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8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为什么美国警察看起来像军人?


2020年6月1日,一辆悍马车堵住首都华盛顿闹市区K街的街口,阻挡抗议弗洛伊德死亡事件的示威者。

在美国各地持续数星期抗议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阿波利斯警方拘押时死亡事件之际,美国国防部一个有10年历史的项目再度引起人们的注意和检讨。这个项目是把军事等级的武器和车辆捐给地方警察局。

这个方案被称为“1033项目”,自1991年起已经向美国警方提供了价值70多亿美元的设备,包括数亿美元的军事等级装备,范围从半自动突击步枪到40吨重的防地雷反伏击车(MRAPS)等。防地雷反伏击车是为美国部队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时所建造的。

美国地方执法官员为这个项目进行辩护,认为这些装备拯救性命,而且使警察在进行例行毒品搜查,街头抗议,如目前还在持续的抗议弗洛伊德死亡的街头示威时,得以使用高压手段和武器。

美国公众强烈反对“1033项目”,认为该项目助长警方军事化,对此,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政府2015年对这个项目制定了严格限制,禁止向警方转移刺刀、榴弹发射器,以及其他的军事武器和装备。警察部门交回了126辆履带装甲车,138部榴弹发射器,以及1623个刺刀。

但是特朗普总统2017年8月撤销了这些禁令,前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无视奥巴马政府对这个项目的担忧,称限制这个项目是“肤浅”的,并对“拯救性命”设备的限制进行批评。

美国国防部后勤局(DefenseLogisticsAgency)资料显示,此后,美国国防部向全国警察部门追加提供10亿美元的所谓“多余资产”。

由于在某种程度上依赖捐赠的军事设备,拥有抗暴装备的武装警察被派驻到全国各地,这使得人们把他们与武装军人相提并论。在美国一些地区,警察使用了催泪瓦斯,闪光弹,胡椒喷剂和橡皮子弹来驱散抗议群众。

前波士顿警察、现任波士顿的伊曼纽尔学院(Emmanuel College)社会学教授汤姆·诺兰(Tom Nolan)说,武力的展示表明,很多警察部门还没有“领悟到有关的信息”,即示威者正在抗议的正是警方使用的高压手段。

诺兰说:“警方对付更多抗议活动所显示的警察军事化程度越来越明显,而且比我们2014年时所看到的程度更为严重。” 他指的是2014年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被一名白人警察在密苏里州的弗格森枪击死亡,造成全美各地爆发抗议。

这些示威引发了关于警察与非洲裔美国人社区关系紧张、警方军事化,以及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等方面的辩论。

但是,地方执法部门的官员说,对警方以军事设备执法过度的抨击是不公平的。

休士顿警察局长阿策维多(Art Acevedo) 是大城市警察局长协会主席。他说“警方装备不是问题所在.”

阿策维多说,得克萨斯州的圣马科斯2015年发生历史性大洪水时,警方使用防地雷反伏击车救出了一些孩子。去年在俄亥俄州代顿市,警察配备军事等级长枪干掉了杀死9人的嫌疑枪手。

他说,全美第四大城休士顿在目前发生的示威活动中,警察还没有使用防地雷反伏击车,或悍马军用车。

然而,阿策维多说,警察军事化还是一个“合理议题”,值得辩论。

他说:“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我们得到了什么样的装备,这些装备是如何被使用的?使用这些军事装备的政策和程序是什么?有什么监督?指挥和控制是什么?”

根源于1960年代

美国警方军事化要追溯到1960年代,当时美国政府首先开始为警方部门拨款以购买军事设备来对付犯罪。但是一直到1989年国会授权把过剩的军事设备转移给地方警察部门,也就是后来被称为的“1033项目”,之后,警方军事化的进程才开始起步。

诺兰教授认为,这个项目的动力是美国当时大力打击毒品,那时警察的一般装备比不上毒枭威力很大的自动武器。

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警方军事化更加扩大,联邦政府为警察部门打击恐怖主义拨款数十亿美元和设备。诺兰认为,这就把警方这个执法机构转变为“反恐战争中的前线突击部队”。

在佛洛伊德死亡事件发生后,在各个声援组织的支持下,美国国会民主党人再度寻求对警方可以自由取得剩余军事装备的做法做出限制。

执法组织以及他们在国会的支持者则反对民主党人的这个建议。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籍国会众议员斯托比(Gregt Steube) 说:“他们用防弹背心和防弹盾牌保护那些保护我们社区的警察。”他认为,剥夺了这些能力,剥夺了警察使用武器保护他们自己的能力,是一条危险的道路。他认为美国不会支持限制警方取得多余军用装备的做法。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