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0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时事大家谈:七一前夕通过国安法,香港自由繁荣大限将至?


时事大家谈:七一前夕通过国安法,香港自由繁荣大限将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时事大家谈:七一前夕通过国安法,香港自由繁荣大限将至?

中国人大常委会在七一回归日前夕通过“香港国安法”,香港核心价值岌岌可危。中共官媒表示,港区国安法有利於香港社会恢复稳定繁荣,让香港迎来“二次回归”。香港亲中媒体甚至列下名单,要求“潜逃暴徒逐个捉”,造成民间人心惶惶。

港人抗争历经2003年的“反二十三条立法”、2015年的“雨伞运动”、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最后竟被中共全面接管,结局令人唏嘘。

国安法下,港人生活方式会有哪些变化?香港还会不会保有世界性自由港的地位?北京的“二次回归”或“人心回归”的期待会实现吗?

国安法立法有违程序公义

时事大家谈:七一前夕通过国安法,香港自由繁荣大限将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香港荣休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评论说,自由和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而法治是强调目标公义和程序公义的有机统一。香港作为法治社会,从目标公义的角度讲,香港同胞当然是支持为国家安全立法,但是立法必须是要依照程序公义来依法立法。从“基本法23条”来看,关于国家安全应该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

这次的新国安法的立法程序让香港人担心大陆的“因言获罪”蔓延到香港,会让《基本法》赋予港人的言论和新闻自由受到冲击。所以港区立法必须按照习近平讲的,坚持一国原则,尊重两制差异,二者不可偏废,要做到目标公义与程序公义的有机结合。

“反送中”变“依法送中” 国安法敲击港人自由之心

香港资深媒体人纪硕鸣说,国安法最大的改变应该是香港原有的两制司法架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中央在香港新设立了国安部门,并有执法权,还保留了对极端重大案件的中央审判权,甚至有可能把人带入内地受审 -“反送中”直接变成了“依法送中”。

曾经的一国两制当中香港与内地最大的不同在于司法体制,内地与香港互不干涉,甚至两地至今都没有刑事案件的司法协助。所以内地公安不能在香港执法等等这样的情况现在都一一破局了。

虽然北京一再强调国安法只针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行为,但是内地“人治大于法治”也是不争的事实。

香港人不太相信内地的司法公正,加上建制派一直宣传的国安法强大的政治作用,这一切都在不断敲击不少香港人向往自由的小心脏。北京下决心铁腕治港对香港会是很大的改变。

北京称管辖“极少数” 其实加起来“一大片”

香港《大公报》开出一份长长的名单,题目是“潜逃暴徒逐个捉”,秋后算账。中共一再安抚港人,说受国安法影响的只是极少数人。真的是只有极少数人受影响吗?

刘梦熊说《大公报》开出所谓“潜逃暴徒逐个捉”的名单已经是文革时群众专政的翻版,完全是人治而不是法治,这种舆论审判完全是缺乏法治精神。

其实,说什么极少数人,这个问题我们记忆犹新。当年,1955年中共批斗所谓的“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时候,也是说极少数人,结果株连了一万六千多人;1957年“反右”的时候,也是说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是极少数,结果一下子打了有说是50多万的右派、有说是200多万的右派;十年文革,本来“十六条”讲的是,运动的重点是整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结果呢,所有八届中央委员87%以上都被斗、被打倒、被迫害致死。

所以这种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指导之下,所谓的极少数人,完全是今天极少数、明天极少数,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加起来就是一大片。完全是会在香港阶级斗争为纲、政治运动不断地打击一大片。

泛民大老纷退朝 香港自由政治结束

除了弃保潜逃人士之外,许多香港政界人士,如李柱铭、陈方安生、陈云等纷纷发表声明,或宣布退出政坛,或宣布与勇武抗争和揽炒派划清界限。香港国安法将如何改变政治生态?

纪硕鸣说,泛民主派领袖“退朝”可以说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在强权面前,只能低头。他们有的都七老八十的人了,退出政坛为了自由丢了性命也没必要。但是现在退是不是来得及,会不会为时已晚,都是未知数,我们可以看到,旧有的香港政治老臣已到了末路,恰恰也说明他们本来也没有大的政治理想和抱负,只是不消停,想找一个自由环境来作秀。可以说,香港回归以来形成的中央整体控制给予一定自由的香港政治生态结束了。

对原来那些建制派的老臣们,中央同样是不满意的。23年来,北京投放大量的资源,但是他们没有为北京守住香港,更不用说扩大阵地了。

这一仗下来,一些建制派成员也会被慢慢淘汰。在选举上,建制派已经没有以前的优势,但是让北京不断出手帮助他们选举,实在是太难看。所以九月份的选举对政府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风向标。

关于言论、结社、出版自由的空间,23年以来已经越来越小了,接下来会更小。这不仅是国安法的问题,更是大陆扩大执法的问题。

中共坚持马克思主义 香港一国两制走向一国一制

自香港回归中国以来,港人为捍卫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进行的多次抗争,如2003年的反二十三条立法、2005年的雨伞运动、到去年的反送中运动。

港人一路走来,如今却面临被中共全面接管,对于这样的结局,刘梦熊说这一点也不奇怪。本来香港对一国两制是充满期盼的,结果马克思诞生200周年的时候,中共在全世界少见又高调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正确,香港人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中共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正确,等于坚持马克思、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暴力革命、世界革命、消灭私有制、埋葬资本主义等等为终极价值观,体现对于香港的“一国两制”的最终取向。

《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的制度和政策,可是现在由人大常委会来制定港区《国安法》,这与《基本法》是冲突的。一国两制现在越来越趋同一国一制。

北京拿起权力的铁锤 香港只能认命

当年香港的二十三条立法、政制改革,还有去年的逃犯条例,都激起了港人的强烈反应。面对国安法,港人是否还能激烈抗争?

纪硕鸣说一方面,大规模集会由于疫情没有被警方批准,所以民意无法检验,另外勇武派也抓得差不多了。

另一方面,香港一国两制何去何从的本土较量,基本上画上了句号。从2003年的反二十三条,到2014年的占中,到去年的反送中,一步步走向激烈、激进,在民主尚不存在的社会里与权力博弈,肯定要受伤。当北京忍无可忍拿起权力的铁锤,香港只能认命。

接下来,香港即使有闹事,都是尾声。但是博弈没有停止,甚至升级,可能已经升级到国家和国家的对抗,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角力。香港势必成为主战场。

国安法让香港“二次回归”?不可能

在去年香港爆发反送中抗争时,中共官媒发出结论称,香港需要“二次回归”,或“人心回归”。香港亲中人士相信,香港国安法有助实现这个目标。对此,刘梦熊说中共自诩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按照马克思理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区保留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50年不变。香港的资本主义经济基础决定了香港人的价值观,就是资本主义的价值观,是普世价值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如果“二次回归”意味着向内地的社会主义价值观靠拢,那不可能的。想要让人心思归,就要做到一国两制。

提“二次回归” 显示北京23年的无能

纪硕鸣则表示,他不认同“二次回归”这个词。1997年的回归指的是主权回归,香港从殖民地的天变为主人的天,可是“二次回归”是变的什么天呢?说不通。

人心没办法支持这样一个立法,不可能通过铁锤和霸道取得,民意和人心需要时间的安抚。《国安法》是解决香港国家安全的问题,很多建制派人士将其看作是解决香港左右问题的灵丹妙药,把它看作是香港的二次回归。

香港主权回归的23年后再提回归,要么是23年来无能,要么是对邓小平一国两制的误解。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YouTube视频:七一前夕通过国安法,香港自由繁荣大限将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