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7 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耒阳冲突:中国教育百年大计出了什么问题?


时事大家谈:耒阳冲突:中国教育百年大计出了什么问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1:56 0:00

时事大家谈:耒阳冲突:中国教育百年大计出了什么问题?

九月是中国各地学校的开学时刻,但是在湖南省耒阳市却有一群家长为了孩子的入学问题上街抗议,遭到警方暴力镇压,许多人受伤流血。根据报道,事件起因是耒阳公立学校人数超标,当地政府决定将部分学生分流到临近的私立学校,但私校学费高昂,学校和宿舍还有甲醛超标的安全问题,引起学生家长不满。尽管当地政府后来宣布,将对被分流到私校的学生进行学费补贴,但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已经是中国长期以来的严重社会问题,北京去年6月也曾爆发因学区规划而引起的抗议事件。为何法律明文规定的义务教育无法实现?反应问题的家长却遭遇暴力镇压?地方政府是否忽视基础教育建设?中国的教育百年大计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嘉宾:旅美湖南衡阳人,社会活动人士兆吾;中国独立时评人田奇庄;旅美学者吴祚来

时事大家谈:耒阳冲突:中国教育百年大计出了什么问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1:56 0:00

田奇庄: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教育经费没能保障

对于耒阳事件背后的成因,中国独立时评人田奇庄认为这里边问题很多。首先,该事件反映出国家教育投入的不足。现在私立学校数量很多,而且办得十分兴旺,这是个不正常的现象。国家应该优先保障基础教育方面的投入,而现在好多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教育经费不能优先保障,这也是个客观现象。由于这方面投入不足,造成私立学校趁虚而入,办学质量其实良莠不齐。但另一方面,这些私立学校也满足了一些社会需求。据田奇庄所知,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大量做父母的人外出打工,爷爷奶奶照顾不了孩子,他们就迫切希望孩子能有保障地入学,能够住校等等。但目前很多公立学校满足不了这些需求,所以造成大批人进入私立学校。但问题是,这么点需求为何公立学校做不到?这并不需要太多投资。可是政府在这方面想得少,做得也少。这方面的投入究竟是多少?教育经费是否达到了国民经济4%的国际通行标准?这些都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田奇庄:国务院没有监督好听证会制度

田奇庄说,一个班级八九十甚至上百学生的大班制让人实在没法正常学习,国务院想要实行小班制是应该的。但具体怎么做就有个办事程序问题。地方出现了这个问题,那么地方政府首先应该召开听证会,征求家长的意见,大伙商量个对策,困难总是没有办法多,最后大家总能商讨出一个让大伙都能接受的办法。关于听证会制度,国务院在2004年就出台了《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要求政府机关一旦遇到关系民众利益的重大问题就应该事先召开决策听证会,听取民众意见。可是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的各级政府部门根本不把国务院的这个正式纲要放在眼里。他们在很多决策过程中没有履行这个程序,因此造成了很多问题上的决策盲目性。比如前段时间江西的殡葬改革和之前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田奇庄认为这背后都有个决策听证缺失的问题。这些关系民众重大利益的决策为何不先召开听证会?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这个纲要从2004年颁布至今已经15年了,但这15年中,这个纲要有没有进一步完备?比如,政府机关若不召开听证会的话要怎么办?监察部门对当事人是否要作出处理?尤其造成严重后果了是否要有相应的惩罚措施?为何15年过去了国务院没有把这些配套措施跟上?过去好多听证会请来的都是意见相合的拍手党,而非真正广泛听取不同意见。如果国务院把这些问题做扎实了,底下部门也就没法捣鬼了,很多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吴祚来:教育没有与城镇建设相配套是问题的根本

对于政府为何不花更多钱兴办更多公立学校,反而强迫这些孩子去私立学校就读,旅美学者吴祚来说,其根本问题在于国家教育经费投入远远不够。国家本来是规定教育经费要占国民生产总值的4%,但现在实际上可能连3%都达不到,其中有大量经费被挪用作军费或维稳费用。其实哪怕是投入到教育中的钱,也没有全部用在孩子身上。中国整个教育严重亏空,这是整个国家的问题。日本在二战之后大力建设所有的学校,实现教育公平。美国也是如此,教育公平是作为国家意志来实施的,而不是由地方政府来完成。国家在教育方面的补贴额度非常大。日本二战后的废墟上,很多工人还没拿足工资的时候,教师待遇已经很高。日本的发展是教育优先,教育很大程度上造就的日本的发达状态。而现在中国盲目地大量向外投资,完全忽略了很多地区的教育。另一个问题是,扩大城镇城市建设的过程中,学校建设没有配套跟上。比方说一百万人口需要配套有两个小学和一个中学,这些是钢性需求。但地方政府搞房地产经济,只卖房子,教育没有配套。这次的说法很有趣,说公立学校人数超标,因为国家总理说了要实行小班制。这简直是开玩笑的话。小班制的前提是建很多学校分布在很多社区,这才有小班制的可能。美国大部分学校一般一个班不会超过30个孩子,中国的很多学校一个班有五六十个孩子,因为城镇没有那么多学校和教师,教育没有配套跟上,这是背后的根本问题。

