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23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孔杰荣:镇压本国少数民族的政府居然批“种族主义”?


华尔街日报2月3日刊发的《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华尔街日报网页截图)

正在打一场抗击新冠病毒“人民战争”的中共当局,在驱逐了美国《华尔街日报》三名驻京记者后,扬言会继续采取对美国媒体的报复行动。

周四,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那些公然发表辱华言论、宣扬种族歧视、恶意抹黑攻击中国的媒体,必将付出代价。”

他还警告会采取更多行动报复美国将五家中国媒体定为外国使团,“我们保留采取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北京还会采取什么进一步行动?纽约大学法学院资深中国法学者孔杰荣教授对美国之音说:

“他们可以在40年后把《华尔街日报》踢出中国,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他们可以向《华尔街日报》宣战。这是很荒谬的。他们已经失去理性了。”

2月3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美国巴德学院教授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的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他也是美国智库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研究员。他每周给《华尔街日报》写有关外交事务的评论。

北京认为,这篇文章“诋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努力,报社编辑还为文章加上了《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这种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耸人听闻标题,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和国际社会广泛谴责。”北京随即吊销了该报三名驻京记者的记者证,限其五天内离开中国。

“此刻说中国正遭受苦难,是亚洲病夫,原因是中国政府应对可怕的冠状病毒极为不当,说这是种族主义,那是胡说八道。这是事实,不是种族主义。”孔杰荣说。“一个在中国镇压穆斯林、西藏少数民族的政府,他们居然说《华尔街日报》的标题是种族主义的,太荒谬了。”孔杰荣指出。

《华尔街日报》文章揭示了习近平面临的挑战

周四,哈德逊研究所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的最新举动只是起到了强调米德先生论点的作用。 他的工作以及哈德森研究所其他中国问题专家的工作,揭示了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面临的挑战和威胁。”

周三,《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反击中国以一个标题为由驱逐该报三名驻京记者,指出这仅仅是个借口,“真相是北京的统治者们正通过惩罚我们的记者,来转移中国民众对政府处理新冠病毒灾害的愤怒。”

社论说,任何人读了文章就会看到,米德指出的是中国政府在回应新冠病毒爆发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之后,北京解雇了武汉的官员证明了米德的观点。”

人权观察执行长罗斯指出,北京的这一举动“说明了中国政府如何企图将其审查范围扩大到海外。”

“对于北京将其政治上的自我保护置于对中国人民公共卫生保护之上的这种主流的和普遍的批评并没有歧视性。这是合理且恰当的批评。” 罗斯在回应美国之音要求评论的电子邮件中说。

精心策划的反“种族主义”围攻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北京借米德文章的标题发起的针对《华尔街日报》的反“种族主义”运动是精心策划的。

社论说,除北京外交部发言人,中国当局开动了数个宣传机器,宣扬“种族主义比流行病更可怕”。《华尔街日报》的邮箱里充斥相同语言的投诉,要求道歉,而且还策划了一个要求“推特”(Twitter)禁止米德教授的运动。

“如果你认为这是自发的愤慨,那你就不了解中国政府如何影响国内外舆论的做法了。北京知道如何利用美国的身份认同政治来为其审查制度指控‘种族主义’服务。”社论说。

身份认同政治是指美国政治中民众以性别、人种、民族、宗教等集体的共同利益而展开的政治活动。如亚裔、非洲裔民众为争取自己的权利而展开的政治活动等。

在白宫请愿网站上(We the People)一则始于2月6日、题为“《华尔街日报》种族主义文章标题”的请愿已经有11万5千多人署名。请愿书说:“仅这个标题就引发了针对中国人民的种族主义。”

“这是胡说!”孔杰荣说。“这十多万人是谁? 我不知道。他们得到多少真实的信息? 他们的言论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中国)政府的控制,即中国政府在赞助他们进行抗议?”

这是北京侵犯美国自由又一例

孔杰荣说,这是中国政府试图到国外侵犯美国新闻自由的又一例。“中国政府不允许自己的人民阅读《华尔街日报》,却想阻止我们在中国境外的人阅读我们应该可以自由阅读的内容。我们可以不同意这篇报道,可以不同意这个标题,但中国政府想要剥夺我们阅读这篇报道的权利,这是另一个例子,他们试图剥夺我们国家的自由。他们以为自己是谁。”

有报道称利用“东亚病夫”煽动反西方民族主义情绪是基于一个并不成立的理由。华文网站《文学城》2月20日源自《光明网》的文章《‘东亚病夫’是怎么来的:中国人的自我丑化》指出,“‘东亚病夫’ 的英文原意是指政权而不是人民”;“‘病夫’这个词在中国很流行,但谈得最多的并不是西方人,而是中国人自己。”

该文说:“严复、梁启超经常用‘病夫’来形容中国:政治不民主,甘于为奴,改革速度缓慢,官场积习太重,致使国家变成‘东亚病夫’。”

孔杰荣说,他不明白北京为什么不明说驱逐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是为了报复一天前美国政府宣布将五家中国媒体定为外国使团,“这是很无聊的事情。习近平的新政策在过去六、七年里一直在威胁外国记者。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厉。因此,我认为他们(北京)企图让所有外国记者都感受对习近平的恐惧。”

不过,《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冠状病毒是一场破坏了习近平向其公民作出的中国崛起的承诺和共产党能力的地震性政治事件。

“政府预选的防卫手段就是打民族主义牌,把自己制造的麻烦转移到外国人身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审查中国社交媒体上的公众投诉,以一个文章标题为由掀起愤怒浪潮——驱逐世界上最优秀记者以禁止他们报道中国的真正原因。”

脸书论坛

美国观察(直播)

美国观察(2021年12月9日)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网络直播 美国观察(2021年12月9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