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9 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私企退场:毛左信口开河还是奉旨投石问路?


时事大家谈:私企退场:毛左信口开河还是奉旨投石问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5:21 0:00

时事大家谈:私企退场:毛左信口开河还是奉旨投石问路?

“资深金融人士”吴小平抛出私营经济完成历史使命,应逐步退场的理论之后,遭民间唾骂,官媒围剿,引起巨大的社会震动,因为它触发了社会的巨大焦虑和民众的普遍担忧。

时事大家谈:私企退场:毛左信口开河还是奉旨投石问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5:21 0:00

当局对这篇奇文严厉斥责,力图与之划清界限,但无论是官方的痛批还是删贴都难以撇清干系,无法消除民间的疑虑。私企退场论究竟是左派学者信口开河,还是揣摩逢迎上意,甚至奉旨投石问路?为何习近平掌权以来,此类奇谈怪论竟不绝于耳?当前私营经济陷入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困局难道是偶然的吗?新的公私合营会不会指日可待?

胡平:文章引起大反响并非空穴来风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吴小平的文章发表后就立刻遭到《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新京报》的高调反驳。而且就在8月20号,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而在中国中小企业基本都是私有企业。按照官媒报道,该会议给了中小企业很高的评价,也就是所谓的“五六七八九”:中小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乡劳动就业以及90%以上的企业数量。这次会议的背景就是中小企业不如预期景气,遭遇一些困难,尤其是融资困难。另外,会议也强调要对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一视同仁。

刘鹤作为习近平的亲信主持了这样一次会议,可见私营企业退场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吴小平这篇文章引起这么大的反应显然也不是空穴来风,有诸多背景:第一,习近平上台以来各方面都向左转,所以人们也担心他在经济上也会向左转;第二,中国的腐败都是通过官商勾结实现的,每打倒一个腐败官员,就会拎出一批商人和白手套。

另外,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同时又面临贸易战,受到影响的企业中中小企业肯定是首当其冲。吴小平在文中提到,为对付贸易战,当局需要集中力量加强对全局的掌控,而私营经济由于其“私人性”就成了当局掌控全局中的不利因素,因此想让私营经济在这个问题上作出退让。但还有一方面,习近平上台以来通过了两份与企业改革有关的文章,引起忧虑。

两份文件中都提到了混合所有制的概念,不仅私人资本可以入股国有企业,国有资本也可入股私人企业。这种做法能促成公私合营,而且在有些地方,国有资本不仅投入了私人企业,还派了干部过去,这就更像公私合营了。所以从上述背景来看,该文引起那么大反应也不足为怪。

胡平:私营经济虽不会退场,但确实困难重重

胡平说,吴小平这篇文章从作者而言可能有揣摩上意的成分,但上面没有这个意思。当然上边的人完全没有这种想法,我看也未必。昨天在北京召开了一个纪念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四十年暨50人论坛成立二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刘鹤,主流经济学家吴敬琏和退休了经济高官楼继伟等人都出席参加了。

吴敬琏专门谈到了吴小平这篇文章,他说这篇文章不和谐,应该通过辩论达成一致。也有人认为吴小平这篇文章是高级黑,他知道习近平本人都是些比较左的思想,他把这些思想在文章中写出来,自己也知道必定会遭体制内外的同声讨伐,这对于那些在经济上想走回头路的人来说就是当头棒喝,起到遏制作用。

目前从门面上看,并没有私营经济要退场的意思,但现在私营经济确实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刘鹤等人在会上就提出政府对国营企业和私营企业没有做到一视同仁。另外,胡温时代也曾出现过所谓的国进民退。但当时的国进民退是因为姓资姓社的问题的讨论还是由于其他因素,又是另一个问题。现在有同样的问题,就是如何评价和对待“混合所有制”。

