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8 2021年5月12日 星期三

“竞争但不寻求冲突” 体检拜登上任百日的对华政策


拜登总统28日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说 (美联社 2021年4月28日)

在上任即将100天之际,美国总统拜登4月28日来到国会发表联席会议讲话。在这场备受瞩目的演讲中,拜登特意提到中国。他表示欢迎与中国的竞争,但不寻求冲突。他还强调将在所有领域捍卫美国的利益,尤其承诺要回击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存在、继续为人权和自由发声。在拜登看来,与中国的竞争事关民主与专制的较量,是一场不能输的比赛。在他上任的头一百天里,他和他团队以审慎的态度打磨着自己的对华战略。分析人士指出,拜登的对华战略虽未完全成型,但已显示出既延续前任的政策、又有关键性改变的特点。

审慎态度之下,拜登尚未推出完整的对华战略

在上任后的100天里,拜登政府以审慎态度应对美中事务。这首先体现在拜登方面并未急于和中国接触——拜登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首次通话是在拜登上任20天后才进行的,国务卿布林肯和中国高级外交官员的首次会面亦是在他完成了对日本和韩国的访问后才举行。与此同时,拜登总统指示美国国防部、财政部、商务部等多部门对现行中国政策进行全盘审议,未来将依据审议结果进行政策调整。

分析人士指出,在审慎的态度之下,拜登政府并未在上任后的头一百天里推出连贯一致的对华战略。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对美国之音说:“我会说,美国目前还没有连贯一致的对华战略。拜登的团队大多数时候还在跟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但是,一些美国重要部门正在审议中国政策,我认为到时候会有一些关于如何微调政策的高层辩论,希望会有一个真正的战略推出。”

拜登暂时保留了大多数特朗普时期的对华政策

目前来看,拜登政府保留了特朗普时期的多项对华政策。

在经贸领域,拜登暂时维持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关税,也保留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包括新任商务部长雷蒙多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内的拜登政府高级经贸官员都曾公开表示,关税具有一定的作用,未来将使用所有手段对抗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这样的强硬态度显然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风格。另外,拜登政府还承袭了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制裁中国科技企业的做法。4月8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把7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公司列入“实体清单”;3月1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将华为、中兴等中国科技公司列入新的黑名单,并在考虑是否吊销中国联通美洲公司等中国通信公司的营业执照。

在安全领域,拜登政府维持甚至升级了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存在,不仅再次派出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进入南中国海进行例行作业,和菲律宾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年度联合军事演习,还四次派出主力战舰通过台湾海峡。4月中旬,拜登政府派出非官方代表团对台湾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访问,重申了对台湾的承诺,并强调“深化”与台湾的关系。

在人权领域,拜登政府对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在新疆的行为定性为“种族灭绝”表示赞同,并延续了特朗普制裁涉疆、涉港中国官员的做法,对两名侵犯新疆少数民族人权以及24名侵犯香港自由的中国官员实施了制裁。

美国企业研究所名誉学者诺曼·奥恩斯坦(Norman J. Ornstein)对于拜登保持了对华政策的延续性表示赞赏。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总体上对拜登和布林肯国务卿及其团队到目前为止所采取的方法持积极态度,因为我认为这是适当的谨慎。新总统最不应该做的,就是推翻前任的一切,完全反着来。”

拜登政府对前任对华策略作出改变

在保持政策延续性的同时,拜登政府也对前任的做法作出了关键性改变。

首先,拜登政府更重视团结盟友协同应对中国。在拜登总统和欧洲、印度、日本、韩国、加拿大等各国领导人的互动中,中国往往都是一个重要话题。3月22日,美国、欧盟、英国和加拿大联合就新疆人权问题对中国官员发起制裁行动。4月16日,拜登总统和来到华盛顿访问的日本首相菅义伟发表联合声明,承诺共同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加强在5G、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共同投资,以共同应对中国的挑战。白宫官员表示,这些都证明了拜登的盟友外交路线在应对中国的问题上已取得初步成效。

其次,拜登政府在强调与中国的“极限竞争”的同时,也寻求在气候变化等全球议题上与中国合作。4月中旬,拜登总统举办全球领导人气候峰会,邀请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在此之前,美国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访华,并与中国气候问题特使解振华发表联合声明,承诺双方将在应对气候危机的问题上相互合作。

此外,拜登政府虽然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对华强硬措辞——比如3月18日当两国高级外交官员首次在美国阿拉斯举行面对面会谈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当着两国记者的面,措辞严厉地批评了中国在新疆、香港、台湾、网络安全以及经济问题上的行为——但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杜大伟指出,拜登政府在批评中国时的措辞相较于特朗普政府少了些对中国共产党的直接指控。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一个很大的变化是,特朗普政府的几个内阁成员非常有针对性地批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领导人,他们的一些言论非常接近于呼吁政权更替。我还没有听到拜登的团队有这样的言论。他们似乎在接受中国政治、不寻求改变它这一点上更有专业性。”

拜登的对华路线面临挑战

分析人士指出,拜登目前的对华路线有其现实意义,但也面临挑战。

美国企业研究所名誉学者诺曼·奥恩斯坦认为,挑战之一,就在于如何在“对峙”和“合作”中寻找平衡。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我们在寻找正确的平衡上会遇到一些麻烦,包括我们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对人权等问题划线,当我们需要在其他领域与中国合作的时候。不过,很显然,我们必须划这样的线。”

除此之外,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杜大伟指出,拜登对华路线的另一个挑战来自团结盟友的难度,因为盟友们在中国问题上有各自的利益和考量,甚至一些盟友并不希望对中国采取过于对抗性的态度。

他对美国之音说:“拜登的团队目前基本上采取的是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大多数时候都是对抗性的,而且美国希望能让盟友也这么做,但是有些很重要的盟友并不想加入这个联盟。比如韩国、新西兰都表达了这样的意思,法国、德国也都对美国表示他们对中国持有更平衡的看法。很多美国的盟友并不想跟中国进入新冷战。所以我认为拜登政府如果对中国太过敌视,会不符合我们主要盟友的典型观点。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美国接下来将不得不更多强调和中国的合作,或者和盟友保持距离、采取更单边主义的做法。”

拜登总统星期三在国会的演说中表示,美国将增强同中国的竞争力,他誓言,美国要重新前行,“化危险为可能,化危机为转机,化挫折为实力”。

根据CNN的最新民调,在拜登上任百日之际,对他的整体支持率为53%,而他在外交事务上的支持率则为48%。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