吴祚来:官员利用教育搜刮私利,背后是制度问题

对于中国的某些地方官员是用怎样的心态在经营教育,吴祚来认为这些官员是在利用教育。他们都是做上一届,收获一大批贿金,然后就完成这一届的使命了。国务院或者有关部门没有针对学校建设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组。比如这个地区有多少人,建了多少房子,应该有多少学校配套。如果没有配套,那市长就该亲自解决这个问题。很多地方没有这样一套机制。另外,从大的建设学校到小的学生服装都成了一个利益链,学校都是都是由市长、城建部门、教育部门或校长们的关系户来建设。谁在这上面有决策权,那就由谁的关系户来建设,并获得巨大利益。所以豆腐渣工程就这么建设起来。在美国,大部门学校对于学生服装没有那么多统一的限制,只要符合一定规范,什么品牌的服装都能穿。而中国的校长则可以去统一定制学校的校服。现在是耒阳的部门学生被分流到私立学校,这之后这种“剪羊毛,撸羊毛”的事还是会发生。这是温水煮青蛙的事,老百姓还会继续承受巨大损失。如果损失不是学生来承担,那就由私营企业来承担,反正政府已经收获了利益。中国的很多问题就是制度问题。比如万恶的户籍制度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农村人在城市里买了房子,但户口还在农村,城市就说你不归我管,你上不了学。之前还能通过巨额的暂住费在城里上学,现在连这都行不通了,需要家长提前很多年开始不断地走关系送钱才能“占坑”,让孩子有书读。

兆吾:地方官员只顾私利不顾百姓

对于义务教育制度下耒阳的孩子上不了学的现象,旅美湖南衡阳人,社会活动人士兆吾说,耒阳事件反映了地方政府官员中存在的一些现象。他们贪婪不作为,他们只顾自己的利益和一些想法,根本不考虑老百姓。举个例子,衡阳另外一个县大概2006年就开始搞私立学校,学费比一般公立学校贵一倍多,但其师资力量也比公立学校好很多,录取的学生也大都是分数很高的优秀学生。所以当时有很多家长都想把孩子送去私立学校读书。没达到分数线就到处找关系送钱,想尽办法要进去。从全世界来看,一般私立学校的教学质量都比较好,家长都争抢着让小孩上私立学校。而这次耒阳的私立学校却引起了民众的反抗,原因一是其学费远超当地民众的工资水平。在这些私立学校就读,学费加其他开支一年下来要超过两万,但民众的平均月工资大概就两三千。另一原因是,政府强行分配哪些上公立学校,哪些上私立学校,而没有让民众自由选择,因此引发了家长的强烈不满。

兆吾:耒阳事件是民众安全感缺失的缩影

兆吾说,耒阳事件是中国很多地方问题的一个缩影。比如支出增加,收入减少,住房和教育都面临各种问题。民众缺乏基本的安全感,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房价那么高,教育又跟不上,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费用,很多问题上还没有选择的自由。兆吾认为政府不能什么事都随意去限制百姓,比如孩子上学要限制,生孩子有限制,工作也有限制,等等。而且上访现象也是中国特有的。政府设了信访局,名义上是百姓觉得有什么事不合法不合理可以去上访,但它又不让你上访。左手让你上访,右手又要打你上访。耒阳的老百姓还是很齐心的,大家都去上访政府。湖南有“耒阳蛮子”一说,形容耒阳当地民风彪悍,估计其他地方很难形成这样规模的反抗。其实其他各地也面临类似教育问题,也有家长举横幅在政府大楼前抗议,但人都没能大量聚集起来。耒阳就不同,能够形成几万人的上街抗议。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耒阳冲突:中国教育百年大计出了什么问题?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