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6 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焦点对话:许章润网上呼普世


焦点对话:许章润网上呼普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8:25 0:00

焦点对话:许章润网上呼普世

中国清华大学的一位教授发表了一篇势大力沉的文章,谈中国方方面面的问题:政治、经济、社会还有社会思潮、意识形态等等。这篇文章提到了中国的主席任期问题,修宪带来的问题,还提到了当局不愿意触及的六四问题。如同和平宪章、零八宪章一样,这类文章往往引起相当强烈的反响,尤其是当作者是一位体制内的专家学者。

焦点对话:许章润网上呼普世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8:25 0:00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夏明:许章润对中国的忧虑由来已久,发文对抗倒行逆施

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CUNYGC)政治学教授夏明说,储百亮对许章润发文的报道刊登在了《纽约时报》的头版头条,可见国外对此事的关注度。许章润也不是个陌生的名字。一方面,他所在的天则研究所是中国仅存的自由主义派势力较强的阵地,现在也遭到了被关门的境遇。另一方面,许章润在过去几年中连发数篇重磅文章,内容包括防止中国陷入内战和保卫改革开放等等。可见,他对中国深切的担忧由来已久,心情急切。这篇文章虽没有直指习近平的名字,但直指“高峰”,矛头的指向还是很清楚的。文章主要检讨“高峰”的第一届任期所造成的很多麻烦,其倒行逆施突破众多底线,尤其是改革开放的底线和法治的底线,也把人民预期的底线全都突破,用许章润本人的话说,中国进入全面的“倒行逆施”,走回了“前现代极权主义”。他认为,这种走法不仅让老百姓担心,官僚也担心。所以他发出这种呼吁,希望中国在关键时刻(文章也比较了另外几个关键时期,一是甲午战争后,二是“六四”后)能够避免再次失去历史性时机,能够有复兴的机会,能够不做白日梦,而是真正实现中国的健康发展。他说得很清楚,要从过去集权体制下的以经济发展为中心转向宪政改革,让中国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夏明认为这篇文章确实很有价值。

夏明:中国市民要变成公民,有勇气去争取民主宪政

夏明说,对于“八项期待,许章润在文中清楚表示,对于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内容他不予展开了。因为确实有值得他担忧的东西。许章润在日本做访问学者,所以他有一定的“敢言”的心理空间。也就是,当他生活在自由世界里的时候,他的良心和作为学者的职业道德更容易复苏,更容易行使。

夏明继续表示,习近平确实学了毛泽东很多东西,至于会不会学毛泽东“引蛇出洞”,还有待观察。习近平从非洲回来后,《人民日报》的标题是“习近平回到北京”。这有点像毛泽东巡查大江南北,最后回到北京;引蛇出洞后现在回来要收网了。但我们现在还不能断言习近平确实是用了共产党的这套厚黑权术。另外,许章润所有期许的东西中,最重要的是有关中国市民的生活。他们的生活现在不仅没能保障,反而受到各种威胁。所以,中国的市民必须有公民意识,让自己变成“公民”。中国的专制政权必须迎接宪政。民主宪政恐怕才是最后解救中国的道路。但民主宪政现在正面临“愚民政治”的挑战,习近平迫害知识分子就是愚民政治的重要体现。但在目前中国经济不断下行,老百姓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夏明相信,只要中国人有勇气、有智慧,中国走上民主宪政道路的日子会越来越近。

杨建利:许章润的文章内容很重要,但发文的时间点更重要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说,虽然国内已经封了许章润这篇文章,在大的网站上都找不到了,但他的文章仍在广泛传播。许教授的文章重要在,这是人们在改变对习近平权力稳定的预期之后的结果。如果大家都认为习近平的专制与极权会非常稳定,那估计也不会有这篇文章。这也是为什么许教授文章的题目中提到了“恐惧”。这种恐惧有两个层面,一是人们个人的恐惧,包括他自己。现在由于“预期”的改变,慢慢也就摆脱了恐惧,发了这篇文章。第二层面上,这也是对国家前途的恐惧。如果国家继续这样走下去,将来会是如何?他文章确实讲了很多重要的内容,但更重要的是这篇文章发表的时间点。他的文章涉及内容广泛,但矛头显然是指向习近平。他谈了几方面的问题,一是习近平当政之后政治与经济的左转;二是外交上的错误;三是个人崇拜与终身制;第四,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平反“六四”,这是个很重要的信号。前几点其实也可以说是党内之议,但最后这一条展现了更广泛的政治视野。这与明年的“六四”30周年与当下的政治形势都有很大的关系。整体上看,许章润发声很重要,他讲的内容也很重要,而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发尤其重要。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文献。

