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1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焦点对话:中国生育政策大逆转,能否解除人口危机?


焦点对话:中国生育政策大逆转,能否解除人口危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00 0:00

焦点对话:中国生育政策大逆转,能否解除人口危机?

中国过去饱受国际社会批评的人口政策,今年以来出现惊人扭转。今年3月,当局取消了“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6月以来,多个省份纷纷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一些地方政府甚至采取限制堕胎等措施来保证生育率。就在最近,人民日报还发表题为“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的评论文章,呼吁社会为促进生育创造条件。多年来以残酷方式控制人口增长的中国当局,为何政策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计划生育带来的多种经济和社会问题,应该由谁负责?目前地方政府用行政手段来鼓励生育,是否又会矫枉过正?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大国空巢”一书的作者,威斯康辛大学研究员易富贤先生;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作家、政治评论人士陈破空先生。

中国人口政策过去几年开始松动,但是今年以来出现大逆转。这些政策的转变有信号体现,易富贤先生举例说,一个是十九大,报告中没有提计划生育,这是几十年来第一次。另外有邮票,2019年的生肖邮票是三只小猪,2016年是全面二孩政策,邮票是两只小候,2009年是一只猴子。这么看2019年很有可能会彻底废除计划生育。

易富贤先生分析说,中共现在改变计生政策不会发生矫枉过正的情况,计划生育给中国带来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现在即便是中国彻底废止计划生育,中国的老龄化问题也会很严重。中国目前是7个劳动力养一个老人,2030年只有3.6个劳动力,2050只有1.7个劳动力养一个老人,这个危害是很难逆转的。另外,中国人的心态越来也保守,很大的原因就是老龄化。1980年,中国人年龄的中位数是22岁,当时社会心态非常开放。现在是40岁,很保守;2030将带到46岁,2050年将达到56岁,中国社会将会越来越保守。废止计划生育也很难改变人口增长趋势。现在中国生育率很低,中国妇女平均每个只愿意生1.7个孩子,但是由于实质上的生育率只有理想的60%,所以生育率也只有1.0左右。

易先生的《大国空巢》介绍了人口危机,但是,也有分析说,随着科技比如人工智能的发展,中国其实有四五亿人就够了。易富贤先生说人工智能也需要人,人和生命还是最重要的。比如在美国,工业也需要20%的劳动力,80%的人从事服务业。人工智能只能提供生产能力,但是产品需要消费的。很多问题也不是人工智能可以解决的,比如养老、心理负担。所以中国的人口问题的解决还是要靠人口。

对于造成生育政策逆转的主要原因和可能造成的社会后果,陈破空先生说,人口政策都是中共的瞎折腾,本来生育就是人们的基本人权,是一个自然的事情。这个世界上,人为干预、违背自然的事情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对照中共前后的标语口号就会发现有多荒诞: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一人超生、全村结扎;宁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个……今天他们有出现了别的标语口号,比如“生孩子不仅是家事、更是国事”,还有个别农村出现“让全村妇女怀上二胎是村支书义不容辞的责任”,这让陈破空先生联想起湖南一个中学之前的一个校规:严禁男教师强奸女学生。这个社会发展到何等荒诞的地步。今天出现的人口危机、人口老龄化,都是中共极端计划生育的严重后果。今天他们想走向另一个极端,必然会引发另一个后果。恶果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都在于一党专政。

现在中国各地政府出台措施来鼓励生育,陈破空先生说,现在有些措施说怀孕14周就不许堕胎,听起来无神论的共产党要变成基督徒了;还有措施说不准流产女婴,那就是可以流产男婴了?听起来很荒唐。还有措施严控人们离婚,这又是限制了人身自由。原来有包办婚姻,后来到自由恋爱;原来一夫多妻,现在一夫一妻;原来是家庭观念,现在有单身的、同性恋的等等。人类有自己的发展过程,可是共产党要给妇女结扎、现在又不许妇女堕胎,政策的变化既荒唐又为时已晚。现在住房难、医疗难、教育难,人们已经不想生了。随着经济的发展,生育率反而下降,现代社会本来就在发生变化,生活负担越来越重。日本已经人口负增长,但是日本没有强制生育,只是有鼓励政策。说到中国政府的强制生育基金,又不得不想到腐败的中国政府。在过去,计生办自上而下吃婴儿和母亲的血,形成了一个腐败链条。今天的生育基金,多半也会进入政府的贪腐腰包。

如何总体上评估多年计划生育政策的成败,杨建利先生总结了三点,一个是人权灾难;另外一个是男女比例失衡的灾难,这个是间接对人权的侵害;第三个老年化,劳动力对社会承担的责任越来越重。本来中国的养老基金就被挪用,出现各种漏洞,加上老龄化人口的增加,这成为经济上崩塌的爆发点。出现这么大的灾难,大家也意识到了。当然这是中共统治70年来犯的众多错误中的一个。但是这个巨大的人权灾难,有人来问责吗?如果没有人问责,中国将来的转型正义就不可能实现。如果是政府来负责,政府是否要道歉,对受害者来补偿?现在新的政策,鼓励大家生孩子比计划生育政策要难多了。政府在没有向人民道歉的情况下,还说出了生孩子是国家的事,这实在是恬不知耻的话,让人感到非常的悲哀和愤怒。

杨建利先生说,中国政府统治多年,仍然没有摆脱野蛮。中国发展这么快,总是感觉到是个文明的社会。有的地方的确变文明了,这也是自然发展规律,但是政府仍然野蛮。谈到政府的政策,十分可笑。所以什么叫政府?为什么老百姓需要政府?因为政府可以提供公共事务,有些老百姓没办法做、不想做的,需要政府来做。但是政府不能管私事。有的国家会有经济诱因的办法来引导人们的生活方式,但是必须是软的办法,不能粗蛮进行干涉。这样粗暴对私人生活领域进行干涉践踏,至少在当今是很少见的。中国政府不断重复这样的实践,的确应该促使纳税人来思考,政府到底是干什么的。

YouTube视频:焦点对话:中国生育政策大逆转,能否解除人口危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