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24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二度“南巡”,看点何在?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二度“南巡”,看点何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6:21 0:00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二度“南巡”,看点何在?

历时九年、耗资150多亿元人民币的“世纪工程” ---- 港珠澳大桥昨天(23号)举行开通典礼。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亲临主持这场被称为“各界瞩目”的仪式。据报,习近平上台后,仅仅说了一句话,宣布大桥正式开通,便匆匆下台;他并没有在仪式上发表有关中美贸易战和中国自力更生的重要讲话。有分析称,他的举动十分罕见。那么,习近平在“北上”不久之后的本次南下,是否如分析所称“为了救经济”?他此行是否真具有“南巡”的意义?

嘉宾:香港科技大学中国跨国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崔大伟;旅美学者吴祚来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二度“南巡”,看点何在?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6:21 0:00

崔大伟:港珠澳大桥不只是面子工程

对于港珠澳大桥是否只是个面子工程,香港科技大学中国跨国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崔大伟认为这不光是面子的问题。中央很久以来都很想把珠江三角洲大湾区融合起来。该区域有6900万人口,他们之间投资来往特别多。所以崔大伟觉得中央决定要造这座大桥主要是为了扩散经济合作。另外,珠江三角洲的西部没有东部发达,所以这也是为了帮助三角洲西部地区的发展。现在中国的很多发展项目都是基础建设的发展,比如“一带一路”项目,这个项目亦如此。今后这些项目对中国的发展有好处。

崔大伟:香港中立派支持与大陆经济联系,年轻人反抗大陆控制

关于香港当地对习近平在开通仪式上只讲了12个字做何反应,崔大伟表示,从英文报纸的报道来看,它们提到了习近平的安保问题,另外它们也谈了习近平在仪式后的一些指示,比如这次没有说“自力更生”,但他再次提到中美贸易战下中国应该发展独立创新的能力。当年邓小平南巡的背景是苏联垮台,其用意是恢复改革步伐,或者像吴先生所说的,是为了警告江泽民要继续搞改革。这次习近平“南巡”,一方面也是为了帮助广东省恢复经济发展。说几句话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给钱,给地方权力。为了融合整个珠江三角洲已经花下了这么多钱。关于大桥建设是否是为了控制香港,香港有两派观点。第一种观点主要来自于商人和部分政府人员,他们认为香港将来和大陆联系越多越好,在经济方面确实需要和大陆合作。而年轻人大都不喜欢这个大桥,他们认为大桥和高铁这些基础建设都是大陆在用钱控制香港。香港有不少年轻人不觉得自己是中国人,他们觉得自己是香港人。所以他们自然会觉得这座大桥是为了控制他们。但现在也有很多中立派。之前香港基本是两个极端的观点,但现在出现了新的中立观点,认为香港的出路就是和大陆有经济上的联系。

崔大伟:习近平改革迟滞不前,面临诸多必须解决的问题

对于习近平“南巡”访问私企是表示支持还是只是作秀,崔大伟表示,现在中国经济正处于困境。习近平在2013的三中全会上提出了很大的改革计划,大家一直都在等着他改革。去年十九大之后,我曾在《南华早报》上发表文章说,习近平称自己需要那么多权力是为了帮助国家发展,为了开创新时代,为了实现“中国梦”。那现在已经有了这个权力,改革在哪儿?三中全会上提出的改革计划基本都没有下文了。关于如何解决中国当下的问题,他本人可能没有一个大想法。和他一起前来的副总理刘鹤在市场经济和私营企业当面可能有不少想法,比如多给私营企业钱,少给国企钱,因为它们浪费钱。习近平现在确实面临很多问题,比如他的“一带一路”项目现在也有很多国家和很多人反对。我不认为习近平会被打倒,他的权力还是比较稳固的。但现在他确实有很多问题必须去解决。这次他来南方还是不同于邓小平“南巡”,一下就把整个改革的信号都释放出来,这是不可能的。

