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1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时事大家谈:2020美中关系能否掀开新篇章?


时事大家谈:2020美中关系能否掀开新篇章?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8:25 0:00

时事大家谈:2020美中关系能否掀开新篇章?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发推特说,他将在2020年1月15日,在白宫签署美中两国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特朗普还对记者说,他稍后将访问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讨论美中第二阶段的贸易协议。

虽然过去的2019年是美中正式建交40周年;但过去一年的美中关系却是状况不断:香港局势、美国的香港法案,以及《2020国防授权法案》中北京可能干涉台湾大选的条款等等,都将美中关系推向近30年来的最低谷。

进入2020年,随着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以及特朗普即将展开的北京之行,能否为美中关系掀开新的篇章?

嘉宾: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中国经济观察人士秦鹏

时事大家谈:2020美中关系能否掀开新篇章?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8:25 0:00

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认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从短期上对中国有一定帮助,但从中期、长期上对中国非常不利。

第一,这次的第一阶段协议从短期上对稳定出口暂时对中国方面有一定帮助。但从中期、长期上看,这个第一阶段协议实际上对中国非常不利。一方面消耗中国的外汇,另一方面让他以前有效的,比如说通过市场换技术,通过知识产权盗窃等等手段都抑制住了。但他为了短期利益不得不签。

第二点,美国2020年大选年有一个潜在的风险,如果中国经济衰退迅速的话,美国这边因为有1万亿以上的美元投入在中国市场,很可能会导致一个对美国经济不利的影响,也就是他的潜在风险很可能是在中国经济操作。

对特朗普亲自在白宫签协议,并且今年会访问北京与习近平当面谈判。怎么看这项最新发展?

秦鹏说这对投资人来说是意料之中的,因此我们看到股票市场波澜不惊。经过两年的谈判和来回摩擦,尽管中共试图通过战狼的方式迫使美国放弃在结构性改革方面的改变,但最终中共这边不得不做出让步。

从去年10月份到12月中旬双方最终决定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是这个协议应该说也主要涉及了一部分比较容易解决的问题,真正难的问题放在了后边的谈判中。

这次有个很大变化,特朗普说不希望在第二阶段的协议中谈完所有问题,这意味着接下来两国压力非常大。中共需要在结构性改革方面做出更多承诺,而中共为了政权稳定是不愿意在这方面做出改变的。美国这么强势,接下来应该是真正的看点。

有分析认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有重大漏洞:协议没有触及中国政府对产业的大规模补贴,而这正是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主要原因之一。

秦鹏说作为谈判双方,毫无疑问要考虑到自己的立场和利益,以及最终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如果把谈判当作博弈,要考虑谈判的均衡点。特朗普一开始试图一次性解决问题,后来发现很难做到,就分阶段,先易后难,把能吃到的果子先吃掉。

这种情况下,对接下来的大选,对特朗普来说,最重要的政绩是经济,其他方面美国人民是很难感受到的。特朗普打经济牌是很正常的事。在整个大选中,特朗普在这个时候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与美国的经济政治形势有很大关系。

有分析认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有重大漏洞,这不能说是漏洞。所谓的补贴和对企业的特殊政策,在中国这样一个特殊的、非正常的、共产党领导的国家里,主要的经济动力和基础是国有企业,对国有企业的大规模补贴符合共产党的特性。

一次性压制共产党,让其在补贴方面做出大让步的话,是体制性改变,这对共产党来说是非常难的,统治基础要遭到瓦解。中共整体要考虑党的利益,所以一次性向前推进是不太可能的。特朗普通过关税战、人权、科技战等等打击得中共没有还手之力,最后不得不屈服的时候再往下谈,就会顺理成章,因此这是个高明的策略,而不是漏洞。

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年底时说,美国与其他国家达成的贸易协议意味着“2020年将是繁荣的一年”。美中第一阶段协议达成,是美国得利多,还是中国得利多?具体到民生方面,美国或者中国百姓能得到什么?

