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9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报告称广东水东贩运团伙几乎垄断非洲象牙走私


环境调查署最新报告揭密非洲象牙走私基地 - 中国水东 (图片来源:EIA调查报告封面)

一个国际动物保护组织最新发布的一份有关非洲象牙走私贩运的调查报告,在了解从非洲盗猎到中国消费市场的这条供需链如何运作方面有突破性的发现。位于伦敦的环境调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 EIA)通过卧底调查了解到之前鲜为人知的濒危野生动物贩运集团的内幕。而这份报告也将广东水东置于象牙黑市贸易的焦点。

尽管时有关于走私象牙被截获的报道,但是走私集团将大宗未加工的原始象牙从非洲贩运到东亚,这个利润最大的贩运链环节中的许多内幕并不为人所知。总部位于伦敦的公益机构环境调查署刚刚完成的一份报告,揭示了走私团伙如何慎密操作,对了解犯罪集团在采购、运输和贩卖原始象牙,以及分赃的种种渠道方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深度认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份报告将广东水东至于焦点:这个中国南方小城几乎垄断了非洲象牙的走私。这份调查报告的题目是《解密中国水东:鲜为人知的非洲象牙走私基地》(The Shuidong Connection: Exposing global hub of illegal ivory trade)。

此前,外界并没有注意到水东在整个象牙贩运链中有何特别之处。环境调查署(伦敦)的执行主任玛丽·赖斯(Mary Rice)对美国之音说,该机构也是在另一项调查期间,偶然了解到水东其实是个不同寻常的象牙走私基地。

赖斯说:“我们最早知道这个集团是2014年在坦桑尼亚进行一项调查期间。当时我们偶然遇到一个水东人。他说,因为执法力度加大,他们正打算从坦桑尼亚转移出去。所以,他们正在寻找其他有象牙资源的地区。”

当时,该机构正在坦桑尼亚进行调查。那次调查最终形成了一份广受尊重的报告《消逝的大象》(Vanishing Point – Criminality, Corruption and Devastation of Tanzania’s Elephants)。2014年的那份报告揭示了坦桑尼亚猖獗的大象盗猎背后的深层原因,既有当地根深蒂固的腐败因素,也包括对中国人参与象牙贩运的案例,以及中国象牙市场的揭示和分析。

近年,坦桑尼亚在国际机构和捐款者支持下,成立了一个打击大象盗猎和象牙走私的跨机构特别行动组。执法部门的努力取得效果,当局抓获了大批象牙贩。2015年10月,坦桑尼亚宣布逮捕了一名涉嫌在象牙贩运链中起关键作用的中国公民杨凤兰,即所谓“象牙皇后”。该案目前仍在达累斯萨拉姆的一个法院进行审理。

环境调查署在2014年调查时,有坦桑尼亚当地的消息来源告诉其调查员,在桑给巴尔(Zanzibar)这个重要的象牙贩运中心活动的主要象牙走私者来自中国广东的水东镇。水东人在桑给巴尔主要从事海参贸易。

环境调查署的卧底调查人员从需要与贩运者接触,最重要的是要设法取得对方的信任。这是风险极大的工作。赖斯说,在大约18个月的调查中,通过与贩运者多次谈话和讨论,他们对许多之前不为人所知的内幕终于有了清晰的了解。

报告集中在卧底调查员与三个水东人接触中所了解的内幕。其中名为魏荣禄的象牙贩说,20世纪90年代,非洲象牙的贩运由福建莆田的犯罪团伙控制,后来被水东团伙取代。这个转变的结果是,水东海参商贩集中的桑给巴尔成了“非洲最大的象牙贸易中心”,利益合法海产品作掩护,从坦桑尼亚、肯尼亚和莫桑比克偷运象牙。

位于广东茂名附近的水东人所说的方言与邻省福建莆田较为接近。莆田是中国象牙制品加工的一个中心。

调查人员在桑给巴尔遇到来自广东的海参商贩魏荣禄,从他那里开始了解到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封闭的象牙贩运网络。报告揭示,贩运团伙的头目在水东幕后策划,在桑给巴尔做海参贸易的同乡安排发运象牙。这个非常慎密的贩运网的成员极为谨慎,基本上都是水东人。这些人避免亲自接触象牙,因而难以被察觉。

环境调查署在伦敦的负责人赖斯谈及这个她所说的具有突破性的调查时,对美国之音说:“我们从来没有深入到他们中间。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是一项非常非常重要的工作,因为它揭露了资金的动向、人员运作、牵涉的都有什么样的人?他们怎样跟检查货柜的人,还有那些兑换货币的人,以及地方采购人员搭上关系?他们怎样和中国保持距离,确保化解风险,而且不涉足贩运货品的零售。他们只做批发。他们编织了一个非常慎密的网络,成员都是能信赖的人。而我们的调查人员也在这个圈子里赢取了信任。”

