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39 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中梵临时协议,北京与罗马天主教廷走向共存?


时事大家谈:中梵临时协议,北京与罗马天主教廷走向共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59 0:00

时事大家谈:中梵临时协议,北京与罗马天主教廷走向共存?

上星期六(9月22日),中国与梵蒂冈在北京签署有关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据报,这项协议使得教廷获得在中国主教任命中的发言权。梵蒂冈表示,该协议“经过漫长而慎重的商讨” ,是“一个循序渐进和相互靠近的成果”,是“希望信徒们能拥有与罗马共融、同时也受中国当局承认的主教”;教宗方济各星期二首次回应说,协议的确会给中国地下教会及其教徒带来痛苦。有分析说,这是罗马天主教廷对中国政府的妥协;1951年以来一直断交的中梵之间开始松动关系而最终可能恢复外交。那么,协议到底包括哪些内容?它对中国上千万天主教徒意味着什么?北京与罗马教廷能否共存?

嘉宾:独立时评人吴强博士;旅美宗教学者蓝阳

时事大家谈:中梵临时协议,北京与罗马天主教廷走向共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59 0:00
时事大家谈:中梵临时协议,北京与罗马天主教廷走向共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59 0:00

吴强:中梵协议早有征兆,互相需要彼此有求

独立时事评论人吴强博士说,事实上,本次中梵签署协议并非事出突然,而是早有征兆。我曾经在今年年初指出,今年会签署协议,因为双方都有强烈需求,也都需要妥协。这与当年梵蒂冈与前苏联的关系相同。一方面中国需要达成这样的协议,因为与梵蒂冈建立关系除了宗教考量之外,更重要的是通过这层关系来确立中国在世界范围的软实力,来展示自己的温和形象。同时,中共需要通过与梵蒂冈的关系来达到压制或者牵制更庞大的新教徒群体的目的。此外,中共需要通过这一手,在未来解决与西藏以及达赖喇嘛问题,这是其战略考量的一部分。中共与梵蒂冈和解之后,再跟达兰萨拉谈判,这是有步骤的宗教考量。至于梵蒂冈对中国的需要,国际社会很清楚。与中国建交越早越利于改变梵蒂冈在中国的发展状况,目前天主教面临其中国信徒文化低,年龄大的不利形势。

吴强:梵蒂冈了解中共,信心来自冷战

吴强说,有分析说梵蒂冈不了解中共,我认为蓝阳的说法有道理。我到过梵蒂冈和德国的圣奥古斯汀,印象是天主教廷过去一直培养和培训中国爱国天主教会的神职人员。事实上,梵蒂冈国务卿长期负责推动中梵建交,对中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他的信心来自冷战时期的经验,也来自天主教本身60年代开始的变化,就是介入共产党政权和不公平社会,以入世的方式来改变现实和发挥天主教的力量。现在,梵蒂冈通过进入中国社会,将首先给中国爱国教会的1000多万教徒带来福音,使他们得以直接聆听圣座的声音,这比什么都重要。

吴强:梵蒂冈应该尝试中国,天主教能战胜邪恶

吴强说,至于本次中梵达成的临时协议尽管没有公开全部内容,不过焦点就是中国主教任命权,可能还有对台湾关系的处理,是否梵蒂冈需要放弃台湾使馆等等。我部分同意蓝阳,不过认为,从长远看,区分独裁政权之间的差异其实并不那么关键。从公元四世纪开始,梵蒂冈经历了各种魔鬼和各种威权和独裁政权,那些政权都死亡了,而天主教会却存续下来,成为历史的见证者。我认为,天主教会能够竞争过任何邪恶力量。

吴强说,本次中梵临时协议应该和中美建交的历程异曲同工。基辛格1971年访华也签署了秘密协议,接着尼克松1972年访华,到两国1978年建交,双方也同样基于现实和长远的考量。至于协议的细节都是技术性问题,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1951年以来一直在痛苦中的中国天主教徒将能够得到教宗的眷顾。

蓝阳:中共统战胜利,国内天主教发展堪忧

旅美宗教学者蓝阳说,本次中梵临时协议使得双方恢复关系,中共承认教宗的主教最后任命权,而教宗接纳共产党的爱国教会,这些都是出于很现实的需要。我也认为,最后结果会是共产党所满意的,这也是中共统战的重大胜利。梵蒂冈的现实需求则是国内天主教徒面对发展迅速的新教徒团体,而天主教本身发展缓慢;梵蒂冈要打破落后于新教的局面,因此愿意牺牲自己的一些原则。对于梵蒂冈与中共走近对梵蒂冈在国内发展有益的说法,我持保留态度。要判断天主教在中国发展慢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认为,它的半地下状况其实并非原因,因为新教的处境也相同,也是半地下。在同样形势下,新教20年来以10倍以上的速度发展,和政府的打压并不成比例。政府打压下,新教教会反而迅猛发展。我认为,天主教通过与中共搞好关系很难达到发展自身的目的。共产党不会允许这样的发展。

蓝阳:选择忽略中共本质,梵蒂冈官僚推波助澜

蓝阳说,至于中梵如何达成协议的幕后运作我们不得而知,因为没有外部信息。但是,梵蒂冈和大陆天主教爱国教会之间的合作在80年代就开始了。梵蒂冈帮助培训爱国教会的主教和神父。双方这样的非官方培训关系一直存在。相信梵蒂冈经过这么多年的接触,应该了解中国的宗教形势和中共的相关政策。但是,我认为,梵蒂冈选择忽略自己对中共本质的了解。而且,我们看到,梵蒂冈多年来一直尝试恢复与中国的关系,而只有在新教宗手下才得以与之达成协议,这可能和方济各的个人特点有关系。陈日君主教说得有道理,教宗手下主要官僚的个人野心和计划起了很大作用。

蓝阳:拉美经验教宗过于自信,靠近中共与魔鬼交道

蓝阳说,赞同吴强博士的说法。教宗来自阿根廷,他在拉美的经验让他过于自信。他一直与独裁者打交道,却没有尝过灾难性的关系。我注意到,方济各曾经批评香港前主教陈日君“年纪大,可能胆小”。但是,中共的独裁和南美的独裁有很大差别。中共独裁的重点在意识形态。他们从延安整风开始,便从精神领域开始掌控,而不仅仅是经济和军事领域的掌控。我认为,教宗误判形势,以为只要走进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便会让大陆天主教会到益处,其实结果只会相反。中共规定的政策从来没有本质的改变,就是认为任何宗教最终都要被消灭,要被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所代替。教宗在南美因为致力于帮助穷人而被称为平民窟主教,这也是他得以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中共游说时肯定也装过穷,说过我们本来也是穷人之类的话,让教宗误以为找到了知音。他即便觉得其中可能有假,但是仍然愿意冒险尝试。他不知道中共已经蜕变为权贵阶层,早已不再是穷人阶层,而是站在穷人的对立面。特别近来几个月我们看到,中共在新疆大规模建集中营,在全国大量拆毁教堂和十字架,甚至连自家的三自教堂也不放过,等等。所以,我认为,梵蒂冈和中共达成协议,是在和魔鬼交易。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中梵临时协议,北京与罗马天主教廷走向共存?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