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3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习家军急于护主,“定于一尊”泄露高层裂痕?


时事大家谈:习家军急于护主,“定于一尊”泄露高层裂痕?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33 0:00

时事大家谈:习家军急于护主,“定于一尊”泄露高层裂痕?

在习近平个人崇拜热有所降温之际,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在全国人大常委党组学习会上,表态严守政治纪律,确保以习近平为核心党中央的“一锤定音、定于一尊”权威。“定于一尊”的正面提法源自习近平本人,而在中共传统表述上,它却经常具有反面意义,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本人及其亲信的这种诡异和极端的提法反倒暴露了中共高层的分裂,尤其是中共七常委中并无其他人跟进,而就在栗战书要确保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无上地位的第二天,网上热传山西日报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出《政治制度不能定于一尊》。中共高层分裂是不是空穴来风?北戴河会不会掀起巨浪?能不能威胁到习近平的地位?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时事大家谈:习家军急于护主,“定于一尊”泄露高层裂痕?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8:33 0:00

胡平:“定于一尊尽显霸道,令人反感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栗战书和赵克志都出面维护习近平“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地位,非常令人反感。这让他想起林彪的一段讲话,说中国是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大国,有七亿人口,需要一个统一的思想,正确的思想和革命的思想,也就是毛泽东思想。胡平说,回顾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的最大罪恶莫过于用一个人的脑袋代替七亿人的脑袋。而当今的中国又开始有这样的现象。相比过去,这次栗战书和赵克志的讲话与林彪的还略有不同,林彪用的还是革命的语言,而现在用了“定于一尊”,干脆就是秦始皇时代的语言,让其更带了帝王专制的色彩。虽然毛泽东讲过自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但这并未登在党报党刊上,也未收进《毛出席语录》,可见他还是知道这样的话不宜对外公开。“定于一尊”不只是栗战书与赵克志的说法,这首先是习近平本人自己说的,这值得忧虑。因为这不仅体现习近平和毛泽东一样想要建立绝对的个人权力,还显现出他本人的霸道,这让人尤其反感。

胡平:只有若干人喝彩,但没有人敢喝倒彩

胡平认为,从中央到地方开始层层表忠心的现象按理说会出现,但到目前为止,只有人大委员长和公安部长讲了这种话,暂时还没有其他人加入。甚至连习近平的心头爱将蔡奇(北京市委书记)和李鸿忠(天津市委书记)也没有表态,这看上去当然有些不合常理。但从前几次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造势来看,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先例。之前喊“习核心”的时候,也就几个人跳出来捧场,大部分人按兵不动。这就像唱戏,会有人喝彩,但没有人敢喝倒彩。大部分人不鼓掌、不喝彩。这反映出,现在各级官员其实对习近平搞的这一套并不买账,并不喜欢,只是没人敢公开表达。当下栗战书和赵克志的这种表达,名义上是他们自发的表达,所以中央和习近平没法强求大家都去表达。到头来,可能确实只有这么几个人表达,顶多再跳出若干个来,大部分官员应该还是会采取按兵不动,不喝倒彩的策略。

胡平:党内若无集体行动,再多不满也只能间接表达

胡平说,中共的体制决定其黑箱作业的特色,如果我们从外边就能明白无误地看到中共内部的斗争,那这种内斗八成早就结束了。正在进行的过程中,我们从外面不可能看得多清楚。但是,斗争的双方多少会显出一些蛛丝马迹,各自也会多少借助各种方式间接地对外表达。这种表达也是内斗的方式之一。中共目前这场内斗,我们是基于一些一般性分析,再结合某些特殊事件的研究得出的。所谓一般性分析,是指一些很明显的现象,比如习近平上台以来的选择性反腐和清除异己,肯定引发官场上很多人的不满。前段时间他对邓小平外孙女婿吴晓晖的处置,虽然法律上说得通,但这对邓家的生意肯定是个打击,邓家自然不会高兴。比如今年北大樊立勤的大字报,虽然胡平也不认为这背后是有后台和背景,而是樊的个人行为,但以他的社会关系和过去的经历,再联系其大字报中所谈之事,你可以判断出,他的观点表达的是体制内相当一部分人对习近平个人崇拜的反感。虽然“两会”让习近平改宪取消了任期限制,但这事整个过程神神秘秘,中间还搞出一些很明显的小阴谋诡计。这就说明,这事不是党内大家都欢迎的,明显是霸王硬上弓。而现在的贸易战更是引爆了内部的不同看法。目前党内的分裂程度是习上台以来从未有过的,甚至是江泽民、胡锦涛时代都没有过的。中共体制下,只要习还得势,还在位置上,那就不可能有公开的斗争,所以外边只能看到些蛛丝马迹。另外,不管反对的人有多少,如果没有恰当的方式来形成集体行动,再多的不满也只能以委婉间接的方式表达,而没法造成实际的政治后果。