因为坦桑尼亚加大了打击盗猎大象和走私象牙的执法力度,加上对一些贩运象牙的中国公民的高调起诉,贩运者逐渐考虑寻找其他有象牙资源的国家,其中包括邻国莫桑比克。

在莫桑比克的水东籍象牙走私团伙成员(从左至右:谢兴帮、欧海强和王康文)(图片来源:EIA)
在莫桑比克的水东籍象牙走私团伙成员(从左至右:谢兴帮、欧海强和王康文)(图片来源:EIA)

环境调查署2016年4月派调查人员前往莫桑比克。调查者在该国北部海港小城彭巴(Pemba)遇到一个中国团伙,其三个成员分别是欧海强、谢兴帮和王康文,前者在贩运中主要是投资者,后者代表被称作“南哥”的香港人,也是投资角色,而谢兴帮则受雇于欧海强,其疏通者角色,协调收集象牙。欧海强和谢兴帮都是第二代水东象牙走私者,两人的叔叔都是第一波到非洲闯荡的水东人,后来成为象牙贩运头目,从非法走私中获得巨大利润。

莫桑比克彭巴港(图片来源:EIA)
莫桑比克彭巴港(图片来源:EIA)

报告认为,象牙走私贩能成功走私,是靠和各类专业人士的合作,或者利用对方无知。这些人形成了一个重要的支持网络,包括腐败的护林员、海关官员、航运代理、地下钱庄、律师和当地的疏通者。

调查还描绘出水东贩运团伙所具有的敏锐和灵活特性。报告提及水东团伙多次说起所谓“黄料”(质地偏黄的中非和西非洲森林象象牙),因为中国市场“黄料”每公斤可以卖到近千美元,比“白料”(东非和南非草原象象牙)每公斤价格高出近150美元。森林象在非洲数量远远少于草原象。盗猎活动导致草原象数量暴跌。非法象牙走私团伙在西非和中非的活动,对该物种已经构成直接威胁。

水东团伙不仅从事象牙走私,还染指其他濒危物种的走私,只要有利可图。欧海强就打算扩大他的非法野生贸易,做穿山甲鳞片生意,靠这个被称为世界上被贩运最多的哺乳动物开辟一个有利可图的副业。

象牙走私团伙成员曾经对环境调查署的卧底调查员说,80%在非洲盗猎大象的象牙都是经过水东的。

这样的数字虽然无法得到确证支持,但水东在象牙非法贸易中的角色不容忽视。

赖斯对美国之音说,那些水东人吹嘘也好,声称也罢,但从他们所说的其他可以经过调查确证的事情看,很难不相信他们所说的话。她说,环境调查署对水东团伙成员提及的几次查获象牙的描述,经过对相关记录对照后,都得到证实。

但是,水东团伙不管在中国境内还是在境外,都没有受到执法机构的打击。

中国对象牙的巨大需求是近年非洲象遭到大规模盗猎的重要因素。中国政府过去对外界就象牙走私相关的批评往往否认或称是别有用心。而习近平政府则表现出全然不同的态度。继2015年访美期间,两国发表联合声明,在接近全面象牙禁贸方面加强合作。去年岁末,中国出人意料地宣布将在2017年底前关闭国内的象牙贸易市场。

环境调查署等曾批评中国忽视象牙走私的国际团体对中国政府宣布的意外举措表示欢迎,称这展现出领导力和务实态度。但同时,这些机构看到,中国还其他国家对深度参与非法象牙贸易的中国公民执法不力,许多非法走私象牙的人至今逍遥法外。

水东报告揭露出的就是这样一个现实。赖斯表示,环境调查署就此对中方做了数次简报。她说,因为无法接触到中国负责打击象牙走私的执法部门,该署与中国驻伦敦大使馆进行联系,使馆方面表示会将信息传递给有关部门。

赖斯说,目前大多数的象牙贸易是非法的,而且往往是由有组织的犯罪集团控制,而打击非法走私象牙,情报往往其中关键作用。她说,针对野生动物贩运的执法可以参照针对贩毒、贩卖军火,以及贩卖人口的打击策略,制定出打击野生动物非法贩运的方法。此外,赖斯说,人们在关注象牙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对穿山甲等较少受到关注的物种所面临的威胁,而它们受到的威胁都源于人类自私的贪欲。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