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0 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北京警告“触碰底线”,香港局势陷入“恶性循环”?


时事大家谈:北京警告“触碰底线”,香港局势陷入“恶性循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33 0:00

时事大家谈:北京警告“触碰底线”,香港局势陷入“恶性循环”?

香港反“送中”示威抗议持续扩大,演变成激烈的警民流血冲突。北京当局星期一正式表态,力挺港府,谴责暴力,并警告“一国两制的底线不可触碰”。

有香港泛民派议员说,香港已经陷入“恶性循环”,政府对和平示威置之不理,酿成严重的警民暴力,而警方强力清场,只会激发更多的强硬反抗。

香港局势为何演变至此?最终将如何收场?北京是否误判香港问题?其所谓“不可触碰的底线”在哪里?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香港《开放》杂志网主编金钟;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

时事大家谈:北京警告“触碰底线”,香港局势陷入“恶性循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4:33 0:00

星期一中共港澳办新闻发布会,说了几点,坚决支持港府和林郑月娥“依法行政”、支持港警“严正执法”、“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怎么看北京的首次公开回应?

金钟说这次港澳办记者会给人的印象的确比外交部所谓战狼式的强硬姿态要相对温和,这应该是中共刻意让这次记者会扮演这样一个角色,希望缓和北京和香港的对立情绪。这是否可以解决香港目前火头上的反对浪潮呢?当然不是一个记者会可以解决的。但是记者会放出一个信息,就是北京当局无法控制香港目前局势。

这让人想起2014的占中运动,金钟当时在香港现场。中共当局误判形势、暴力镇压,反而激发运动,让本来一个星期的运动延长到70多天才结束。北京现在对这次香港运动还是束手无策。因此这次记者会强调的一件事情就是让特区政府来解决,让北京的角色退居幕后。

吕秉权补充说首先记者会的级别比较低,本来应该是副部级人物,但这次有新加入的两个发言人,果然他们的记者会也只是重申已有立场。中共这次记者会的立场的确是不想与香港民众站在对立面上,希望这件事在香港内部化解。这些都可以从他们提到解放军时候的口吻可以看出,中共的确是想把自己的角色退后。

吕秉权说中共现在准备北戴河会议,香港问题和中美问题很可能是北戴河会议的重要议题。特区方面肯定也是在等重要领导人的指示。现在的记者会无非是在抢夺话语权。因为在整个反送中时间上,北京和港府都处在言论下风,在这个时候开记者会并现场有英语翻译、面向外国记者,等于是想把话语权抢回来,换上一副善意的面孔。

吕秉权说至于能否真的夺回北京的话语权,只能说这次记者会没有火上加油。整个问题的症结就是政治问题、政治解决。香港民众的意愿真的希望条例被彻底撤回,第二就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连建制派和商界保守势力人士都赞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整个事件是否有外国势力、元朗白衣人恐怖袭击背后是否有黑社会和警方合作。如果能过解决这些实际问题,香港的火肯定会大大降温。

港澳办发言人还划出了中国当局对香港问题的三条底线。他说:“这三条底线就是:绝对不能允许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绝对不能允许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绝对不能允许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反送中抗议触碰到北京的哪一条底线?

金钟说很显然这三条底线中,中共认为香港触犯的是第二条“绝对不能允许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这三条底线从北京的角度讲,最重要的是第一条。现在就是尽量避免香港人把火烧到北京去直接反中央、反中共。现在根本的就是把这个问题保持在特区的问题、地区性问题。金钟个人感觉中央现在没有把香港问题看得很大。

许多人认为,香港警察应该保护市民和其权力,而不是为巩固港府或北京政权来打击抗议者。怎么看香港警方过去两个月的处理?

吕秉权说最近他特别观察警察执法情况,香港警方压力很大。整件事情有百万人上街,政府又不去解决,只是把警方做挡箭牌。根据吕秉权的观察,警方执法时候也不光是针对暴力示威者,对温和示威者也会用警棍和胡椒喷雾,这是非常不应该的。

纵使警方受到很大压力、受到示威者挑衅,但是作为受到专业训练的执枪人士是要会控制自己的。警方执法在这次事件中对群众和媒体是涉嫌乱用暴力的。

吕秉权说,721元朗事件持续一到两个小时,警察集体失踪。警方给出的解释也难以服众,背后不少人怀疑是警方和黑社会的默契。表面证据对警方不利,香港民众对这件事也非常生气。作为国际著名的警察执法队伍,香港警方的确令人失望,也彻底破坏了香港警民关系。

香港民主党议员毛孟静对法新社说,香港现在已经陷入了她所说的“恶性循环”。她说政府对大规模的和平游行示威置之不理,结果酿成警方和少数强硬抗议者之间出现暴力。毛孟静说,虽然双方行动不断升级,但警方拥有致命的武器,造成严重不平衡。怎么看这种“恶性循环”?

