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4 2021年3月5日 星期五

焦点对话:改革开放40年,习近平为何不提邓小平?


焦点对话:改革开放40年,习近平为何不提邓小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58 0:00

焦点对话:改革开放40年,习近平为何不提邓小平?

在中共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人民日报10月30日发表评论员文章,全文只字不提被称为改革“总设计师”的邓小平,而是强调18大以来习近平的重大改革成就,暗示习近平的成就超过邓小平。此前,习近平南下广东重申“改革开放”,但是也全程回避邓小平的历史作用,引起注意。与此同时,网上流传邓小平之子邓朴方早先的内部讲话,高度肯定邓小平的改革成就,并提醒当权者“知道自己的份量”,讲话曝光时机引发外界关注。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习近平回避谈及邓小平, 是不认同邓小平的政治遗产,还是认为自己超越了邓小平?邓朴方捍卫邓小平的讲话曝光,是显示邓小平地位被边缘化,还是表明中共内部仍然存在路线之争?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

焦点对话:改革开放40年,习近平为何不提邓小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6:58 0:00

杨建利:习近平改毛超邓的意图十分明显

人权组织“共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认为,习近平南巡以及《人民日报》均不提及邓小平的确不寻常。改革开放之后的40年里,中共的政治正确就是“改革开放”四个字,而这四个字的符号就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线是邓小平的路线。对于习近平的这次南巡大家都赋予了很多想象,他和《人民日报》社评均未提及邓小平,这很反映问题。习近平上台后逐渐表现出修正邓小平权贵资本主义路线的意向,另外也逐渐表现出自己更大的政治野心,想要盖过前几个时代。胡、江自不在话下,目前他想超越邓小平,用习思想超越邓小平理论,与毛泽东比肩。政治路线上,他要修正邓小平的路线;在历史地位上,他也要超越邓小平。这两个意图非常明显,从习近平的这次南巡和《人民日报》的社论中都已表现出来了。

杨建利:习近平不敢讲话也无话可讲

杨建利表示,习近平这次南巡,不仅没有提邓小平,也没有讲什么具体的事,说的都是些宽泛的大词,基本等于没讲。一个人讲不出来什么东西,只有两种原因:一是没东西可讲,而是心里有数但不敢讲。从大的路线上,我认为习近平已经抵定了。他用“新时代”作为改革开放的定语就表明他已确定了“以毛为体,以邓为用”的路线。他用不提邓小平这个方式来宣布自己的政治路线。这不方便直接说,所以他就加了一系列让人充满猜测的诸如“新时代”之类的定语。另一方面,他也没有什么可说。他虽然确定了大路线,但他面临很多具体的困境,比如“国进民退”,经济下行,中美关系恶化等等难题都需要解决。而他对于具体难题的解决又缺少思路,因此无话可讲。尤其在对美关系上,他不能讲。讲轻了,不符合自己的形象,不利于他在国内调动民族主义情绪;讲重了,他马上要和特朗普见面,而且美国国内有很多舆论认为,如果习近平不妥协,特朗普不该见习近平。如果他在G20峰会上见不到特朗普的话,那将是个巨大的羞辱和失败。所以,他无话可讲,只能不讲。

宋鲁郑:邓小平是中国的“最大公约数”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认为,现在就下结论说中国开始回避和否定邓小平还太早,关键要看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报告怎么做。另外,从正常的政治逻辑来说,第一,邓小平的功绩太巨大了,不可能回避。改革开放就是与邓小平划等号的。第二,邓小平是中国共产党现实合法性的最重要来源。很多自由派学者也都很认可邓小平,他是中国的最大公约数。所以现在就说中国在回避和否定邓小平的功劳还为时太早。

宋鲁郑:习时代解决了很多难题

对于《人民日报》强调习近平上任以来“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宋鲁郑表示,按照他的理解,这个“难题”是指邓小平之后的难题。比如,比较彻底的反腐、军改、计划生育、行政权力放权和环境问题的治理等等。这些问题在“江胡时代” 确实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之前我们常说“政令不出中南海”,但现在为什么没人讲了呢?宋鲁郑觉得《人民日报》这种说法倒没有错,但这么说这到底是为了巩固现任领导人的地位还是想否认以前的做法,还不好猜测。但仅从这个说法来看,还是实事求是的。

陈破空:习近平时代制造了很多问题

对于《人民日报》强调习近平上任以来“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认为这是典型的王沪宁色彩的文字游戏。第一,其实这两句话放在哪个时代都合适,江泽民时代和胡温时代也能这么说。所以到了习近平时代说这句话等于白说。第二,这句话能倒反过来说:习近平时代积累了过去长期没有的问题,没有办成过去能够办成的大事。至于习近平解决的问题,一是反腐,但这是选择性反腐,以反腐为名的权力斗争;二是军改,但也是以反腐和军改为名的军权掌控。另外还有在南海大搞人造岛,这个事在胡温时代开始,在习近平时代集大成。但这说不定会是自惹其祸,自取灭亡的做法。另外,习近平时代积累了过去没有的问题,比如美中关系全面恶化,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也陷入低潮,国际上陷入孤立,再加上国内经济严重衰退和下滑,导致党内纷争不断,等等,这些都是“江朱”与“胡温”时代没有的问题。所以,《人民日报》这两句话完全是油头粉面的话。过去两代领导人听到这话肯定会非常气愤。

陈破空:习近平两次南巡对邓小平态度截然不同

对于习近平的南巡,陈破空表示,习近平六年前去广东时曾把深圳作为第一站,去了莲花山邓小平铜像前献花圈。那是因为那时他权力地位还并不巩固,他必须遵循前面改革开放的路线,但这并不表明他有改革之志。六年后他大权在握,可以自己做主,他想走出自己的路。这当中他有三个心态:一,他自我膨胀,头脑发热,自认为比邓小平高明。二,家族恩怨。邓家和习家历来在改革问题和六四问题上有重大分歧,结下怨恨。习仲勋晚年独居深圳,与邓小平分道扬镳。三,路线斗争。过去五六年中,习近平明显走了一条极左路线,不进而退,不进而左,完全与邓小平路线相背离。他昨天勉强提了邓小平的名字,也只不过是想表现给美国看,是跟特朗普打电话前的一个表现而已。因为之前彭斯副总统已经呼吁过中共回归邓小平改革开放的精神,所以他就做个表示。

陈破空:习近平否定邓小平“正资产”却继承其“负资产”

陈破空表示,中国人民一直期待往前走而不是往后走,往前走而不是往左走,而现在习近平背叛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王沪宁还把改革污名化 ,任何措施都说成改革,党领导一切是改革,把党组织派到企业也是改革。改革开放也被污名化,反改革开放的措施和“国进民退”也都成了改革开放。但这种污名化的后果是反而拔高了邓小平的形象。邓小平有一正一负两个资产,改革开放是正资产,六四大屠杀是负资产。而习近平现在否定了邓小平的正资产,但继承了他的负资产。但这与他父亲正好相反。习仲勋在改革开放上与邓小平一致,但在六四大屠杀上与邓小平分歧。而且,邓小平想罢免开明派总书记胡耀邦的时候,只有习仲勋为胡耀邦仗义直言。所以习近平今天做的事与他父亲背道而驰。

YouTube视频:焦点对话:改革开放40年,习近平为何不提邓小平?

评论 (68)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