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6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习近平的月亮与集权


一个行人路过北京街头宣传习近平中国梦的宣传广告牌。(2020年9月11日)

自2012年11月上上台以来,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不断集权,并在集权的同时不断强调集权的重要性。上个星期,习近平掌控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再度集中发表习近平先前强调集权重要性的一些讲话摘要,并将集权与月亮联系起来。在中共政权面临来自国内外的严峻挑战之际,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的最新动作观察家们的注意。

集权与月亮的联系

自从上台以来,习近平将自己任命为超越中共及其政府的原有架构的许多个所谓“领导小组”组长。那些领导小组有些是他上台以来新成立的,有些原有的。他到底是多少领导小组的组长不但是中国普通公众已经难以数算,甚至连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也难以数清了。

习近平比较经常被媒体提起的小组组长头衔包括: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中央外事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

此外,习近平还是他掌控下新改组成立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其他一些委员会的主席。

在集权的同时,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在过去的7年多的时间里大力宣扬将各种权力和权威集中于习近平个人是多么的重要和必要,习近平是一个通晓人类所有知识的全才,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中国各领域、各行业的工作和学习有多么重要的指导意义,那些行业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哲学、历史、教育、文化、科学、卫生、养生、医学,等等行业。习近平掌控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宣传说,就医学而言,肛肠、儿科、皮科、妇科、针灸、推拿等领域的研究者都可以从习近平思想当中获益。

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以中共中央意识形态理论刊物《求是》杂志7月16日集中刊发习近平在过去的一些年里有关中共掌握独裁权力必要性的18则语录的方式推出最新的强调习近平统揽一切权力的必要性的宣传。美国《外交政策》杂志随后发表文章如此评价这一宣传:“这位中国领导人对绝对权力的最新强调跟他的思路一样无聊而危险。”

然而,由于中共宣传喉舌新华社在7月15日提前给《求是》即将发表的习近平讲话摘要汇总做宣传,并为此突出摘引了习近平的一段话,习近平本来或许会被许多人认为是无聊的话在许多人看来也变得有些好玩了。新华社摘引的习近平那段话是:“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优越性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形象地说是‘众星捧月’,这个‘月’就是中国共产党。”

习近平这些话是2015年2月2日在一个省部级官员会议上发表的讲话一部分,发表当初和之后并没有受到多少注意。但由于新华社的摘引,这些话引起了一些观察家和网民的注意与议论。有评论说,习近平把中共比作月亮从科学上讲非常怪异,因为月亮本身并不发光,它的光是来自对阳光的反射。

还有网民则嘲笑说,习近平或他的写手把他要竭力赞扬的中共比喻为不伦不类的月亮,再度暴露出习近平的中文根底和文化水平太差,对中国民情缺乏最基本的了解和理解,他显然是不清楚中文里虽有“众星捧月”之说,但月亮也更经常地跟徒劳、不详、反复无常、出尔反尔相关联,他看来不清楚甚至不知晓“水中捞月”,“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共产党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这些民间流行的常用语,尽管他和他的宣传班子不断宣扬他最接地气,深通民情。

新时代属于什么时代

《求是》杂志7月16日发表的习近平过去讲话摘要的总标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其主题是中国共产党必须在中国社会方方面面占据绝对统治地位即他所说的领导地位。

习近平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是最高的政治领导力量”;“党是我们各项事业的领导核心,古人讲的‘六合同风,九州共贯’,在当代中国,没有党的领导,这个是做不到的。”

《求是》杂志编辑部配套发表的宣传文章中对习近平所谓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做了进一步的解说:“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首先是做到‘两个维护’(即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的重大政治成果和宝贵经验,是全党在革命性锻造中形成的共同意志,是最重要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是保证全党团结统一、步调一致,推动党和人民事业不断发展前进的根本政治保证。党和国家大政方针的决定权在党中央。党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

一些观察家和批评者指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最高当局现在宣扬中共领导一切、中共的领导就是最高领袖统揽所有最高权力“定于一尊、一锤定音”,这种宣扬跟跟中共一度长期声言的要接受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大权独揽给中共和中国造成大破坏、大灾难的惨痛历史教训背道而驰。

观察家和批评者说,毛泽东的大权独揽、有权任性的做法不但给千百万普通中国人造成一次次地灾难,而且给习近平一家造成灾难。他的父亲习仲勋被毛泽东以莫名其妙的“利用小说进行反党”的罪名打入冷宫、打入监狱长达十多年。在毛泽东死后,习仲勋多次表示中共必须接受教训,要努力避免权力过于集中,尤其是权力过于集中于一人之手。

