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 2021年12月8日 星期三

涉华间谍案接连不断 俄对中国不手软


资料照:莫斯科红场上执勤的俄罗斯警察

俄罗斯最近再次指控一名科学家涉嫌向中国提供机密情报。中国虽被称为与俄友好国家,但在俄罗斯的涉华间谍案却接连不断,很多轰动性间谍案都同中国有关,俄罗斯在处理时更毫不手软。

涉华间谍案接连不断 俄对中国不手软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38 0:00

向中国提供声纳情报被捕 俄媒大量报道

俄罗斯再次爆发一起新的同中国有关的间谍案。78岁的圣彼得堡科学家米季科涉嫌向中国提供有关潜艇探测,潜艇声纳方面的科技情报被捕。如果罪名成立,他最高将被判处20年徒刑。

这是近些年来在俄罗斯所发生的涉及中国的众多间谍案件中的最新一起。这再次把中国的间谍活动推到聚光灯下,引起俄罗斯公众和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些间谍案件通常都涉及从事敏感领域研究的俄罗斯科学家,他们向中国所提供的科技情报则涉及航天,军工等众多领域。案件被公开后,包括官媒在内的几乎所有俄罗斯媒体都铺天盖地报道,还请学者专家解读分析。

过去几十年,米季科里一直在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水面舰艇和潜艇服役。他不但是太平洋舰队的高级军官,还是潜艇领域的专家。他90年代初退役后在大学教书,近些年来从事北极地缘政治研究。他还曾撰文讨论过俄罗斯与中国在北极地区的合作,以及中国使用北极航道问题。

米季科同时是大连海事大学的客座教授,每年两次去大连讲学。在一次出境去大连时,俄罗斯安全人员检查和拍照了他所携带行李中的文件,其中一份被认为属于机密。

米季科的妻子说,米季科过去仅有权接触较低级别的机密,15年来他已经无权再接触任何机密。有关办案人员是为了邀功获得升迁机会制造这起案件。但俄罗斯安全机构认为,米季科利用他的经验和所掌握的知识从事间谍活动,犯下叛国罪。

航天导弹 中国感兴趣俄敏感科技

就在在米季科一案被大量报道前几天,离莫斯科不远的特维尔市法院决定有条件提前释放另一名79岁的科学家拉佩金。拉佩金同样被指控向中国提供机密科技情报在2016年被判处7年徒刑。

拉佩金是俄罗斯航天领域的顶尖科学家,他在俄罗斯航天署下面最主要的一家研究所中负责一个研究中心。从1970年起,拉佩金参与了多种型号的前苏联和俄罗斯洲际弹道导弹和其他导弹以及飞行器的开发。他向中国提供的情报涉及高超音速飞行器领域。

拉佩金承认他向中国提供的资料中带有机密。但他认为,他同中国拥有合作项目,他这样做是为了能为研究所争取到有利可图的合同。

在拉佩金一案发生前,圣彼得堡市的一家法院在2012年分别判处波罗的海科技大学的两名教授12年徒刑。当时年近60岁的这两名教授,阿法纳西耶夫和博贝舍夫被指控向中国提供布拉瓦导弹有关的科技情报。

布拉瓦洲际弹道导弹由俄罗斯战略核潜艇水下发射,是俄罗斯战略核武力量的关键武器之一。中国为了提高核威慑和水下潜艇核打击能力,目前也在积极开发潜艇发射的巨浪型导弹。阿法纳西耶夫和博贝舍夫两人事发前经常去哈尔滨的一所大学讲学,俄罗斯安全机构指控两人在讲学期间获取报酬出卖了机密。两名教授所供职的圣彼得堡波罗的海科技大学是俄罗斯海军下属的一家著名军事院校。

莫斯科市的一家法院2007年曾判处科学家列舍京11年徒刑。涉及这起案件的列舍京的几名同事同样被判处5年到11年徒刑不等。安全机构指控他们在与中国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合作时,向中国提供了有关宇航飞船方面的科技情报。

另一起轰动俄罗斯的案件涉及西伯利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科学家和大学教授达尼洛夫。他在2004年被法院判处14年徒刑。丹尼洛夫同样同中国有合作项目。他被指控向中国兰州的一家研究所提供了航空飞行器方面的机密科技情报。

谍案多涉中国 俄不客气高度戒备

在近些年来所公开的有关俄罗斯科学家提供机密情报的间谍案件中,有一起涉及比利时,一起涉及美国,南部罗斯托夫市法院今年2月判处科学家杰米廖夫7年徒刑,他被指控向他的一名越南研究生提供了科技情报,但除此之外,其他案件多数都同中国有关。

除了科学家外,多年前也发生过中国公民在俄罗斯从事间谍活动被捕的事件,当事人通常都被驱逐出境,几乎看不到被判重刑和长期关押的公开报道。

多年前,俄罗斯与西方尚未交恶时,俄罗斯安全领域的高级官员对媒体时常表示,几个西方主要大国和中国都在俄罗斯积极从事情报收集活动。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国与国,特别是大国间彼此都在相互收集情报。但国家间当关系好的时候,通常都会私下解决间谍案件,不愿对外公开,避免影响两国交往气氛。俄罗斯处理涉及中国的科学家间谍案件时都大张旗鼓,处理手法与众不同,显示俄罗斯对中国的情报收集活动高度戒备。

从事人权活动的法律辩护机构“29团队”所公布的统计报告说,从1997年到2017年间,已经有100人因为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和犯下叛国罪被判刑。

多与中国合作中出事 各方反应不同

研究安全领域的作家萨尔塔托夫说,俄罗斯几年前修改了相关法律,降低了间谍罪的定罪门槛,指控一名科学家犯下叛国罪更加容易,因此类似的案件最近几年开始增多。他说,许多俄罗斯科学家被捕时,他们都同中国有各种合作关系。

萨尔塔托夫:“早期的一些案件中,他们被捕和定罪是因为他们在没有被批准,或是没有通知官方的情况下,这些科学家就与中国科技界或是其他方面接触,建立合作关系。丹尼洛夫一案就是这样。”

但涉及俄罗斯科学家间谍案件也招致人权人士的批评。他们认为,判定科学家所提供的资料是否是机密存在着很大的灰色地带,许多资料早已公开,在互联网和图书馆中都能找到,有的案件甚至是冤案。他们说,当局正在社会上制造恐吓气氛,不但将影响国际间科学交流合作,也会使俄罗斯人害怕与外国人接触。

也有批评人士说,在俄罗斯的各大学和科研机构,甚至机关和大型企业现在都有安全机构常驻人员,今天的许多国际合作项目只能被官方批准后方可实施。当局一方面在利用科学家们与外国合作想掌握了解别国情报,但同时却让这些科学家们冒险。

目前是博客作家的一名前克格勃少将也在社交媒体上撰文批评俄罗斯反间谍机构无能,抓不到真间谍,现在被捕判刑的都是年迈科学家。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