秦鹏说这个协议本身对两国都有好处。不管是中国做出改革或者休战,还是美国获得更多的农产品销售,这些方面来说对两国都是好事,不亚于中国第二次加入世贸。

至于为何要打这么长时间,是因为中共只是考虑了统治者的利益,而不是人民的利益。美国方面,最大的得利者是农民。中美贸易在GDP里的比例不是很大,最主要的动力是来自消费。虽然美国的投资在11和12月有所下滑,但是消费有所增长,民众高涨的信心会持续到大选甚至大选以后。

对中国来说,有了相对和平的贸易发展,中国的经济下滑和大规模失业已经不可避免。在最近两年浪费了时间,中国不应该打贸易战。中国利用了WTO的漏洞,造成两国贸易不均衡,自然而然在贸易战中美方要求中方做出改变,国有企业会得到削弱,这件事对中国来说是好事,但是中共浪费了时间。所以根本的原因不是因为贸易战,根本的原因是中共的战狼政策和高负债的发展模式。

香港局势和美国国会出台的相关法案,对未来一年美中关系和贸易战,带来什么影响?

秦鹏说对于中共来说,造成两个震慑:一个是担心国际金融中心遭到打击,没有美国的支持,香港是不可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对于中国大陆的价值是超出很多人的想象的。很多人只是看到香港带来1000多亿美元的直接投资,但是香港更大的价值来自股市、债市和整个银行系统,对于中国大陆的输血是很厉害的。一旦香港被打烂了,对中国大陆的影响非常严重。

另一个大震慑是人权和民主法案对中共官员的制裁,如果香港事件继续升级,更多高级的官员甚至政治局及以上的官员会得到制裁,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在香港问题上做出让步的根本原因。

香港的抗争活动给香港的民生带来什么影响?秦鹏说GDP下滑是必然结果,但是经济下滑也不完全是抗议带来的,很多也是大陆经济下滑带来的,香港的转口贸易来自大陆,大陆下滑,在香港也必然造成下滑。抗议本身对香港经济的影响没有官方所说的那么严重。

台湾问题以及台湾总统选举结果对未来美中关系的影响?

秦鹏说台湾关系和香港关系变化的根本原因。中共是台湾的神助选。

半年之前,国民党任何人都能轻松赢过蔡英文,半年之后,其他人选都只是凑数。但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的一国两制和对台湾香港人权的打压。如果你对基本法都不承认的话,谁会相信你贸易协定等等其他承诺?根本原因是中共自己。90%以上的台湾人现在希望两边保持现状。这是一个已经看得到的结果,也是不可逆转的。

2020年美中关系是否能够掀开新一页的预期?会出现什么积极发展?可能会出现什么危机?

秦鹏说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还是国进民退,高额债务,地方政府的负债是40万亿,没有一个想还的。经济发展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投资;民间投资也是不多的,只能是政府投资,负债是主要方式,必然结果就是负担过重。在2019年的时候,2020年我们会看到债务爆雷更快更多,并且会蔓延到政府领域,政府领域会是连环性的,继而体现在银行金融系统。2019年已经有几家银行出现问题。经济下滑,企业出问题,体现在金融系统,中共官方也已经承认了经济问题,说避免系统性的金融危险,上市公司、地方商业银行也会出问题。债务报表做的漂亮,但我们知道数据都是假的。

中国国务委员、外长王毅年底接受中国媒体集体采访。批评说:“美方的所作所为,损害了40年积累起来的中美互信,也冲击了整个世界的稳定和发展。”王毅说:希望美方重建客观正确的对华认知,回归“理性务实”的对华政策。秦鹏说这句话说的好,翻译一下就是王毅建议美国继续做傻白甜,在经济上继续帮助中共,帮中共官员发大财,不要在人权和经济改革方面做出任何要求,吃了大亏也不要考虑报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20年1月2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2020美中关系能否掀开新篇章?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