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1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 严词抨击缅甸政变,拜登或首次与北京交锋?


时事大家谈:严词抨击缅甸政变,拜登或首次与北京交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时事大家谈:严词抨击缅甸政变,拜登或首次与北京交锋?

美国总统拜登就缅甸危机发表声明,表示缅甸军方夺取政权,拘留昂山素季和其他文职官员,并且宣布全国紧急状态的行为,是对缅甸的民主和法治过渡的直接攻击。拜登呼吁国际社会齐心协力,向缅甸军方发出一个声音。

此前白宫警告说,如果缅甸军方“不撤销相关举动,美方将对应负责任者采取相应措施”。

分析人士认为,如何应对缅甸危机,将是拜登能否联合盟友应对中国新亚洲政策的第一项重大考验。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的回答四平八稳,称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缅甸军人干政痼疾重现,对东南亚地缘政治有何影响?为何美中反应冷热不同?华盛顿和北京将如何较力?

时事大家谈: 严词抨击缅甸政变,拜登或首次与北京交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6 0:00

史汀生中心东亚研究所主任孙韵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就这次缅甸危机作出强硬表态,是因为美国对缅甸政策的三大目标,即民主、和平、繁荣,在过去的10年间一直无法完好地实现。

从美国的角度来说,这是缅甸民主化进程的一个令人遗憾的巨大后退,其终极原因是缅甸的军政矛盾。

孙韵说:“其实还是归结到缅甸政治的终极问题,就是军政矛盾、军政关系的问题。因为军方和文官政府都把和平进程作为政治筹码,或者说是增加政治资本的一个途径,所以军政矛盾在和平进程中有很大的体现。第二点是缅甸的经济发展。缅甸历经1962年到2011年近50年的军人政权统治,经济发展非常落后。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在这50年中间,军人的控制和影响力已经渗透到缅甸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昂山素季的文官政府即使想要做出任何改变,也没有办法撼动军人的既得利益。我们都知道缅甸过去十年或者五年的民主是有缺陷的,但是从美国的政策来说,它仍然代表着向前进步的历史,向前发展的主要方向。也就是说如果缅甸的文官政府或者民盟政党可以通过不断地政治改革来逐渐消磨或者削弱军人在缅甸政治中间的影响,最终能够通过修改2008年宪法来改变目前军人当权或者军人仍然在缅甸政治当中占有至高重要地位的一个现实。缅甸的民主仍然是可以往前推进的。但是昨天发生的政变让我们看到军人对缅甸政治的进步无法继续容忍,他们宁可通过军事政变的手段重新恢复军人对国家政治的统治。对于美国来说,这无异代表美国民主化进程的一个巨大后退。很多缅甸当地的观察家都表示,过去十年所做的所有工作、取得的所有成果,在一夕之间毁于一旦。从这个角度说,美国做出这样的反应,一点都不令人吃惊。”

独立国际问题学者吴强评论中国的回答表面上虽然是四平八稳的标准回应,但实际反映了中国对世界上任何民主的倒退和威权的抬头都抱以欢迎的态度。中国和缅甸的地缘政治关联决定了中国对缅甸这次政变有着或多或少的影响。

吴强说:“1月份王毅出访缅甸,和缅甸的三军总司令敏昂莱会谈之后的新闻报道都在谈缅甸的军方对中国的模式多么赞赏,有惺惺相惜的地方。缅甸之所以发生军事政变,我们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中国是背后的支持者,但是首先中国和缅甸巨大的地缘政治的关联,历史上缅甸的军人政权和中国的紧密关系,都决定了今天政变的发生有相当的背景和支持。这个支持是很有趣的,中国在其中扮演了巨大的地缘政治的利益,同时扮演着威权在上升、民主在下降的既得利益者。或者说中国是乐见缅甸民主的衰退,和威权的上升。在这个意义上讲,缅甸这次政变的发生跟过去两年香港所发生的情况其实是高度地相似,就是传统的一方、建制派在诋毁民主选举和民盟。”

孙韵认为,虽然表面上看,缅甸政变标志着世界民主化进程的倒退,但不代表以中国为代表的世界极权势力有所获利。这次缅甸政变中,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缅甸,没有赢家。从政治还是经济方面来说,中国都不会愿意看到一个动荡的缅甸。

孙韵说:“不论是缅甸国内的各种政治势力,还是从国际上的不同国家来说,这次政变没有赢家。我也被问到过很多次,北京会不会在支持缅甸的这次政变,在我看来这是不可想象的。对于中国来说,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缅甸?中国需要一个相对正常和稳定的缅甸,因为中国在缅甸的主要利益,第一是作为印度洋的出海口,第二是缅甸作为南亚和东南亚的桥梁作用。在国内政治不稳、在国际上受到孤立和谴责的情况下,中国即使想通过缅甸来通向世界,可是这样一个军人治下的国家,或者说经历国际制裁的这样一个国家,中国通过缅甸,又能通到什么地方去呢?所以中国在缅甸追求的中缅经济走廊也好,还是大规模的基础设施项目也好,其中一个前提条件就是缅甸作为一个正常国家出现的。现在缅甸经历了军事政变以后,可以预见的是西方世界会对缅甸进行制裁,这无异会给中国在缅甸的投资和贷款项目投下巨大阴影。从政治方面来说,很多人强调中国可以和军人政府打交道,但我想指出,这一点是相对西方国家而言的,而不是相对中方到底是偏好一个军人政府还是民盟政府,不是相对于这一点而言的。”

吴强分析,中国政府虽然不至于是缅甸这次政变的“操盘手”,但应该是“知情人”或者说有所预料的,甚至帮助出谋划策,并与缅甸军方保持密切联系。

吴强说:“某种意义上讲,中国和缅甸军方地缘政治关联存在重大的利害关系,但是不足以作为‘操盘手’在背后操纵。但是中国政府应该是事先知道或者是预料,甚至不排除在政变前后提供某种建议。中国是否是政变的受益人,这个可怀疑,但是中国作为‘知情人’来讲,这点是不容置疑的。换句话说,整个政变的前后,缅甸军方和中国政府保持着相当密切的沟通,这种沟通是最有趣的,也是中国在东南亚、包括和朝鲜的关系都保持类似关系。朝鲜我们指的是朝鲜每次导弹、核试验之前,会和中国保持一种‘联络’。这种联络在缅甸军方和中国政府之间比中朝之间更为密切的关系。”

本期时事大家谈完整版:严词抨击缅甸政变,拜登或首次与北京交锋?

时事大家谈每星期一到四,星期六北京时间晚上九点播出,敬请收看。

==========================================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