杨建利:平反六四是最重要的期待

杨建利说,习近平上台之后深刻改变了共产党统治的社会基础。也即,他试图剥夺私有财产。使得私有企业家开始对中共产生恐惧,出现反弹。中产阶级也开始对中共产生怀疑,也出现反弹。前三十年一直为中共辩护的中产阶级以上的精英阶层自此开始与共产党离心离德。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变化,也因此才产生了许章润“八种忧虑”中的“产权恐慌”。“八种忧虑”之后,许章润提出了“八项期待”。杨建利说,他略感失望的是,许章润的“八项期待”并没有与 “八种忧虑”一一对应。“八项期待”中提到的都是比较技术性和直接性的问题。但杨建利也理解许教授的处境,或许如果他谈出些很大的期待,就根本实现不了,也可能他的言论会被彻底关闭,甚至遭受政治迫害的危险。“八项期待”中虽多技术性问题,但后三条直指习近平。比如其中的刹车个人崇拜和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现在习近平的政治危机也正是这两条埋下的种子。杨建利认为最重要的一条期待就是平反“六四”。这条背后许先生没能讲出来的话就是,中国要全面的政治开放,走向自由化和民主化,这才是中国该有的未来。

陈破空:习近平各种违背党章宪法,政权面临危机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说,许章润教授作为一个体制内的学者发出这样的文章,很了不起,很勇敢。文章虽然没有面面俱到,但已十分有力,影响力超出预期。他的文章不仅在国内外传,体制内官员也在传阅。文章总结了习近平执政六年来,很多人都想说但没敢说的话。他作为一个体制内学者说出这些话,更是振聋发聩。文中提出“四条底线”,最关键的是后三条。头一条是治安问题,估计指的是耒阳事件这类事,城管攻击人们,人们围攻城管。但后三条底线基本都涉及到习近平政权违背中共自己的党章和宪法。第二条提到“有限尊重私有产权”。中共的宪法就规定要尊重和保护私有财产,而现在国进民退,把党组织建到私营企业、外资企业、台资企业等等。很多私企老板都十分不满,准备出走。第三条,“有限容忍市民生活自由”,而习近平让大家手抄党章。究其来由,可能是文革时代,王沪宁父亲为保护儿子们,将他们三兄弟关在家中手抄《毛泽东选集》。王沪宁大概觉得年轻时手抄毛选很有用,于是就向习近平建议手抄党章这一手。结果发展到“新婚花烛夜”抄党章这么变态的地步,人民的基本生活都受到了政治正确的干预。第四条,“实行政治任期制”。这本也是载入宪法的,但习近平把这条也改了,结果激起民间、党内和国外的同时反弹,而且强烈程度让他们自己也吓了一跳。习近平取消任期制是其权利由盛转衰的转折点。人们的预期是,不仅有任期制,还要有选举。但现状成了既没任期限制也没选举。所以习近平的政权由此发生重大危机。

陈破空:习近平不懂民意、党心在哪里,落得声明狼藉

陈破空说,许章润教授毕竟在体制内,说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点到即止。他说出了要平凡“六四”,要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要刹车个人崇拜。这些内容说明,徐教授就是着眼于中共自己的党章和宪法说事,习近平连中共自己炮制的党章和宪法都不遵守。比如大搞个人崇拜就是违背党章的事。这样一来,许教授不仅能凝聚民间的共识,也能凝聚党内的一些共识。因为现在党内外、国内外都反对习近平的倒行逆施,许教授掌握的时机非常好。另外,他提到的“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这一点很重要。习近平的修宪就是践踏宪法。邓小平因为“六四”屠杀已经臭名昭著,声名狼藉。但没想到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现在反而让邓小平的形象光辉和高大起来了,已经成了改革的代名词。习近平自己被比下去了,他笨就笨在这里。你都没有搞邓小平的那种大屠杀,结果现在名声比他还遭。他错就错在政治上的倒行逆施,完全不了解民意在哪里,党心在哪里。中国是要往前走,而不是往后退。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已经受到很多责难,但你习近平现在居然比他们还不如。

YouTube视频:焦点对话:许章润网上呼普世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