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9 2024年2月27日 星期二

乌战一周年,中国是否越过红线向俄供武?世界大战会否一触即发?


在乌克兰日托米尔,一名平民训练投掷燃烧瓶保卫城市。2022年3月1日
在乌克兰日托米尔,一名平民训练投掷燃烧瓶保卫城市。2022年3月1日

美国和北约最近在多个场合表示,中国可能考虑向俄罗斯提供武器弹药并对此提出严重警告。

继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周末透露美国担心北京已经接近越界之后,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星期三(2月22日)分别表示,尽管美国到目前为止尚未看到中国向俄罗斯提供致命援助,但中国并未排除这种可能性。“我们认为他们也没有把它从桌上拿掉,”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说。

五角大楼副新闻秘书萨布丽娜·辛格(Sabrina Singh)也再次警告说,如果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中向俄罗斯提供致命武器军事援助,“中国将承担后果”。

《华尔街日报》星期三援引美国官员提供的消息报道说,美国正在考虑公布有关中国可能向俄罗斯出售武器的情报。报道说,西方国家获得情报称,北京可能不再对向莫斯科出口武器进行自我限制。

在北约方面,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星期三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北约已经看到“一些迹象”,表明中国可能计划在乌克兰战争中支持俄罗斯。此前一天,斯托尔滕贝格已经在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尔共同举行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北约对中国可能会为俄罗斯提供武器深感担忧,称“我们越来越担心中国可能计划为俄罗斯的战争提供致命性支持。”

博雷尔本星期初也曾透露,他在与王毅讨论乌克兰的局势也要求中国不要向俄罗斯提供武器。博雷尔表示,中国的这种援助“将是我们关系中的一条红线”。

中国援俄或引发全球性冲突

对于俄乌这场二战以来欧洲最大规模的冲突来说,如果中国一反其开战以来的公开立场、直接向俄军提供武器弹药、作其后盾将可能一改战争性质,使其转变为一场全球性的冲突。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甚至警告说,可能有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风险。“因为如果中国与俄罗斯联手,就会发生世界大战,”泽连斯基在接受德国和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说。

“它会把这场战争变成了一场看起来更加全球化的战争,而不仅仅是此时的欧洲战争,”美国哈姆莱大学(Hamlin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大卫·舒尔茨(David Schultz)对美国之音说。“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北约实际上支持乌克兰,中国支持俄罗斯,我认为这会看起来像是一场全球战争。即使中国、美国和北约没有在战场上部署军队,他们届时也是参战了。我认为,这会以许多危险的方式改变乌克兰的战争。”

《龙之火:中国的新冷战》(The Fire of Dragon: China's New Cold War)一书作者伊恩·威廉姆斯 (Ian Williams)说,中国开始公开向俄罗斯提供武器的那一天,也就是“自冷战以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新定义全球政治”的那一刻。

“但是有一条红线,是用血画的。”威廉姆斯星期三在《每日邮报》上说。“如果中国开始向俄罗斯提供武器,他们就会越过它。”

美国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Montclair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伊丽莎白·维什尼克(Elizabeth Wishnick)说,如果乌克兰战争中,一边是中国这样的世界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俄罗斯联手与美国和欧盟对峙,“这肯定会扩大冲突。”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你会让所有的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势不两立,我的意思是,那将是一个很可怕的一幕。”

2023年2月15日救援人员在乌克兰波克罗夫斯克清理被俄罗斯火箭摧毁的住宅楼废墟,专家警告说,这场已造成双方数万人死亡、许多城市化为废墟的战争可能会持续多年。 (美联社照片)
2023年2月15日救援人员在乌克兰波克罗夫斯克清理被俄罗斯火箭摧毁的住宅楼废墟,专家警告说,这场已造成双方数万人死亡、许多城市化为废墟的战争可能会持续多年。 (美联社照片)

中国是否会越线?

自乌战爆发以来美国最主要的关切之一就是中国是否会向俄罗斯提供军事援助,并屡屡提出严重警告。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曾在去年3月冲突爆发几个星期之后与王毅的前任、当时的中国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罗马进行了长达七个小时的会谈,警告中国如支持俄罗斯“绝对”会面临严重后果。

《纽约时报》援引美国官员提供的消息报道说,在普京2022年2月24日开始全面入侵之后,俄罗斯曾要求中国提供军事装备和支持,其中包括地对空导弹、无人机、装甲车、后勤车辆和情报相关设备。

拜登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去年3月就乌克兰局势等议题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视频通话,期间最主要的议题之一就是向习近平表明,如果北京为俄罗斯攻打乌克兰提供实质性援助,两国关系将面临后果。

在美国及其盟友最近对中国援助俄罗斯发出新一轮警告之前,《华尔街日报》本月初报道说,中国国有国防军工企业正在向受制裁的俄罗斯国有国防公司提供导航设备、干扰技术和喷气式战斗机部件。报道说,在对俄罗斯海关数据进行分析评估后发现,中国向俄军方提供了攻打乌克兰所需的技术,违反了俄罗斯面临的国际制裁和出口管制。