章立凡:习近平缺啥补啥,双标式定于一尊内外有别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栗战书和赵克志用起“定于一尊”这种词,主要是出于政治需要,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习近平当下的困境决定其需要缺啥补啥。正因缺少一言九鼎的权力,才会要求“一锤定音”,“定于一尊”这样的公开宣誓。这间接说明,习近平的话现在可能执行起来有困难,到底下有人抵制。再有,“定于一尊”这种说法是个双重标准,内外有别。习近平在2014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过,“优秀作品并不拘于一格、不形于一态、不定于一尊”;十九大上又讲“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模式,政治制度不能定于一尊,不能生搬硬套外国政治制度模式”;在五月份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活动上又说,“社会主义并没有定于一尊、一成不变的套路”。而在七月份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他突然又说,“党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党中央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所以,这当中就产生了矛盾。以往都是不主张定于一尊,而现在又开始强调要定于一尊,究竟为何?其实这就是内外有别。对外,在社会制度、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上,他强调不能定于一尊,不能学西方,要走自己的路。对内,回到自己的“朝廷”里,那必须定于一尊。章立凡说,“家天下”与“党天下”的关系就是,放大了是“党天下”,缩回来就是“家天下”。有“定于一尊”这种说法并不奇怪。历史上的“焚书”就是从定于一尊开始的,“定于一尊”完全就是意识形态和政治权利上的独裁。

章立凡:北戴河武林大会前夕,各派系观望力量对比

章立凡说,目前体制内各派系可能还在观望。现在北戴河“武林大会”还没有开,领导人也还在非洲访问。这段时间就是“武林大会”前各自想拳经的时候:这套拳后面,下一套拳怎么打。现在大家就在看各方的力量对比。上次讲“拥戴核心”的时候,也出现过类似场景。全国大概30来个省市,可能一半表了态,另一半没有表态。最后到了全会上,还是把这“核心”给立住了。这一次到底会如何,目前形势还不明朗。自习近平7月3号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以来,7月12号丁薛祥表态,16号陈一新表态,17号栗战书表态,18号赵克志表态,这后头暂时还没有后续。这种情况体现出,习家军在中共各派系间,目前是孤立的状态。其他派系、军队及封疆大吏都还没有什么反应。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厦门的地方人大响应了一把,其他省部级官员都没有响应。这现象确实耐人寻味,这背后可能还在酝酿着什么事情。只不过现在还在各种暗箱运作,我们暂时还没法判断究竟如何,只是看到了些预象。

章立凡:体制内外互动现不同声音,但还未能公开挑战

章立凡说,《山西日报》那篇《政治制度不能定于一尊》实际上是顺着习近平的讲话来解释为何不能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新华网的文章也是如此。现在体制内其实是没人敢写一篇新的社评来讲当前存在的问题,所以大家能做的就是借题发挥,借以往这些文章中涉及的话题加以传播,其实这中间所表达的是他们内心的不满。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解读:一,目前体制内还有“明白”的人,思维正常的人,他们早就熟悉了当年毛泽东的那套个人崇拜做法,并对此深恶痛绝。但他们又苦于自己身于体制内,没法直接表达,就只能采取这种曲折的表达方式。二,体制内现在很多利益受损。反腐运动搞了五年多,内部的很多利益链已经受损;而现在中美贸易战开打后,更多利益集团在外部的利益链也受损了。内外利益受损其实成了最大的痛,其他意识形态方面的事其实还不是最重要的,大家最关注的还是利益。而习近平的执政思路正好把他们的利益搞砸了。但腐败并没有因此结束,新上来的这些官员照样还是搞腐败,问题没有解决。体制内可能出现了苦乐不均、心存怨恨的现象。这些旧文章被炒,民间的泼墨事件,领袖象被撤下,央视播音过程中出现黑影,习近平热降温等现象都是内外互动的结果。现在肯定是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了,但这些声音都还未发展到能公开挑战的程度。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习家军急于护主,“定于一尊”泄露高层裂痕?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