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推特号“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 背后是盘什么样的大棋?


社交平台推特 (法新社 2020年5月27日)

今年9月,社交平台推特上出现了一个署名“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的账号。账号图片上写着中文字“和”还有一个“停止妖魔化中国”的粉色旗号。新账号引起部分人士的注意,美国艾奥瓦州格林内尔学院(Grinnell College)历史系教授凯瑟琳·周(Catherine Chou)就是其中之一。

推特上署名“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的账号
推特上署名“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的账号

“一个‘反战’并‘支持亚裔’的组织觉得,请你去看看他们的网页会是很好的公关——结果你看了之后,发现一堆YouTube视频和《中国日报》文章,其中否认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实施大规模监禁。”

这是周教授在与该账号互动后提出的质疑。

“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是什么?

“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是由美国左派反战组织“粉红代码”(CODE PINK)发起的倡议运动。该组织成立于2002年,当时致力于反伊拉克战争的抵抗运动。据其网站介绍,它是“一个妇女领导的草根组织,致力于结束美国的战争和军国主义,支持和平与人权倡议。”

综观其网站,“粉红代码”目前共运营13项倡议运动,包括“和平总统”、“摆脱战争机器”、“揭露战争罪”、反无人轰炸机、抵制沙特等等,每个项目都配有专属网页,其中4项配有专属推特账号,“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就是其一,并在13项倡议运动中居于首位。

据“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专属网页所称,发起该倡议是因“用来驱使我们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方法正被用来推动一种叙事:我们该害怕中国” ,以便美国向中国发起冷战。它号召大家采取行动以“倡导与中国实现和平”,防止美中冷战,甚至核战。

“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推特账号目前有300多人关注,绝大多数是“粉红代码”的同盟组织和工作人员,还有以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民主社会主义者自称的一批用户。此外也有若干旅居中国的西方人士和一些关注中国问题的记者。

该推特账号主要是发送其每周一期的网络研讨会,转推同盟组织的网络研讨会和推文,或转推持亲中、反战、反美立场的各种推文。其最近几则转推之一就是中国前外交官傅莹11月24日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中美构建合作–竞争关系是可能的”一文。“粉红代码”创办人朱迪·埃文斯(Jodie Evans)评论道,“拜登团队好好听听这位女士的话吧。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 她接着号召道,“让我们敦促贺锦丽(Kamala Harris)叫停拜登团队对中国的仇恨。”

“敦促贺锦丽帮助结束美国对中国的攻击”是“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在其网页上发起的三项倡议行动之一。其他两项分别是“敦促媒体别再帮特朗普散播对华仇恨言论”,“敦促拜登把我们国家从核战边缘拉回来”。这些行动号召大家在已事先起草好的致贺锦丽、拜登和美国几家主流媒体的信上电子签名。截止目前,每封信平均约有3000个签名。

“那为何不反对‘所有’战争?” 凯瑟琳·周教授向其推特账号发问。她说,“反战不意味着洗白中国政府的议程。事实是,若真秉持反战立场,那你们也该批评中国对台湾的种种军事武装威胁。”

该推特账号随即回应道,“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专注中美关系,“美国对中国不断升级的攻击正在美国引起针对华人群体的严重种族歧视。美国对中国的攻击有可能演化成核战。” 回应中并表示欢迎周教授浏览其专属网页以了解更多。

洗白新疆政策,“种族灭绝否定主义”?

“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在其专属网页上提供“为何需要与中国和平相处”、“疫情与中国”等话题相关的文献和资源。值得注意的是“常见问题”这一板块,一一驳斥中国在国际上最广受批评的领域,被周教授批评为“种族灭绝否认主义”的内容就出现在此。

针对“维吾尔人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问题,网页给出几个资源。首先是“桥组”(Qiao Collective)——一个海外亲中华人和中国民族主义者联合发起的专为“挑战美国对华攻击及散播的错误信息”的组织——针对新疆问题整理的一份报告。该报告导语部分指出,“中国在新疆的反恐政策被政治化,是美国领导的针对中国的混合战争的又一条战线” ,并表示该份报告“针对充斥于主流媒体的有关新疆自治区的错误信息提供反视角。”

第二个资源是英国极左派学者罗思义(John Ross)的发言。在“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的某期网络研讨会上,罗思义反复强调,美国对维吾尔人人权状况的描述是个“大谎言”,是美国为攻击中国而编造。他特别引用了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Grayzone)创办人麦克斯·布鲁门塔尔(Max Blumenthal)的报道。布鲁门塔尔在其报道中声称新疆地区的人权迫害状况被肆意夸大,缺乏可靠证据,并对德国新疆议题专家、美国人权组织“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所做的研究进行大量抨击。