吴祚来:大桥建设只是利益集团的投资行为

对于港珠澳大桥是否是为了控制香港,旅美学者吴祚来表示,邓小平当年的想法是,经过50年,香港和大陆能在政治和经济等各方面形成一种平衡,基本实现某种“一体化”。对于他这个愿望,我们当时的理解是,大陆也已经开始了自由和民主化的进程,最后能在两岸政治自由化和经济自由化程度差不多的情况下实现“一体化”。但现在我们看到的是相反的情况,是大陆的中央集权和社会主义对香港实行高度的政治控制。这种情形下,这座大桥就显得非常尴尬。两岸三地已经貌合神离,而且港独正在香港年轻一代中成为一个大趋势,这是种精神上的分离。虽然很难在政治和经济上实现真正的分离,但这种精神分离说明中央政府在倒退,或者说中央政府没有在香港自由化进程上取信于民。这座大桥是为那些拥有三地车牌的特权阶层而建,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什么意义?这两百亿美元的投资,经济学家们和全国人大代表到底是怎么决策的,谁能知道?这么个无厘头的形象工程对中国经济发展和中国人民有好处,是个美好的说法而已。这完全是个利益集团的投资行为。这200亿美元背后到底是如何决策的,哪些家族成为了这个建设集团的主力,这些才是一切问题的核心。这个工程与人民毫无关系。

吴祚来:现行体制下,民营经济不可能发展

对于澳门中联办主任跳楼和习近平仪式上只讲12个字这类异象,吴祚来认为,郑晓松应该是面临了不可解决的问题,比如有可能是中央在调查他的腐败,有可能是中央布置的任务他无法完成,也有可能是他无法面对惨不忍睹的现状,良心发现后,他发现给共产党当官就是造恶,不如死了算了。目前我们只能说,三种可能都存在。至于习近平在仪式上什么言也不发,折射出他现在面临的很大困境。作为共产党的领导人,他必须消灭私有制,但现在他又不得不提倡私营经济的发展,因为他得维护共产党的稳定,让更多人有就业机会,让更人多向共产党交税。而这个港珠澳大桥就是个国有企业工程,是不计成本的。投入之后产出多少根本不管。更重要的是,国有企业的领导人都是有级别的,地方政府很难控制他们。相反,私营企业不仅银行贷不到款,而且各个级别的地方官僚都可以找他们麻烦。所以在这种体制下,中国的民营经济不可能发展起来。习近平的悲剧有制度的原因,也与他的个人认知和整个智囊团队有关。大量的左派和红二代都在捧他做“红色皇帝”。这些人需要这样一个皇帝。而习近平就正好满足了这些红色权贵集团的需要。他不可能适应时代的潮流。

吴祚来:刘鹤王岐山等人该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说真话

对于习近平这次“南巡”是否会有真正的意义,吴祚来表示,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在国际上,现在习近平都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他没有邓小平当年那样的实力,邓小平有元老背景以及他在军中的影响力,再加上江泽民当时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背景,所以邓小平当时很容易就是撼动和改变江泽民的保守状态。习近平现在既改变不了世界,又运作不了这个体制。这个体制既是个政治体制,也是个经济体制。政治体制越来越保守,经济方面高度依赖世界经济,尤其是依赖欧美的经济。但现在与美国的贸易战局面让中国没法从美国那里获取巨额的美元,这就让他没法在世界上可持续地撒币。现在一带一路出现诸多问题,也与他没法再进行有效的美元挥洒有关。他现在无法通过在南方的一个演讲就能真的改变什么。他就不断地通过开会化解自己的焦虑,希望大家齐心备战,自力更生。所以其实他是在做最坏的打算。这个打算就是,中国和整个世界发生大分裂,无法进行有效的经济贸易,那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如何继续生存,中国如何能够不发生动乱,新疆模式如何成为整个中国的模式,对所有中国人的手机进行监控,对所有中国人的菜刀进行登记。所以习近平的倒退真不知道会退到什么地步去。体制内的强有力力量组成团队对习近平形成实质性影响,这才是最重要的。刘鹤和王岐山等人以前都有过改革开放的背景,有过普世价值的倡导,他们在关键时刻也该挺身而出,说真话,帮习近平作出重大改变。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习近平二度“南巡”,看点何在?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s://youtu.be/nINmPh7TjmQ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