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1 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 彭斯讲对抗 特朗普谈和解:华府对华不同调?


时事大家谈:彭斯讲对抗 特朗普谈和解:华府对华不同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2:00 0:00

时事大家谈:彭斯讲对抗 特朗普谈和解:华府对华不同调?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刚刚结束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不改对抗姿态,直言除非中国改弦易辙,否则关税不会撤销。在此之前,彭斯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还以冷战相威胁,要求中国彻底改变自身行为。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摆出一副和解面孔,表示尽管中方关于贸易问题的书面回复仍有缺陷,但或许不需要对中国加征关税。不久前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美中外交安全对话中也表示,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冷战和遏制中国。彭斯讲对抗, 特朗普谈和解,华府对华政策为何出现不同声音?这是协调一致的白脸红脸策略,还是对华政策方面鹰派鸽派的分歧扩大?特朗普究竟是鹰派还是鸽派?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时事大家谈:彭斯讲对抗 特朗普谈和解:华府对华不同调?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2:00 0:00

胡平:APEC美中针锋相对,共同宣言首次无果而终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按照最新报道,在本次APEC会议上,彭斯和习近平有过两次简短的交流。总体而言,彭斯本次讲话比10月初在哈德逊的讲话更加重要,因为他本次是代表特朗普总统,场合是在APEC国际会议上,而且当着习近平的面。从火力上看,双方都很猛。习近平批评美国没有点名,而彭斯批评中国却点了名。从内容上看,彭斯讲话也更严厉。程序上,习近平讲话在先,彭斯在后,彭斯事先不可能知道习近平的内容。结果是习近平讲话强硬,而如果彭斯讲话不够强硬会显得习近平占了上风。实际上则是彭斯更加强硬。不过,这些事先都是可以预估的。习近平以自己的个性,一定会利用这种机会来展示所谓的中国模式、中国方案,来和美国争夺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一定会发表比较咄咄逼人、比较高调的讲话。对此,彭斯也是相当强硬,相应的高调。所以,在很多重大问题上,我们都看得出双方是完全的争锋相对。而且,由于中美双方的争执,这次会议的例行首脑共同宣言都流产了。按照报道,主要原因在于中方对宣言有异议。据报道,共同宣言的稿子已经在拟定中,但是中方有代表闯到东道主国家外长办公室,要求磋商宣言用语,被警察叫走了。后来又有报道否认这样的过程。巴新外长谈到,中方官员确实找过他,要求和他磋商宣言的内容,但是被他婉拒。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答记者提问时,记者问到到这次为什么会出现流产宣言,是不是起因于中美的双方的分歧,而这名发言人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讲到中方的各种主张,然后强调共同宣言必须建立在共识的基础上,这等于间接承认这次会议没达成共同宣言是由于中美双方有重大的分歧。同时也暗示,主要是中方反对本来大家都同意的意见而导致这么一种结果。由此可以看到,我们对这个月底要举行的特习会,很难抱很高的期待。即便达成协议顶多是阶段性的。正如基辛格所承认的,美中关系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总之,彭斯讲话可以说是对中国要扮演世界贸易旗手企图的有力回击。我认为,彭斯讲话还有所不足,主要是对中国的认识还不够透彻,详细原因在此先按下不表。

胡平:白宫言论有别,宗旨并不脱轨

胡平说,华春莹的反问针对本月13号副总统彭斯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的讲话。他在采访中说,冷战与否取决于中国;只有中国改弦易辙,美中冷战才可能避免。他的意思是,如果中方的建议不能让美国满意,美国不排除向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个表述确实跟他的老板特朗普总统的言论不同调,但主要是口气的不同,重点的不一样,意思上没有太大的矛盾和抵触。彭斯说的是不排除加征关税,特朗普讲的是或许不需要加征关税,意思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一个从正面说一个从反面说,都没有把话说死,都给另外一种可能性提供了余地。所以,我觉得这里并没有明显的所谓抵触。彭斯的讲话倒是确实和国务卿蓬佩奥的显得更不一致。蓬佩奥说过,美国不寻求和中国冷战,这个说法好像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说美国横竖都不会和中国冷战,哪怕中国不改变。彭斯讲话的意思是说,如果中国不改弦易辙,那恐惧就得打冷战。当然,我想这种差别是主要也不是意思上不一样,而是语境不同。蓬佩奥这些话是在双方的外交和安全对话会议上所讲的。冲突的双方既然坐到一块儿来对话和谈判,那本身就要表现出一种善意与和谐的愿望,在这种场合自然就会说一些缓和的话,比方说我们不愿意撕破脸,我们不会撕破脸等等。在这种情况下,蓬佩奥说美国不会和中国冷战,就显得比较合乎情理。可以想见,在月底的会议上,特朗普大概也会像蓬佩奥一样说些比较客气、比较缓和的话。这都是场合所决定的。当然,如果谈话不顺利甚至于谈崩了,恐怕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胡平:特朗普班子皆鹰派,鹰鸽程度相互有别