胡平:势力强盛的私企巨头易受当局防范与猜忌

对于文章是否有“投石问路”的可能性,也就是中共是否真要开始改弦易辙着手开始消灭私有制的可能性,胡平认为不可能。

第一,上面没有这个旨意;第二,虽然有时上头确实会通过某种方式先放放风试试反应,但一般都会选些体制内的权威人士在官方场合把问题提出来。所以就方式而言,吴小平发表这篇文章并不符合官方做这种事情时的例行套数。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当局对中小企业还是采取保护的态度,毕竟它们对中国经济发展还很重要。但是确实有很多民营企业的巨头最近受到很多猜忌。这也不奇怪,古往今来的专制统治者都会防范形成一定势力了的巨头。所以自习近平上台以来,这些商业巨头们普遍更低调了,他们能感觉到来自当局的猜忌。这次马云宣布明年退休,很多人也认为是不得已和为了“避祸”。马云和其他商业巨头不一样,他既不是靠房地产发家,也不是靠权势关系发家,相对干净。他把企业做这么大,同时也成了意见领袖,共产党当然会猜忌。就像电视中很多臣子都是对君王说“小的不敢”,而不是“小的不想”。因为只有表明你势力不够,不足以让你敢造反,才会让君王放心。对于中共高层来说,重要的并不在于这些巨头有没有“异己”的想法,而是有没有做出“异己”举动的能力。所以,当局如果要对这些人的企业进行某些控制,也是自然的事。

章立凡:当下时机决定只能养鸡下蛋,而不能杀鸡取卵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认为,吴小平在官媒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并非因为他没有认真揣摩上意,而是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而已。这主要还是因为他发表这些言论的时机不对。在中共由于贸易战而焦头烂额之际,私企至少能承担起相当的GDP和就业率。这种时候你要消灭占国民经济百分之六七十的私营经济,会引起巨大的恐慌。虽然他可能说出了体制内某些高层人物的心意,但说的不是时候。

中共现在面临一个问题,是养鸡下蛋还是杀鸡取卵?中共心里或许有杀鸡取卵的念头,但目前的情况还只允许养鸡下蛋。现在要宰的肯定是最肥也最容易被拿下的,而且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因为它们不听话。那些瘦小的还正在成长中的,政府还在鼓励。目前刘鹤之所以还在鼓励私营经济,是因为没了私营经济中国的税收要成问题,这也是最根本的问题。所以现在即便有要消灭私营经济的原教旨主义想法,也没法这么做,因为这会加速中共的灭亡。

当年中共的五反运动也是这个情况。先用“三反”整干部,再用“五反”整资本家。这与十八大以来的先反腐败后整肃资本家和白手套路数差不多。政府确实想要集中财富办大事,这个政权一向有这样的冲动,但现在马上做会出问题。

章立凡:虽有“初心”,但还得一步步来

对于习近平所强调的“不忘初心”,章立凡说,一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知识结构会决定他的思想。从马克斯的《共产党宣言》开始,就是要消灭私有财产。所以这一点应该是根深蒂固的,共产党安身立命或者存在的理由就是要消灭私有制。

从历史上看,中国一贯喜欢集中力量办大事。十八大以后讲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把国企做大做强”,现在演变成一个行动指引就是要搞“混合经济”模式。这种模式说白了就是,私人投资到国企,但不控股,仍由国家主导企业。其实这套做法在以前已经搞过很多次,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就是如此。国民经济困难的时候就开放一阵子,搞些资本主义,然后再收回来,继续收回到公有制里面。类似的,中国在五十年代搞公私合营,到八十年代搞改革开放。而改革开放其实就是回到了五十年代的起点,也就是把资本揽回之后通通吃掉,然后到了八十年代再重新搞一遍,到现在搞了40多年了,那是不是要收货了?或许心里有收货的念头,但步骤上恐怕还只能一步步来。所以,初心归处心,但要想马上做到恐怕还有一个阶段的距离。

章立凡:新的公私合营可能正在酝酿与起步

章立凡说,对于国进民退这个概念他在9年前写过一篇文章,题为“清末以来中国三次‘国进民退’的历史教训”。

第一次是清朝末年搞了铁路国有化,国进民退,最后导致大清朝的覆灭。

第二次是抗战期间国民政府搞国营企业为主的经济,后果是民营经济跟不上之后国营经济也随之崩溃。所以国民政府的倒台不仅是军事上的失利,也是其金融产业政策的失败所造成的。

第三次是1956年全行业的公私合营,完全彻底地消灭私营经济后中国的经济就搞不上去了,最后折腾到文革结束,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最近吴敬琏还推荐了这篇文章,或许是觉得有些参考价值。现在实际上是,勒紧了民营经济的脖子,迫使它加入到国有企业的架构中,也就是搞所谓的“混合经济”模式,这恐怕已作为国策在推行。这个意义上讲,有可能新的公私合营正在酝酿和起步中。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私企退场:毛左信口开河还是奉旨投石问路?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