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4 2024年2月21日 星期三

国事光析:向ChatGPT请教中国的下一步


资料照:OpenAI 与ChatGPT的标识
资料照:OpenAI 与ChatGPT的标识

编者按:这是吴国光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近来ChatGPT走红全球,人们都在提出各种命题和它对话,要试试人工智能现在有多大能耐。余不能免俗,要问就问关于中国政局的问题。

我提出的一个命题是“中国的下一步”。ChatGPT的相关评论全文如下:

“很难预测中国的下一步究竟是什么,因为这取决于各种因素,如国际关系、经济状况和国内政治。然而,近年来,中国一直致力于加强经济、改善基础设施和通过“一带一路”等项目扩大全球影响力。此外,中国政府还在人工智能和5G等新技术领域大力投资,以保持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随着中国在实力和影响力方面不断增长,它很可能成为全球舞台上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参与者,并可能采取措施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

另一个命题是:中国经济怎么样?它的小作文是这样的:

“截至我的知识截止日期 2021 年,中国经济近年来一直在快速增长,已经成为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然而,COVID-19 疫情影响了全球经济,包括中国的经济,导致经济增长放缓。2020 年,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在疫情期间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之一,这得益于政府迅速的应对和强有力的经济支持措施。从那以后,中国经济逐渐复苏,预计未来几年将继续增长。然而,请注意经济形势不断变化,总是一个好主意检查最新的最新信息。”(吴注:原文语法如此)

ChatGPT 标识
ChatGPT 标识

不知道本文的读者们能从上述两段话中得到什么有益的信息。余也不敏,只能说什么也没学到。但是,感想却有一些,这里择要谈谈。

首先,两份小作文的要点都在于突出中国的经济增长,其中又特别强调中国政府在经济增长中的积极作用。在我看来,这种把中国未来简化为“经济”,又把中国经济归结为“政府的经济举措”的观点,不仅很片面,而且是站不住脚的。这里没有篇幅去展开批驳这种观点,但明显的事实摆在那里:中国当局三年来对疫情的应对措施既不是“迅速”有效的,更不是能够“强有力”地“支持”经济的。

为什么ChatGPT会给出这样不靠谱的回答呢?这就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了。客气一些地说,它对中国政局和经济的看法是中外媒体主流看法的某种杂糅。要交待一句的是,我是先用英文发问的,然后用中文,而ChatGPT使用两种不同语言给出的说法是完全一样的。由于这个软件的运作机制在于极为大量地使用网上现有信息来形成它的答案,得出这种“主流的杂糅”是不奇怪的。而不客气地说,它的答案就是中国官方媒体相关论述的温和版,只是加上了“中国可能会挑战现有国际秩序”这个说法。 也许可以说,在全球“主流”声音中,论及中国的事情,中国官方声音所占的份量明显是不小的。

在这个意义上,恐怕不能轻易说中国的“大外宣”没有多少影响。如果人们有对于现实的观察能力并具有批判性的思考能力,“大外宣”那些东西往往不过是信息垃圾,可能很难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在当今的信息化世界上,信息量极大地膨胀,个体人脑的处理能力跟不上的话,那就不免反过来削弱人们的观察力和思考力。中国“大外宣”的优势即在于量;它不惜工本极为大量地重复同样的信息。这就形成了一种不妨称之为“数码戈培尔效应”的东西:戈培尔的宣传诀窍在于“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为真理”,而数码技术提供了将某一信息轻易就能重复亿万次的便利;中共就是在用这种便利把它的声音放大给全世界。

这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的“大外宣”延伸到了ChatGPT。我要说的是:凭借量的优势,某种并非真相也不是真理的信息可以形成很强大的宣传效能,人工智能的相关表现不过是这一现实的表现。

人们不是常常诟病和嘲笑中国的几十份报纸可以在某一天呈现出完全相同的面目和内容吗?比如说,中共二十大闭幕这一天,自《人民日报》以下,中共的所有党报第一版,出了报头之外,全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们不是很难理解中国的疫情死亡数字根本不顾现实、也不在乎人们在自己亲身生活经验中的感知而只管胡编乱造吗?比如说,2022年12月某日,你在某地火葬场一处就看到上百名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去世的死者排队等待火化,而官方照样宣布这天全国只有个位数字的患者死于新冠病毒。现在,其中的逻辑应该清楚了吧?那就是:笑骂由你笑骂,谎言我自重复之;你的笑骂只有你身边的人听到,而且他们可能转身就忘,我这样重复千遍万遍一亿遍的谎言却可以散布全球、流传百世。这样,“常识”可以被这些谎言所塑造,历史也就是由这些谎言所写成的。

也许不必这么悲观,因为ChatGPT至少并没有去重复那些谎言。但是,要看到,似是而非的认知其实很容易成为谎言扎根生长的土壤,在自由的言论环境下同样如此。信息技术的进步当然可以提高人们的认知能力,但那必须是建立在人们的认知本来仍然健康、正常的基础上的。而一旦身边充斥了信息垃圾,人们的正常认知久而久之就会被扭曲;ChatGPT在中国问题上的认知也许可以说是正常人认知的一个缩影吧。就此而言,如果有什么“中国威胁”,我觉得在根本上说来那就是对正常人的健康认知能力的挑战与破坏。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中共下令“过紧日子” 集中财力办啥大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4:51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1【时事大家谈】湖南解放思想大讨论 有何用意?/习近平重提政府分配住房制 走出房地产困境之路? 嘉宾: 香港荣休全国政协委员、金融专家刘梦熊先生;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荣休教授文贯中博士;主持人:叶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