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4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白宫记者甘苦谈(上):甘之若饴还是痛苦煎熬?


白宫记者甘苦谈(上):甘之若饴还是痛苦煎熬?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6:38 0:00

白宫记者甘苦谈(上):甘之若饴还是痛苦煎熬?

白宫记者听起来光鲜亮丽,但其实工作时间长,工作压力也大。我们来听听几位代表不同媒体的白宫记者现身说法。

美国之音白宫记者站主任赫尔曼(Steven Herman)有时需要担任随团记者,搭乘“空军一号”跟着特朗普总统前往到不同地方。他谈论白宫记者的辛苦:“有时候你真的就在奔跑,因为担任轮值随团记者时,你会在车队当中的后面,所以当总统从他的礼车当中出来时,我们有时候必须要跑过去才追的上他。所以在体力上会精疲力尽,而有时候你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写出报道,然后就要赶赴下一场活动,登上飞机。”

强戴克(Jon Decker)是福克斯新闻电台(FOX News Radio)的驻白宫记者,他从1995年克林顿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就担任白宫记者,当时他为公共广播电视公司(PBS)工作。许多媒体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媒体不友善,不过戴克认为特朗普政府提供更多媒体采访的机会:“我想年复一年,你看到媒体越来越受到限制。尽管如此,特朗普总统以及这个白宫允许媒体参加一些之前不被允许参加的活动。我曾在椭圆形办公室当中问过总统问题,在罗斯福厅,在内阁室,在空军一号上,而他都有接受我的提问。我想这对于采访这个白宫,采访这个总统的媒体来说,是受到欢迎的。”

布莱恩·卡仁(Brian J. Karem)是《花花公子》杂志的驻白宫记者,他同时身兼《前哨报》(The Sentinel)的执行编辑,也是CNN电视的常客。卡仁从1986年里根总统时期开始就在白宫采访,经历过六位美国总统的他说,现任总统对待媒体的态度是最独特的。他说:“这个简报室就像是没经过麻醉就做结肠镜检查。换句话说,就是你会度过在这间简报室当中最煎熬的时光。 (新闻简报)的目标已经从提供讯息给记者,变成保护总统。有曾经经历过尼克松总统时期的人告诉我,现在的白宫跟尼克松的白宫很像。里根总统的白宫也有一点类似。还有当然,比尔克林顿总统,尤其他当受到指控的时候,他们进入掩饰的状态,那是很痛苦的经验。但现在则是大大超越,在某种方面来说,是我所待过最教人痛苦的简报室。”

安姆洛德.罗宾逊(Emerald Robinson)从2018年4月开始,担任保守派媒体“一个美国新闻台”(One America News Network)的驻白宫记者。罗宾逊表示她也感受到这样的紧张气氛:“关于简报,现在绝对是一个有趣的时机,情势变得剑拔弩张,就像我们在上周简报会看到的,一名记者与新闻秘书之间的针锋相对。我想那是前所未有的。作为一个普通人,作为一名美国公民,而现在是白宫记者,我不记得曾经看过这样的情况。”

中村戴维(David Nakamura)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驻白宫记者,他从2011年,奥巴马总统任内开始主跑白宫。他说在奥巴马时代,华邮有四名专职白宫记者,但在特朗普任内,则有六名,因为包括特朗普总统的推特在内,这个白宫每天释出非常多资讯,而且都涉及不同议题;而之前奥巴马政府通常每天关注一项议题。中村说:“是的。前后两任政府都带有挑战性。当然特朗普总统以及这届政府带来的挑战,也是美国大众都看到的,是总统几乎每天都在攻击自由的媒体,讲‘假新闻’,威胁禁止记者及新闻媒体获取资讯。奥巴马政府的挑战是,让他们完整的回答你关于决策或文件的问题,或什至是解析那非常谨慎准备好的讯息。你知道,特朗普团队的讯息就不那么精致,有时候让我们更容易了解幕后的情况。”

特朗普总统习惯以推特表达自己的看法,但白宫偶尔也会有新闻简报,也有白宫官员会接受媒体采访,白宫新闻室也会发出各种声明,有时讯息互相冲突,对于记者们是个挑战。

阿部贵晃(Takaaki Abe)是日本电视台(Nippon TV)的驻白宫记者,他从2001年小布时总统任内开始采访白宫新闻。他分析了三位总统的不同:“当我采访小布什总统时,他总是准时。总是准时。当我采访奥巴马总统时,他谈话时间很长,他的记者会长达一个小时,而他总是迟到。本届政府,在简报会方面,你也在场的,他们总是迟到,而且简报都很短,20分钟就结束了。在时间的管理上他们都有很大的不同。奥巴马总统经常来简报室,他很喜欢来。我想,不是每天都来,但一个星期他大约近来一两次。至于特朗普总统,他不会进来,只花十秒钟跟我们打个招呼而已。”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热点快评:中梵签署主教任命协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23 0:00

网上问卷

中国和梵蒂冈就主教任命权达成临时协议。你赞成吗?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