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1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林培瑞、宋永毅:许章润事件与中国学术自由之忧


时事大家谈:林培瑞、宋永毅:许章润事件与中国学术自由之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6:59 0:00

时事大家谈:林培瑞、宋永毅:许章润事件与中国学术自由之忧

中国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因为批评时政,遭到校方撤职停课并被调查,海内外支持许章润的声音不断涌现。最近多位国际学者联名致函清华,呼吁校方恢复许章润教职,停止对其进一步的惩罚。

在中国学界因当局打压无法奋力发声之际,国际学者的呼吁具有什么样的作用和意义?教授因言获罪,学生告密成风,国际学者如何看待当前各界对中国学术自由之忧以及文革回潮之虑?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汉学家林培瑞;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

时事大家谈:林培瑞、宋永毅:许章润事件与中国学术自由之忧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6:59 0:00

林培瑞:清华惩罚许章润,压力来自最高层

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汉学家林培瑞说,那封声援被习近平政府整肃的清华教授许章润的联署信,并不是我首先发起的,而是由我的好朋友们,澳洲学者白杰明和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教授发起。他们开始请我帮忙,于是我四处找人联署。

我认为,这封信既然是公开信,它的主要对象应该是广大听众,而不是清华大学的校长邱勇。如果是一封给邱勇的信,肯定不会以公开的方式发出。至于这封信所能够起到的作用,我想,直接经办许章润的邱勇校长不会因此而改变对事件的态度,因为惩罚许章润的压力并不是来自他,而是来自于中共上层;而中共上层也不会因为我们的信而改变立场。许教授的批评针对的是习近平,后者肯定不可能高兴,更不可能因为几个外国人的一封信而改变态度。

林培瑞:校长言不由衷心里虚,中共妄想控制全球

林培瑞说,清华校长邱勇在不久前的清华校庆致辞中说,“自信的清华更加开放”。在这方面,我有点同情邱勇先生,因为他不得不说这种话。我的经验是,一个真正自信的人不会出来说“我自信”。一个人需要说这句话,就说明他心里发虚,不自信。

清华百年校庆时出过一部宣传电影,叫《无问西东》,我觉得很不错。这部片子尽管技术上不见得多么突出,但是内容上是要弘扬清华1911年以来的强大人文精神。它也特别提到当前中国社会的不正之风,包括假奶粉和彼此说谎等现象,以此与清华原本的追求相对比。回到许章润事件和现在的清华,无论如何,清华是一个有潜力的、重要的国际学府,但是不必要出来说“我们自信”。

总之,清华整治许章润的所有措施都是从上而下的;从小学一直到研究所,包括海外的孔子学院,都是习近平和中共大计划的一部分,说穿了就是要尽量控制全球人脑。

宋永毅:保持国际压力,国际学者应坚守底线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说,我在这封声援许章润教授的公开信上签名责无旁贷。记得我1999年到中国搜集从事文革研究的材料时,被国安逮捕并被强扣“间谍”罪名,当时就是林培瑞教授和黎安友教授等参与大规模声援签名。第一批就有157个国际知名学者参与。那封信被直接发给江泽民,因为安全部也认为,他们是在贯彻江泽民的有关指示,要禁止文革敏感信息的收集;不过,江的指示并不是专门针对我一个人。当时,那封不被大家看好会发生作用的信,竟然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就是在这封信和世界学界、新闻界以及美国政府的努力下,被中共无罪释放的。所以,保持国际压力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这么做,一是对许章润和很多坚守学术自由的同道知识分子的支持;二是目前国内学者面临的处境和二十年前已经截然不同,国际学者更要说出“不”。

国际学者都要长期坚持工作,要坚守学术底线,和国内同行一起支持正义的行动。我们不期待形势会立刻改变,因为清华校长邱勇先生也是上层操纵的木偶。但是,我们要通过“发动公众”来给当政者造成长期的压力。

宋永毅:国际学术自由性命攸关,一己之利将致鸦雀无声

宋永毅说,我觉得,无论是《人权观察》的评论,还是网友的发言,都非常到位。大家认识到,中共钻了国际贸易的空子而变得财大气粗。如果是慈善家变得财大气粗,会支持学术自由,而恶棍变得财大气粗就是限制学术自由。

毛当时发动文革就是要“实现世界一片红”。当时还年轻的红二代,就是习近平这波人,都唱一首歌曲,“要血染白宫光复红场”。现在,中共的军事力量还没有强大到这种程度,但是,在意识形态上却试图限制世界范围的学术自由,就是所谓的大外宣。他们对这部分的投资到底多大,外界不得而知。这是个有关学术自由性命攸关的大问题。

如果我们仅仅担心个人研究项目受影响而不敢对中共直言,最后结果就是国际学界只能鸦雀无声。所以,现在抵抗中共,对它说不、坚守底线非常重要。

我们这些海外学者参加签名,走上媒体、发表讲话,就是坚守的一部分。我1999年如果被中共判刑五年,对文革研究来说就是非常大的阻碍。正是因为国际学界和美国政府的努力,判刑才没有成功。所以,现在进如大陆研究文革还有一点点自由。如果当年不反抗的话,情况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宋永毅:共产主义内部溃败,历史契机可能一触即发

宋永毅说,我觉得,刚才的网友讲得都很好,但是稍微悲观。从国际形势看,中共现在的强大还不及当年的前苏联。

50年代初,美国的共产党势力也一度非常强大,很多知识分子真心支持苏共,甚至主动输送机密。今天,冷战情况不复存在,美国社会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完全改观。这也是美国知识分子的觉醒和长期努力的结果。

美国在对华政策方面虽然走了弯路,但是现在,政界和学界看法一致,即便是幼稚的知识分子也认为,中共是威胁。

此外,网友给美国之音发来的这些邮件让我感到欣慰。我看到,历史和人心在我们这边。文革时,这种做法不可想象,当时即便收听美国之音都是杀头罪。随着历史的进步和人心的变化,某个契机很可能发生作用。

我要说的是,教育界发生的事情常常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信号。变革的契机常常会在高校和文艺界显现。共产主义从来不是从外部打垮的,而是在内部溃败的。毛刘之斗,毛林之争,独裁专制体制势必会争权夺利,而且你死我活。从人民的力量上看,我们有机会。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4月11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林培瑞、宋永毅:许章润事件与中国学术自由之忧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