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53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无作为?美国为何想退出?


这个月初,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利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言指出,人权理事会已经成为一个失败的、充满政治操控的组织,包括古巴、中国、布隆迪等达不到基本人权标准的国家都被接纳为成员国。黑利强调,“任何一个侵犯人权的国家都不应该被允许拥有席位”,并表示美国考虑在近期内退出该理事会。美国政府的批评是否合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否笼罩在中国操控的阴影之下?美国退出该理事会对全球人权事业可能带来什么影响?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全球政府间的主要人权机构,理事会成员通过不记名投票选举产生,任期三年。中国能高票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员国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因为联合国地域分计的选举机制,中国将拉美、非洲、亚洲大多数票拉来。第二、中国撒钱收买发展中国家,让这些国家投票给他。

《改变中国》网站创办人曹雅学说,人权理事会会员国由地区提名,一个国家在地区内被提名后基本上就不存在竞争可能,因此中国可说是稳稳当选。过去人权理事会的前身人权委员会被诟病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选举投票机制使独裁、侵害人权的国家也能加入,但2006年改革后这个问题仍然存在。

曹雅学说:“联合国是战后建立的一个以民主、自由、发展为基础的战后秩序。中国加入联合国实际上从根本的世界秩序上有矛盾。中国对内实行专制,对外要把自己套到这样一个民主人权发展的框架里面。实际上中国派到联合国的一切参与成分都是假的。联合国有政府成分也有非政府成分。中国派去的非政府组织,都是政府操控的假非政府组织,民间的小非政府组织都没有席位。中国的人权工作者要去联合国参加人权培训会受到迫害,像曹胜利在机场被劫、在看守所死亡;江天勇去年和人权特使会面后遭到报复,现在被囚禁中,很可能遭到很糟糕的酷刑。中国参与联合国的人权工作首先就有秩序上的矛盾性,世界现在看来也暂时没有办法应对,只能接受中国的无赖做法,实际上中国就是在起破坏秩序的作用。”

谭竞嫦说:“中国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派到日内瓦参与的大多数都是官方的非政府组织,很少数的独立学者在奉献。如果中国现在掌握人权理事会,它会躲避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批评。此外,联合国的系统之内,中国是大头。它会故意攻击民间社会的参与权,还会对理事会提出中国有文化特殊性,宣扬有‘中国特色’的人权,这对普世价值来说有很大的危险。 ”

曹雅学说,中国现在因为联合国会费的增加,以及在其他地区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增加,在理事会确实有支持度。中国可能会先减少联合国人权最高专员办公室的预算和编制,派到其他国家的人权特派员会因此变少。中国的高票当选表明人权理事会没有免疫机能,无法将人权侵害严重的国家排除在外,最后可能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形,这可能是美国挫折感的来源,尽管它实际上并不想退出。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7年6月15日的《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VOAIO-youtube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