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9 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时事大家谈:人民日报风向又变,习近平转危为安?


时事大家谈:人民日报风向又变,习近平转危为安?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7:14 0:00

时事大家谈:人民日报风向又变,习近平转危为安?

最近人民日报接连发表重磅文章,一改一个多月前纠正“浮夸自大风”的姿态,严辞抨击有人将美中贸易战的责任归咎于中国的意识形态,以及中国在战略上“过分自信和高调”等说法。具有官方背景的观察者网日前更发表长文,系统清算科技日报主编刘亚东等人对浮夸自大的反思,重新拾起“厉害了我的国”的逻辑,断言缺乏自信才是衰败的根源,经过一个月的低调反思,官媒风向再度高调自信,是否意味着经历“七月政争”的官场出现变动,习近平已力排众议,度过了危机?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时事大家谈:人民日报风向又变,习近平转危为安?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7:14 0:00

胡平:官媒口径大挪移,西方是敌是友随便说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我的确也注意到了《人民日报》两组文章的不同观点,而同一家中共官媒出现截然不同的观点令人称奇。更有甚者,同一人也在短时间内发表不同观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先生,5月22号在北京举行新书发布时谈到中美贸易战,说负责宣传的中国媒体是始作俑者;“2025中国制造”不过是中国的发展计划,类似的东西别国也有,只是中国媒体硬说中国要赶超美国;其实习近平说过中国不输出也不输入,一带一路也只是倡议。不幸的是,这些都被中国媒体说成中国要引领世界,这才招致贸易战。

胡平说,其实,郑永年是在避重就轻,故意避开习近平的责任。浮夸风本身就是刮自习近平本人。他在19大的报告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世界提供选择,为人类贡献中国智慧;后来召开的世界政党大会也强调习近平思想指导下的中国模式等等。8月10号,郑永年在凤凰卫视提出,美国为什么和中国进行新冷战?中国的改革开放,亚投行,还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都让美国恐惧中国将改写和重新制定国际秩序;今天的中国有能力与美国较量;历史上,大国的地位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通过斗争得出来的。至此,我们看到,同一人的立场可以很快变得截然相反。

胡平:中共历来恐右,高唱左调对胃口

胡平说,中国媒体“改口”的脉络应该是美国发动贸易战,尤其中兴事件暴露中国科技短板,而习近平执意继续独裁让西方警觉。川普因此要大打贸易战,中国要么做出更大让步进行结构改革,要么拒绝进行危及一党专制的改革而选择应战。中共选择了后者,于是需要采取强硬立场。过去它低调是想缓和困难。现在既然转为高调,就需要用自信来鼓舞士气。这才出现了我们看到的似乎不合逻辑的改变宣传口径现象。

如果放在我们刚才分析的脉络之中,媒体的任何风向改变都容易理解。此外,中共历来宁左勿右。现在媒体的浮夸宣传,说美国害怕中国强大要遏制,以及厉害了我的国,这样的大方向都变得正确起来。如果言论被认为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对了也是错的。反之,胡鞍钢之类即便得出的结论明显是错的,也要被认为是对的,因为其方向迎合中共胃口。《人民日报》文章未能完全体现中国的状况,刘亚东的讲话在党内支持人为数不少,这个矛盾是解决不了的。中共暂时会按现在路子走下去压下分歧,而分歧不会消失。

胡平:中共处境再现历史,保住专制是共识

胡平说,刚才章先生谈到60年代的情况,现在的确类似。62年中共召开七千人大会,毛的威信降到延安以来的最低点。党内发布决议,对1959年庐山会议被打倒的官员都予以平反,不过彭德怀除外;会议甚至提出对57年的右派也要做平反甄别,等等。一切都是要进一步反左和务实的模样。不过,到了夏天北戴河会议时,风向大变。毛讲话时一开始就说,今天讨论共产党是否会垮台,如果我们垮台的话,那就让国民党上台啰。意思是党犯错当然要纠正,但是如果要大改,我们改得起吗?恐怕整个党的统治维持不下去了,国民党要复辟了。这样一来,党内务实派都被吓唬住了,都承认和同意要维护党的利益和权力,尽管也说要多改,但同时不得不接受毛的说法。现在情况类似。中国面临的问题比方说贸易战,其实是反映出更大的问题。因为这些更大的问题,西方才高度警惕、防范和遏制。中国要解开症结搞改革,免不了政治改革。因此,习近平不得不调整,一方面承诺要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开放而不是经济左转,但同时又警告深层次改革将伤及一党专制,这样就把改革派吓住了。不过,反对派不可能被压制,矛盾依然存在,仍然会浮出水面。