胡平说,说到白宫内部的立场问题,其实上次我就讲过,纳瓦罗是鹰派中的鹰派,他上次发表强硬讲话确实是表明他担心特朗普会动摇,担心他会和中共达成和解。而后来纳瓦罗遭到了上司库德罗的驳斥。谈到美国的政策分歧现象,我想有很多层次。美国的白宫团队尽管班子内部存在分歧,但是整体上看,如果把特朗普班子里的人马放在美国政界的光谱上,那么他们都属于鹰派,属于强硬派。只不过这中间又可以细分出谁更加强硬或者更加温和一些。像纳瓦罗、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西泽都属于更强硬一些的,可以叫做鹰派;财政部长姆努钦、经济顾问库德罗相对来说就温和一点,成为鸽派。当然你还可以分得再细一些,比方说纳瓦罗就是鹰派里的鹰派,而罗斯又可以称作鹰派里的鸽派等等。美国对华政策,我们主要谈到美国的白宫团队内部有多少分歧,其实我们也知道美国是民主国家,首先总统组织他的团队的时候就是按照观点和政见的,因此,这个团队在原则问题上都是和老板一致的。这和中国是不一样的。中国领导人要组成行政团队,其实并不是按照观点,而是按照思想统一的程度,因为中国根本没有公开的政治观点,没有不同观点的表达。事实上,在中共的团队里,常常是人们看法有很大的不一样,但是没法公开表达。美国领导团队会畅所欲言发表自己的观点,但也是表达整个团队的共同原则。从这个角度来讲,它就不可能有什么大的分歧。但是到了具体问题上,分歧就可能会出来。比如说在美中贸易战问题上,中国在占便宜、征收高关税、政府补贴等这些方面存在严重的问题,急需改进和纠正。在这些问题上我想特朗普团队的看法是一致的;但是,具体应该做什么、怎么做,以及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等等,可能就会有分歧。这个时候,他们会畅谈自己的看法。

章立凡:彭斯坐于鹰派之首,成功施压铺垫特习会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我觉得形式上可以认为彭斯目前是美国对华鹰派的领军人物,但是,我们还需要分析美国的总统跟副总统的关系,还有与白宫团队的关系。我们知道,美国的热门政治连续剧《纸牌屋》推出第六季了,大家也习惯用纸牌屋模式来看美国的这个白宫,甚至也可以把它套用到中国的中南海。所以,现在我们看到,国内和美国都有各自的问题。在贵国,我觉得,特朗普先生还面临一些困难,比方说通俄门调查、民主党对他的各种质疑或者责难,会不会导致在某一个时刻,他的任期出现问题?如果总统不能连任,或者是任期出现问题,原有的副总统当然就是替代的首要人选。当然,我觉得副总统于是获得这个表现的机会,或者说他自己也有这样的要求,这些都不奇怪。但是,总体来看,我认为目前彭斯只是在扮演一个副总统的角色,他在配合总统的工作。这是符合常理的判断。副总统体现的可能是总统的真实意志,只不过在角色上两个人有所不同。毕竟到g20峰会上跟中国领导人谈判的是美国的总统,而不是副总统。而这位副总统在本次APEC峰会上,虽然与中国领导人有过两次短短的接触,但是他没有直接与之谈判,只是有交锋而已,就是各人讲各人的话。这个交锋的结果我们也看到了,就是APEC峰会首次没有能够发表共同宣言。这说明彭斯的交锋是很厉害的,这个交锋实际上是给下一步就是给下一步的习特会或者G20峰会施加了非常大的压力,让中共知道美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觉得可能它起到的是这样的一个作用。这个作用由副总统这样一个角色来起,可能是非常合适的。这是我的理解。