不过,在另一方面,也有分析人士对中国向俄罗斯提供直接的军事援助表示质疑。

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2月21日举行的一个有关中国对俄军售的研讨会上,该基金会资深研究员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在谈到《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报道时说,中国提供的并不是武器弹药,而且“如果你仔细看,这些都是履行在乌克兰战争之前的合同。”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研究员刘宗媛(Zongyuan Zoe Liu)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说,她不认为中国官方会支持向俄罗斯大规模提供杀伤性武器,因为这类交易“会令自己陷入国际舆论的谴责之中”。

针对《华尔街日报》有关拜登政府或将公布有关中国考虑向俄军提供作战武器情报的报道,中国外交部星期四称,“美方所谓‘情报’不外乎是捕风捉影”。

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的维什尼克说,也许中国看到俄罗斯在战场上不断衰败,这对中国不利,也可能不相信美国和西方的制裁能把中国这样一个大经济体怎么样,不过她仍然对中国向俄罗斯提供武器装备表示怀疑。她说,中国虽然是向俄罗斯提供了军民两用技术,并对向与普京关系密切的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提供技术视而不见,“但他们尚未公开向俄罗斯政府提供致命武器。”

美国将重点关注军民两用技术

在美国警告中国不要向俄罗斯提供了武器和弹药的同时,拜登政府的关注重点也越来越多地转向中国利用出口管制的灰色地带,向俄罗斯提供军民两用技术。

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沃利·阿德耶莫 (Wally Adeyemo) 周二在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次演讲中表示,美国将努力“查明并关闭俄罗斯试图装备和资助其军队的具体渠道”。

“我们的反逃避努力将阻止俄罗斯获得用于战争的军民两用产品,并切断这些重新利用的制造设施提供填补俄罗斯生产缺口所需的投入,”阿德耶莫说。

美国与数十个国家联手对俄罗斯实施了堪称有史以来对一个主要经济体最严厉的制裁和管制,但很多中俄两国间的非军火贸易并不受相关禁令的限制,去年双边贸易继续大幅增长,再创历史新高。

《纽约时报》星期三援引在线数据平台“经济复杂性观察”(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提供的数据报道说,从2021年到2022年,俄罗斯从中国进口的用于装甲车等装备的金属氧化铝猛增了25倍以上。用于生产导弹弹壳、子弹等的矿物和化学品的出货量也有所增加。

除了军民两用技术很难界定外,长期以来有关中国制裁的另一个问题是,要明确的了解哪家中国公司进口了什么产品技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华盛顿非盈利组织“高等国防研究中心 ”(C4ADS)的一份报告说,中国贸易数据“不可靠,不完整”,在任何单一出口装运中都缺少定货件和海外进口公司的详细信息。

这家致力于识别国家安全威胁业务的研究机构去年7月的报告说,即使当美国和国际制裁可能对中国公司的违禁活动施以重大处罚时,“中国国有国防集团还积极向俄罗斯等高风险国家军队出口武器技术”,而中国公司能够不断非法出口,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不透明的贸易数据环境”和“庞大复杂的企业集团结构”,这些结构掩盖了中国公司的活动并削弱了美国反制措施的影响。

报告举例说,中国军工企业保利集团由2900多家公司组成,在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所有权结构盘根错节,子公司层层叠叠。

中国欲双管齐下?

在乌克兰战争历经一年、俄罗斯越来越难掩败象之际,中国最近似乎开始一反过去一年来尽量保持局外人表象的立场,开始公开出面参与。中国称将发表一份关于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立场的文件。此外,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不久还将访问俄罗斯,并于星期五乌战一周年之际发表讲话。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美联社2019年6月5日资料照)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美联社2019年6月5日资料照)

中国外交部星期四说,访俄期间,王毅同俄方就乌克兰问题深入交换意见,并表示“赞赏俄方重申愿通过对话谈判解决问题。”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周四表示,他尚未看到中国的和平计划,但是“我们希望与中国会面,”他在基辅与来访的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Pedro Sánchez)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符合今天乌克兰的利益。”

泽连斯基似乎对中国发出的信号作出了颇为积极的反应。他说,他从乌克兰外交官那里听到了关于中国倡议的“大致情况”,但令人鼓舞的是,中国正在考虑促成和平。

星期四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和牛津大学发表的一份最新调查发现,西方国家受访者大多希望击败俄罗斯,而中国、印度和土耳其等国的民众则更愿意看到战争尽快结束,即使乌克兰不得不让出领土。

路透社星期四报道说,西方外交官和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正在努力将自己塑造成乌战问题上的和平使者,意在提升自身形象,而不是改变立场,因为中国正寻求将自己确立为新的多极世界秩序的领导者。

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杰出研究员托马斯·格雷厄姆 (Thomas Graham)说,虽然中国在某种程度上受益于俄罗斯式微衰落,但国力过弱、战场上灾难性的落败不符合中国利益。

他说:“正因为如此,他们显然在考虑向俄罗斯提供一些军事支持。”不过,这位前总统特别助理和俄罗斯事务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主任对美国之音说,在考虑支持的同时,中国也希望说服俄罗斯尽量解决冲突或至少停火。

“二者相辅相成。”格雷厄姆说。

(美国之音记者方冰对本文亦有贡献)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人为制造“V字形”反弹,中国股市能挺多久?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27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7【时事大家谈】高官落马、大佬失联,中国金融圈在发生什么? “两会”召开在即,北京能否拿出经济纾困方案?嘉宾: 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博士;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先生 主持人:平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