金钟说吕秉权刚才对警方的评价很中肯。现在港府是在毁掉香港专业警队的名誉。特区政府和北京中央就是希望把香港警方变成维稳工具,当作大陆的公安武警一样的专政工具,这让香港警方里外不是人,处于尴尬地位。

金钟说毛孟静提到的“恶性循环”,不如说是周期性循环。香港回归以来,香港人的抗议示威游行不断,且一浪比一浪高。一方面是香港特区政府的无能,另一方面更是反映背后更深刻的原因:香港人民要民主,而中央不给,甚至说《中英联合声明》是过时文件。即使这次运动终止,以后到了一定时候又会爆发。所以这是一个周期性循环的中港关系。

从6月9日百万人大游行开始算起,反送中运动已经进行了52天。每星期至少一次以上的集会游行,已经成为香港的“新日常”。从一开始要求撤回“逃犯条例”,到现在要求关注警察暴力、选举机制、官员问责等香港的各项问题,香港要走向哪里?谁能给港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吕秉权说现在要观望北京方面的态度,除了北戴河会议,接下来的新中国国庆、澳门回归20周年都值得观察。

按常规,习近平和国家总理都要去澳门视察。如果香港事情没有得到妥善处理,对有关方比如台湾选情、国庆阅兵都不好。吕秉权留意港澳办发言人被问到是否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时候,发言人没有给出答案。国内和国际上都有不少人拿香港问题对习近平叫板,或者借由香港问题作为对大陆施加影响的窗口。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官员问责、彻底撤回条例、和独立调查。

北京是否从一开始就错误判断香港情势和港人诉求?中央和港人的对立情绪是否有调和的可能?

金钟说这种对立情绪根本上来说是不可调和的,但是刚才提到的专门调查委员会做出的技术性回应会有帮助。

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到一国两制的根本背景上面。一国两制这个决策完全是个人人治的结果。金钟说当时他还在香港,邓小平从一开始的15年不变后来变成50年不变,这中间没有一个法治决策的过程。并且,这个一国两制是违宪的,公然对抗社会主义。这个决策本身就是非理性、非法的,这就埋藏了80年代以来的中港对抗。

全世界都看到,现在起来反抗对中共绝对控制的都是没有经过港英时期的年轻一代,所以指责“外国势力干涉”完全是一派胡说,这样的运动完全是出自港人本身的醒悟和诉求。所以这种中港对立是不可调和的。香港闹翻天,中共在国际上失了面子。接下来中共又有大事件,中央很希望在国庆前把香港问题解决。

星期一港澳办发言人没有正面回应美国CNN记者询问,解放军是否会介入香港的问题,只表示一切依据“驻军法”规定。中共解放军是否可能入港强力镇压?

金钟说这个可能性很小,在香港重演八九六四,那中共的面子恐怕就丝毫不剩了。香港基本法都写明了,解放军是不能干预特区地方事务的。现在香港抗争活动还是被定性为地区性事件,那么动用解放军就没有法律依据。这是一个不必要的恐惧。

《外交政策》期刊星期一文章说,“对于香港,北京只剩下两个选项,妥协或镇压……强力镇压对北京的国际地位和香港金融中心会带来灾难后果,也可能激发全港民众的反抗……但北京也不可能给予港人所要求的民主和自治。” 如果不会武力镇压,北京还有什么办法可行?有分析认为,北京只会拖下去,让港人自己厌倦抗争而放弃。这种可能性有多高?

吕秉权也认为北京不会去镇压,镇压标志一国两制结束、一国一制开始,习近平会成为历史罪人,全世界会担心香港经济,楼市、股市、汇市会全面下跌,考虑到香港利益,北京也不会去镇压。但是目前香港警方强力镇压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实事求是、尽香港民意去妥协。

中央拖到香港群众贫乏而放弃吗?

金钟说拖当然是北京当局没有办法之下的举措。虽然任何反抗运动都有它的规则,也不可能漫无终止进行下去,但是最后北京顺利度过今年的大日子的梦想可能会破碎。香港人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香港的抗议会持续到十月之后。

吕秉权说香港年轻人意志坚定,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在书包里写了遗书,前仆后继做抗争。年轻人也不像2014年的抗争一样,长期占据让自己身心疲惫,而是来去自如有弹性,来势凶猛的时候也抵挡不了。面对新世代的强硬、对香港的爱,北京的领导人应该具备一定的智慧来妥协。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7月30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北京警告“触碰底线”,香港局势陷入“恶性循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