实际上,1981年6月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承认“长期封建专制主义”思想和其他“种种历史原因”使中共“没有能把(中共)党内民主和国家政治社会生活的民主加以制度化,法律化,或者虽然制定了法律,却没有应有的权威。这就提供了一种条件,使党的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党内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现象滋长起来,也就使党和国家难于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和发展。”

由于毛泽东的大权独揽给中国造成的灾难的记忆依然在数亿中国人的清晰记忆中,习近平如今大权独揽的做法以及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对大权独揽的不遗余力的宣传导致很多中国人的不安。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多次公开发表文章,明确地指出了这个问题。

但在中国退休的老资格的记者高瑜表示,这种问题显然不是当今中共当局所关切的问题,因为对当今的中共当局来说,做出要防止最高领袖独裁的决议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显然已经是过去时,属于跟现在无甚干系的过去的时代了。

高瑜说:“现在确立的是,从十九大(即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的是新时代的习近平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思想理论。现在是新时代,就是从习近平开始。习近平以前的那个时代叫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了。”

高瑜在这里所说的“习近平以前的那个时代叫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了”显然是指,在习近平上台之前和上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共一度把毛泽东死后的时期称作“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以有别于毛泽东大讲政治、讲阶级斗争、不断发动政治运动祸国殃民的时期;但在过去的两年里,习近平政权又推出了所谓的“习近平新时代”的说法,但截至目前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没有解释中共先前所说的“新时期”和现在的“习近平新时代”究竟有什么关系还是没有关系。

李南央:“中共的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官方媒体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大力转发《求是》杂志对它发表的习近平旧文汇编的解读,官方媒体还将习近平强调中共在中国各个方面必须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旧文解读归结为所谓的“两个维护”。

《求是》杂志署名“学而时习工作室”的一篇文章说:“‘两个维护’在本质上是一体的,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就是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首先要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两个维护’有明确的内涵和要求,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近平总书记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党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组织。”

对这些令一般读者头晕的车轱辘话语应当如何理解?已故的中共高级官员李锐的女儿李南央表示,中共当局最新一轮有关习近平的宣传跟以往的宣传一样其实都没有多少深意,读者不需要过度解读。

在李南央看来,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最近推出的有关习近平大权独揽必要性的宣传主要是他的笔杆子王沪宁的操作和作文,因为习近平是一个文化水平很低的人,除了能说“撸起袖子加油干”之类的错话之外,写不出一句半句体面的句子,因此他必须依赖王沪宁,而王沪宁是所谓的“三朝元老”,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和胡锦涛的笔杆子。

李南央说:“我看就是王沪宁的作文,没别的。现在王沪宁已经到了真是没词可用了,什么词大,什么词吓唬人,什么词不通,他就要堆积。越堆越多,堆到最后的结果是谁也听不懂,谁也不想听。这可以说王沪宁作文水平的登峰造极。”

李南央的父亲李锐一度担任中共领袖毛泽东的秘书,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因为同情和支持当时的中国国防部长彭德怀上万言书委婉地批评毛泽东不懂装懂瞎指挥、发动异想天开的经济建设“大跃进”运动造成经济灾难而被打入冷宫和牢狱20年。

李锐生前曾经提出中国要警惕再度出现另一个大权独揽的毛泽东式人物胡作非为祸国殃民,并对毛泽东自夸他可以“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持强烈的批评态度。但在李南央看来,中共当局在过去几年的宣传和做法显示了她父亲生前的告诫并非杞人忧天。

李南央认为,最近的中共宣传尤其说明问题,“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黑社会化的总加速,就是已经是全面的黑社会化了。习近平就是黑社会的黑老大。王沪宁给他堆砌了那么的词汇,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习近平就是老大,你们都别跟我哩个啷。这就完了,这就解释得非常清楚了。”

包括李南央在内的许多批评者指出,习近平自上台以来已经把不准“妄议中央”、“严守政治轨距”之类缺乏起码的法律意识或现代文明意识的黑话变成了中共堂而皇之的宣传乃至政策规定。

李南央表示,中共当局的这种宣传一方面反映的是习近平的笔杆子王沪宁的作文登峰造极,另一方面更是反映了习近平本人的穷途末路。她说,“他现在内心里已经非常恐慌,已经到了毛泽东和希特勒的最后阶段,这就是精神完全失常了。你想想,你换一个高智商的人,换一个真有本事的人,你面对中国现在的状况,都会觉得难以为继,何况他这样的一个智商这么低,这么没有本事的人,他除了是耍横,他没有别的办法。”

“定于一尊”的讲头

提到中国现在的状况,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媒体大张旗鼓再度宣传习近平绝对权威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正值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面临来自国内外的严峻挑战。

