不公的。这不仅仅是你给少了得给多一点的问题。所以,这背后多少都体现了一定的政治性。也正因此,维权运动中也有人喊出些政治性口号,比如反腐败,尤其是体现对地方政府强烈不满的口号。

章立凡:官方处于两难境地

独立时评人、历史学家章立凡认为,这次镇江老兵维权的时机比较敏感,正值中美贸易战和中国经济下行这个“多事之夏”。刚刚北京街头的警力明显增强,主要干线和环线的立交桥上都部署了警察。这是否是为防范老兵来到北京,至今还不清楚。关于这次老兵维权事件,章立凡总结了以下看点:第一,这次组织性依然很强,而且还有全国呼应的形势,各地老兵都纷纷去镇江声援。第二,不同于去年和前年,今年两会后已经设立退伍老兵事务部,政府已有专业的主管部门,但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第三,这次政府的应对策略也和以往不同。过去就是单纯阻拦,但现在开始用“兵法”了。比如,四川的老兵要去镇江,就先让他们出来,卖给他们票,但等你到了郑州就取消去镇江的车次,让他们动不了,被悬在外头。这种“分割包围”的办法是当年共产党打淮海战役时曾用的战略,现在用来对付老兵了。第四,这次有流血冲突。以往在北京的两次请愿,双方都用和平的方式,政府没有严厉镇压,但这次出现流血冲突。章立凡猜测,现在官方处于两难境地,一旦进行强力镇压,就没有退路,担心会造成大规模流血事件。这会影响中共自身的军心,对现在还未完成的军改也会有冲击。

章立凡:昨天的赵家军今天成了“赵家”敌人

章立凡说,老兵们曾经也是维稳力量,可能他们自己也认为自己是“赵家人”。但退役回乡之后,地方政府可能不把他们当“赵家人”了。现在也有这样的镜头,老兵在市政府门前面对党旗重复入党誓言。这也是为彰显他们的合法性和他们对这个政权的付出。另外,政府是答应给他们回报,但回报还未兑现。所以两方面来看,老兵维权行动都具有合法性。从政权本身来讲,人家给你干活了,给你买命了,你现在又不管人家了,这从道理上就讲不通。此外,其实也是中共政权自己把他们训练得如此有组织、有效率、不屈不挠。当初受的就是这种教育,洗脑的时候是这么洗的,训练的时候是这么训的。所以教会他们这些技能之后,你现在又不管他们的,他们就会用这么你教他们的技能来对付你。当然,老兵的不屈不挠也有他们的动力,就是经济诉求。这个诉求得不到满足,他们就难以生存。所以你能看到有些人在火车受阻之后,依旧徒步前行,可见他们对这种诉求的坚持。这批人当中应该也不乏越战老兵和“六四”镇压中的老兵。所以,昨天的维稳力量今天成了不稳定因素,昨天的“赵家军”今天成了“赵家”的敌人。如果真的出现新兵打老兵,那确实风险大。因为新兵下手的时候,可能也会想到,将来某一天说不定自己就是这个下场。

章立凡:军队内部阻力大

章立凡说,之前讲贸易战的时候我就提过,体制内有些人可能巴不得事情闹大,给最高领导人造麻烦,让他下台。老兵维权事件闹成现在这个规模,可能也跟目前军改受阻有关。6月11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军委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当中就说到,2018年年底就要停止军队的一切有偿服务,但是去年5月31日的报道说是今年6月就要完成。可见这推迟了半年。章立凡觉得,从这些方面来看,可能军队内部的阻力,甚至是反作用力,也相当大。他猜测,退伍军人和现役军人以及他们的上级之间可能存在相当的联系。

YouTube链接: 时事大家谈:老兵维权:中共挥之不去的烦恼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