美国学者、前五角大楼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 (Dan Garrett)告诉美国之音,“灰色地带”新闻网站与克林姆林宫关系密切。布鲁门塔尔经常出现在“粉红代码”及其同盟组织举办的网络研讨会上,也经常接受“今日俄罗斯”(RT)和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采访。其发表于“灰色地带”的这篇驳斥新疆问题指控的报道也被中国官方宣传网站“中国新疆网”所采用。

盖瑞特告诉美国之音:“我首次注意到‘粉红代码’是在做有关中共‘反港’宣传研究的过程中,当时我观察到这两者间的协作配合。” 盖瑞特表示,他在研究过程中发现有一大批挺共或亲共写手的言论广泛流通,且不局限于中共官媒平台,西方主流媒体也大量引用。而像“灰色地带”这类西方独立媒体,更是密集地发表这类言论和叙事——“他们有时是接近一字一句地照搬,有时是换种说法表达相同意思”。

来头更大的同盟阵营——“拒绝新冷战”,乐玉成“点赞”

新疆议题上的第三个资源也是一次网络研讨会,主办方是“粉红代码”同盟组织“拒绝新冷战”(No Cold War)。

“拒绝新冷战”是由多家反战同盟组织联合成立的大型倡议运动,创始成员包括“粉红代码”、“即刻行动制止战争消除种族主义”联盟(ANSWER)、“古巴促进和平和人民主权运动”(MOVPAZ)、“英国核裁军运动”(CND)等19个来自南北美洲和欧洲的左派反战组织。今年7月,“拒绝新冷战”因其组织的一次多平台大型线直播研讨会而登上中国各大媒体头条。

这场研讨会不仅有多位中国官方学者参与,也受到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的点名称赞。他在接受观察者网专访时称,“48个国家的前政要、专家学者发起‘任何针对中国的新冷战都违背人类利益’的全球连线会议,发表14种语言的‘拒绝新冷战’共同声明,可以说是对美国拉帮结派、分裂世界行径的有力喝阻。”

中国官办智库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发表题为“‘48国学者警告美国’活动惊动全球,近2亿人关注”的文章,称赞这是场“全球性并极具现实意义的直播”,该院的执行院长王文是会上的发言人之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和CGTN也在推特上为这场活动造势。

对此,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利明彰(Bill Bishop)在其8月份的Sinocism电子报上特别点出,“‘拒绝新冷战’倡议运动的最初签署人包括王文、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灰色地带’新闻网的马克斯·布鲁门塔尔和高志凯等等。” 他打趣评论道:“是苏联成立了这些组织吗?”

是否是统战部的运作?

看到凯瑟琳·周教授批评“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否认维吾尔人遭遇的那条推文,受诸多中国问题专家关注的推友Kimmy Leominster评论道:“这是中共统战部的又一次恶劣运作。”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麦克·冈萨雷斯(Mike Gonzalez)表示,这是不是中共统战部的运作,得看它和“粉红代码”之间有无可见的关联,得通过专门的调查研究才能下结论。“但不管它是有意为之还是出于无知,‘粉红代码’听上去就是在对中共的宣传话语‘鹦鹉学舌’,” 冈萨雷斯接着说,“而它对新疆集中营这样的事进行否认,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不得不让人觉得它是蓄意在给中共洗白。”

丹·盖瑞特表示,“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看上去太像是“拒绝新冷战”的平行倡议运动,它们对中共的同情和辩护如出一辙。他说,“它如果不是直接由中共统战部资助创立的话,那至少也绝对受其背书,是统战部海外运作所造成影响的很好例证。”

“我不觉得这是巧合,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官方学者以及那些惯常现身于中国官媒为中共辩护的西方学者的参与,比如马丁·雅克和罗思义等人,” 盖瑞特说,“‘粉红代码’和其同盟组织大量使用的叙事话语和这些人发表在《人民日报》或《中国日报》上的观点文章几乎一模一样。”

盖瑞特还指出,中共宣传工作的核心策略之一是把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混为一谈,刻意不做任何区分。而“粉红代码”从今年7月底开始做的12期网络研讨会正是加强了这个概念——他们所做的,是把西方对中共政策和行为的批评与对中国人民的批评混为一谈。这种做法所释放的信号就是:你对中共的批评,就是对中国人民的种族主义偏见。

巧的是,利明彰在其7月20号的Sinocism电子报上总结说,“从最近中共官方这些怒气愈来愈重的声明来看,中共官员最担心美国做的两件事是:发达国家组成‘统一战线’的可能性,以及美国官员特地区分中共和中国人民。”

缘何与中共亲近?专家:这是中共玩“身份政治”