一些观察家指出,目前中国国内是严重的天灾和人祸叠加。最明显的天灾是几十年不见的大洪水给全国二十多个省份造成危险和灾难。最明显的人祸则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强调绝对控制、绝对正面宣传,导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又称武汉肺炎)疫情在当局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当中大发展,大爆发,并传遍全世界,给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造成重创。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观察家指出,就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而言,习近平自上台以来采取的咄咄逼人、四处树敌的做法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中国跟周边邻国和中国经济发展所依赖的世界工业发达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全面恶化,导致当局当局现在开始宣扬所谓的经济“内循环”和所谓的“自力更生”,也就是重新祭出闭关锁国的老套。

在中共当局展开最新一轮的宣传强调中共领袖习近平必须是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的最高权威和领袖、必须拥有所谓的“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绝对权力之际,美国的知名中国问题分析家利明彰(Bill Bishop)做出了如下的评论:

“在中国共产党的词典当中,‘最高绝对权威地位’或所谓的‘定于一尊’的说法几十年来一直有一种明确的坏意思,是用来指那种不受必要制约的权力和地位。但最近几个星期来,这个含有消极意义的说法似乎是被祭出作为一种新涂料,从而成了一种对绝对领导地位的必要性的肯定。评:2018年夏天出现很多对习近平的抱怨和许多有关挑战的谣传。2020年夏天,在中共过几个星期就要举行(商议确定中共今后大政方针的)北戴河会议之际,这种局面重新出现不是很有趣嘛?”

中国历史学者和社会问题评论家章立凡对中共当局最新一轮的“一吹定音、定于一尊”的解读是:“几年来的逆行,开倒车,可能造成了体制内外的离心离德。现在面临的问题也是我先前也一直在讲的,就是一个是保持政绩,一个是保持个人权力。但是,现在个人不能直接说我要保我的个人权力。所以某个个人只能把自己跟(中共)党的执政地位绑在一起,话才能说出口来。然后一帮御用文人的解读才把(这种)真实的目的说出来。”

绝对权力效用和效力的问题

章立凡表示,现在有很多的人在议论当今中国又出现官方明显鼓吹个人崇拜的现象 ,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当今中国的个人崇拜跟毛泽东时代的个人崇拜的相似只是表面文章,两者实际上有本质的区别。他说:“毛时代的个人崇拜,大家还有些敬畏之心。现在恐怕大家更多的是在看笑话。所以这也很能体现当前领导人的处境真的是很是非常艰难了,所以才会这么起急。现在就是保权力,不能讲道理了。”

在居住在美国的李南央看来,中共体制内外的人看笑话其实就是看习近平一个人的笑话,因为习近平无能无知又喜欢揽权,别人无法劝阻,就只能是在一边看笑话。

李南央说:“所有的人都在看他的笑话。我相信。除了那些傻乎乎的小粉红之外,他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是看他的笑话的。所以他现在越是说我是老大,我是谁谁谁,大家越是觉得:你是傻到家了,对,对,对,什么锅你一个人背着去吧,什么锅你都甩不掉;你别想甩给别人。”

章立凡说:“个人领导目前在体制内得不到认同,在体制外也得不到认同,这种情况在毛泽东生前其实可能还没这么严重过。现在如此大张旗鼓地做这样的(某个领导人必须拥有绝对权力的)宣传就说明现在这个问题的危险程度超过了毛时代。有可能是这样,真的是面临一种不好收拾的局面。我想这次喉舌们真是起急了,才做这种恶补式的宣传。能不能有效果,我也觉得很难办。”

尽管中共控制下的媒体大力宣传说,加强中共的权力垄断地位,加强和维护中共领袖习近平绝对权力对中国十分必要而且大有好处,对中国各方面的发展也大有好处,但中国退休的资深记者高瑜表示,实际情况显然不是像中共官方宣传的那样。

高瑜以她的家庭情况为例说,尽管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大力宣扬习近平一直在日以继夜为中国人脱离贫困过上小康生活而奋斗,但习近平掌控下的中国权力机关显然是无意听从他的指挥,她(高瑜)的儿子本来有好好的工作,但北京市公安局最近强令她的儿子的雇主解雇他,雇主不愿意无理由地解雇一个工作勤奋且毫无过错的员工,要求北京市公安局给出一个必须解雇的理由,但公安拒绝给出理由,只是要求雇主必须执行其指令。

高瑜说,在如此强硬的威逼之下,她儿子的雇主只好解雇了他,北京市公安局就这样无视习近平所宣扬的奋斗目标硬是在北京制造出一个贫困户。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