章立凡:巴望闹出纸牌屋,解读彭斯中共费心思

章立凡说,至于彭斯和特朗普之间是否的确存在分歧, 我认为,现在还应该在观察之中。但是我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出两个人在对华问题上有根本性的分歧。如刚才所说的,我认为副总统还是在配合总统的工作。当然,中国可能特别希望美国出现一个纸牌屋,而华春莹说的那种话就是希望挑起这种矛盾。但是,我觉得她不了解美国的政治传统或者政治制度。目前来看,中国的外交就是最高领导人说了算,其他的外交谈判代表没有各自发挥的权力。你看中国的外交为什么老不成功,就是给参与人授权不够,而且这个主子又很强大,要求一言九鼎、一锤定音,他说了话以后别人不能够用别的方式来表述,即便是在为了维护本国或者本党的利益,他们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这就造成中国外交的一种被动。那么,相比之下,我觉得贵国外交好像比较灵活,就是出面谈判的这些个大头,平时各自有各自的角色,就是通常讲的唱红脸唱白脸。那么,有鉴于中美贸易战问题,特朗普马上要跟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谈判,这两个人既然肩负着谈判的任务或者使命,他们就不能把话说绝,双方要摆出条件;彭斯的角色是需要直接亮剑,威胁说你要是不接受,有你的好看。其实,彭斯所指出的问题就是中美之间最根本的一些矛盾,这些都借着他的嘴说出来了。这样一来便给了中方以巨大的压力,然后再由特朗普或者蓬佩奥这样的人来进行谈判。我觉得这是做铺垫。这一切如果我们过度解读的话,似乎真能看出总统和副总统之间的歧见或者裂痕。这是中共很希望做的解读,但是我现在还看不出来。

章立凡:中共害怕又不服软,贸易战致多重困境

章立凡说,至于美国政府对中国的贸易问题上是否会出现所谓的“两条路线”,我认为,这样的说法反映中国人或者说华人圈习惯的站队思维,就是非此即彼。其实很多事情是亦此亦彼的,中间存在很大的变数。这个当然主要的变数是我觉得取决于中共自己,中共对这个贸易战到底有没有能力打,还想不想打;如果不想打你又不服软,然后又耍心眼,然后明着不说,暗着还在干,或者明的不敢挑战,但是不断含沙射影。这些做法,其实都不解决问题。现在看,中共内部从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一直都不愿意说“贸易战”这个词,而是称“贸易摩擦”。无论是战还是摩擦,它确实已经加剧了中共内部的矛盾,这个是很明显的。目前中国面临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最大的困境,也是现任领导人上台以来面对的最大挑战。他的权力在今年年初修宪时达到顶峰,现在恐怕很多人在质疑他的领导能力。比如他把中国和中国的经济带入了险境,把中国的国际关系带了入孤立,这些可能都是一种体制内的质疑。不久前的经济50人论坛,邓朴方在残联的讲话,刚刚美国之音北京记者提到的龙永图对中美贸易战策略的质疑,还有包括同样是在财经论坛上,著名红二代秦晓先生对民企政策的指责,等等。据我所知,红二代们的表达或者行动现在已经受到了非常多的防范,红二代组成的上百微信群都被封掉了。这说明背后肯定有一些体制内的躁动。美国的情况我觉得不同,首先是华尔街和华盛顿可能是不同调,因为华尔街一直在中国有最大的金融运作,而且也获取了非常大的利益,他们跟中国的权贵阶层也有非常多的利益勾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显然不愿意中美走向冷战或者真的打贸易战。所以,我们看基辛格、保尔森等这些人一直在试图说服中国跟美国妥协,而且也警告中国,如果你们的制度不改革的话,可能你们没办法融入世界的大家庭。这个恐怕中共也不能接受。总而言之,我们不能拿自己的观点来套美国国内的不同意见。我不赞成所谓美国“两条路线斗争”的说法。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1月19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彭斯讲对抗 特朗普谈和解:华府对华不同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