盖瑞特告诉美国之音,让“粉红代码”这类西方异议组织与中共靠近的基本要素,就是他们共有的“反西方主义”倾向。他说,这类组织及其成员当中,不少都有马克思主义倾向,他们当中有些信奉列宁主义,有些则奉行托洛茨基主义,也就是更倾向于直接参与行动,甚至是暴力行动。这些人与中共一样,对世界现状不满,并把世界上的一切弊病归因于西方。

“通过联合海外华人群体也好,或这些异议组织也好,中国在‘分而治之’西方社会这件事上最有效的招数之一就是利用西方社会中对社会心怀不满的群体,” 盖瑞特分析说,“这其实就是中共的‘身份政治’,这当中被利用的‘身份’就是西方国家中对社会现状愤愤不平的整个集体。”

冈萨雷斯表示,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重要和最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越南、古巴、朝鲜和老挝与之相比都微不足道,所以西方许多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信仰者一直把中国看作是引领马克思主义的北极星与试金石。哪怕在一些毫无辩护空间可言的恶行上,这些人仍为中国辩护。他举例说,像“解放之路” (Liberation Road)这样的组织,至今仍将“文化大革命”这场大劫难当成是赞扬和追随的对象。

“中国正和我们进行大国竞争,所以它自然会想给美国社会制造些不稳定因素;只要不是太过明显,中国愿做任何事来扰乱我们的民主和社会。对于同样盼望一场社会秩序大变革的美国社会主义者们来说,他们自然追随中国的脚步,” 冈萨雷斯说。

中共的宣传利器?专家:或已成外国代理人

盖瑞特表示,在中共眼中,这类海外组织所扮演的角色与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作用相似,都负责把党的立场传达给公众。尽管中共不太擅于直接与外国公众有效互动和宣传渗透,这些海外亲共组织正好能扮好统战部的角色,把中共的立场和议程传达给海外的公众。

“但比这更令人忧心的是,这类运作已不局限于国外公众,它也试图直接影响国外的政治程序。” 盖瑞特说,“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所倡议的那些公开信签名行动就是个例子,直接致信贺锦丽和拜登,说服他们不要把中国看成敌人。而中国政府最不厌其烦重复强调的,就是美国不该抵抗中国,而该在气候、疫情和经济等领域和中国保持伙伴关系,这样就能避免西方国家在意识形态上对抗中国。而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暴露出中共扩散自己意识形态的野心。盖瑞特指出,几十年来,中共一直将自己定位成“爱好和平的党”;而近几年,这话语已变成中共要承担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而‘粉红代码’及其同盟组织所构建的话语,正好都是把美国看成是世界和平的威胁。

盖瑞特补充说,“粉红代码”及其同盟组织固然可以持任何立场和观点,可以自由自主地选择支持中共的政策和观点,这是美国宪法保护的合理权利。但是,若能在这些组织的活动中明显看到中共官员、中共官方学者、中共官媒等的参与和介入,那它们就不一定是在自主地表达立场和观点了,而可能是扮演了外国代理人的角色。这样的话,这类组织就该被当成外国势力干涉问题来看待。

变与不变

凯瑟琳·周教授告诉美国之音,她不认为中国是敌人。她说:“要不是这些组织在它们的平台上矢口否认中共对维吾尔人和其他团体的压迫,我会很支持它们在抵抗‘新冷战’上所做的努力。”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上周已对有关维吾尔人问题的介绍做了两次改变。

在其推特账号与周教授的互动之前,网站对维吾尔人议题的描述是:

“有很多关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宣传,比如说中国政府奴隶维吾尔人和对其种族灭绝等等。以下是揭穿其中一些谣言的人和他们的报道。”

与周教授互动后,这段话已变成:

“对于中国的维吾尔人和全球的穆斯林来说,这一问题是复杂和痛苦的。而我们担心的是,它正被用作推动冷战的工具,而非一个需要去解决的人权问题。与全球许多政府一样,美国对恐怖袭击的反应和行动也存在很大问题。以下是一些帮助你了解这一问题的资源。”

美国之音上周联系到了“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倡议运动的工作人员安吉拉·西蒙斯(Angela Simmons),她以电邮回复表示,理解周教授的质疑与担忧,但仍强调其倡议运动主要为在中美间创造和平。西蒙斯还提到:“我也希望我们能阻止全球所有的人权问题,但我们现在甚至还无法阻止美国轰炸也门或谋杀我们自己城市街头的黑人。”

当记者追问很多人既反对中美冷战,也批评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迫害时,就再没收到该组织的答复。

不过在美国之音采访后第二天,记者发现该组织对维吾尔人问题的介绍文字又加了一句,“China’s included” (“包括中国政府在内”),变成了“与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全球许多政府一样,美国对恐怖袭击的反应和行动也存在很大问题。”

不过网站对此议题的资料内文则毫无变化。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台海问题将是拜登上任后的最大挑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