章立凡:宣传口风向混乱,政治投机无处不在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中共宣传口目前一片混乱,信息相互矛盾。应该说,党内的矛盾也是按回合计算的,有攻有防还有反击。宣传口被攻,要防守和反击。我认为,需要等待北戴河会议结束至少一周之后,局势才会逐渐明朗,现在议论还略显为时过早。不过,据说会议要结束了,马哈蒂尔马上会来访,外事活动即将开始。此刻,攻防都在进行活动。而所谓宣言的文章就是画大饼,无非是指明前景光明道路曲折这类的。这篇文章不是《人民日报》的,而是新华社的,两个平台不同。《人民日报》的网络、版面和板块也各自有特殊背景。喉舌内部也是各自站台的。官媒一个时期发表的文章不代表整体的方向,就是说不见得代表《人民日报》或者新华社的总动向。甚至有一种流传的说法:我们现在看到的宣传只是来自宣传部,并不代表中南海;西方媒体、体制外、海外华裔观察家都被误导了。有体制内学者提出,中国需要重启改革,这才是应对美国的最佳抉择,也是中国崛起的天赐良机。这代表体制内部分学者的观点,包括许章润教授不久前的观点在内。有学者私下问我,是否中美贸易战成为重启改革的契机。我说,一条不许妄议中央的大政便锁死了一切可能。不过,仅从现在来看,应该说情况还不明朗。宣传口要自保,而体制内部分人要推动改革需要丢掉宣传口。包括郑永年在内的中共海外代言人的言论矛盾都是因为他们在观望风向,在进行政治投机。具体岔路口的下一步如何迈出还有待观察。

章立凡:个人崇拜重演但降温,宣传口径要调整

章立凡说,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突出习近平的势头明显回头。从中共大内总管丁薛祥的内部报告,到梁家河再次露头等,都是证据。历史上,中国60年代初饿死几千万人之后,中共召开7000人大会,毛的声望跌至最低,党内人士都在会上撒怨气。这时,林彪说,国家这些年出现困难,而这些困难之所以出现,某种程度上恰恰是因为没有照毛的指示,没有紧跟毛的思想。如果听毛的话,体会毛的精神,弯路会少走很多,困难会小得多。当然,本次丁薛祥主任讲话让我有联想,就是领导人是对的,是底下把经念歪了,就是这样的大体思路。而所谓的学习习主席新闻思想,也是同样的路数。丁薛祥说,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同时要大力弘扬奉献精神。意思之一是,党遇到困难,党内同志和全国人民都要奉献,要跟党一块儿扛着,跟美帝对抗。意思之二是,点名以孙政才为首的七人,批他们不讲奉献、不真奉献,这些都与中共党人的称号不相配。这样的讲话可以说是恩威并重,很有震慑党内某些派系、某些不同意见的味道。此外,一些被拿下的官员陆续受审和判决,也是威慑。我认为,体制内潜在对手或者反对派等可能仍有把柄在主流手里,于是被拿出来敲山震虎,避免再闹事儿。不过,个人崇拜重演,但不会到以前的高度。过去讲梁家河有大学问,现在变为梁家河岁月,侧重的是奉献精神。个人崇拜肯定降温,宣传口径要调整,这是没有疑问的。

章立凡:临危不能换将,船长只能鼓舞士气坚守岗位

章立凡说,至于习近平的危机是否已经渡过,我认为,从我的角度看,他的困难在于我的困难,就是我不得指名道姓来妄议。我咋办?我只对事不对人。现在的问题是,遇到的麻烦和危机,我们以前都预言过。我也说过,这是五年多以来最严重的时刻。现在是否已经过去?记得上上次节目上,我也谈到沉船。不管船上船东们与船长之间都多大的矛盾,前提是要保证大船不沉。现在看,这个思路会延续。尽管船长把船带入风暴中心,这时是不能换船长的。否则谁来指挥?谁接棒?临战换帅中外历史都忌讳。越是面临战争,即使有决策错误也不能换将。否则的话,可能导致形势失控。而且谁都不愿意临危受命,只能好坏都由一人顶着,别人不会代为受过。所以,对于将领来说,形势越危急地位越稳固。所以,官媒现在必须说“帝国主义反动派的亡我之心”,以便煽动民族主义和枪口一致对外,这是加固自身地位的手法。既然别人不能取而代之上岗,只能是自己继续留任坚守岗位了。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人民日报风向又变,习近平转危为安?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