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8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2018年有望成为美国政治“女性年”


在美国国会,男女议员比例是五比一。不过,如今,有些人称2018年的中期选举是“女性年”,因为有很多女性、包括没有任何经验的新人加入了政治竞选。对有些人来说,这是对川普当上美国总统的反应。川普的当选引起了数以万计美国女性的抗议。美国之音采访了一名民主党人和一名共和党人,她们受到鼓舞,平生第一次竞选。在挑战与现任的男性对手的过程中,她们遇到困难,但信心坚定。

家乡小镇的庆祝游行,少不了棒球和苹果派。这是最纯的美国传统。游行途中,一位政治候选人要不停地跟人们握手。

詹妮佛·佐达尼必须如此。她是初出茅庐的政治新人。

她看到本选区的共和党众议员变得越来越保守,决定做点什么。

她说:“我当时想:‘我是不是就这么不断发牢骚吗?我是不是幻想能有改变呢?要么,我是不是应该走出去,身体力行呢?”

首先她要赢得民主党初选,对手也是女性,名叫贝姬·安德森·威尔金斯。她是书店的店主,也是市议员。不过还不止她。

贝姬·安德森·威尔金斯数数了参加初选的对头:“卡洛尔·切尼、凯利·莫兹斯基。。。嗯,阿曼达·霍兰德。。。”

参选的总共有六位民主党女性。

因此,佐达尼要为每一张选票打拼。

“我在征集签名,”她说,“把我写入选票。”

如果她赢了,佐达尼将是代表伊利诺伊州第六选区选民的首位女性众议员。

女性在美国的人口比例超过50%,但是在联邦参议员和众议员中,女议员不到四分之一,少数族裔女性比例更低。

在加利福尼,阿贾·史密斯试图改变这种现象。她是非洲裔美国海地人,初入政坛。

她不断募捐: “我打电话请求您小小地捐款支持我。”

史密斯说,钱让少数族裔女性畏葸不前。她募到了一万美元,目标是在1月之前筹集10万美元。

她对一名商店熟食部经理说:“他们许诺创造这么多的就业岗位,可猜猜结果如何?多数岗位都自动化了。”

史密斯是退伍军人,她的对手是现任民主党议员,是一位没有任何军旅经历的男性。

她如今以非军人的身份在玛奇空军预备役基地工作,基地所在的城市以军队为荣。

她说:“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说‘我受够了,我想为了某些事情参选,发出更大的声音。”

史密斯说,她更能反映本社区,而不是一位传统派的共和党人,---或者用她的话说,“有钱的白人老头”。

当地共和党团体“河滨郡支持川普加州人组织”正在考虑宣布支持史密斯。

该组织的莎伦·卡利说:“我觉得眼下很难,特别是这种政治气候。我觉得,参选者必须是非常特别的人,要有坚强的毅力。”

有将近400名女性,包括史密斯和佐达尼,拿出了坚强的毅力,角逐国会议席。如果她们中的多数赢得初选,2018年在很多人的眼中将成为“女性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