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5 2022年1月29日 星期六

《耶鲁日报》罕见匿名刊文,中国留学生质问彭帅在哪里


路透社11月21日从社交媒体上获取的照片。照片说明中说,彭帅在北京的Fila网球赛青少年选手决赛开幕式上在超大纪念网球上签名。

1月2日(星期天),全美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校报《耶鲁日报》,刊载题为 “彭帅在哪里”的匿名评论文章。该文作者以彭帅因曝光与张高丽的暧昧黑幕被失踪作为引子,呼吁国际社会不能让彭帅“被埋葬”,不能继续容忍中共使用“权力的语言”对付异己,同时抨击包括耶鲁大学在内的西方机构,用“中国投资组合”安抚中共的不道德行为,并呼吁它们撤资中国。

耶鲁校报总编:任上首次刊发匿名文章

《耶鲁日报》刊载的中国留学生匿名评论文章 (截屏)
《耶鲁日报》刊载的中国留学生匿名评论文章 (截屏)

“彭帅在哪里”一文的编者按指出,由于可能危及作者家人,《耶鲁日报》授权作者匿名发文。编者按说:“作者是一名大学生,家人在中国,以作者的名义发表文章可能会伤害到其家人。作为一项政策,本报不接受匿名稿件。但是,我们认为,在不保证作者匿名的情况下,此文无法发表。”

《耶鲁日报》总编罗斯·霍洛维奇(Rose Horowitch)在回复美国之音的提问电邮时表示,虽然并不清楚,这次允许匿名刊文是不是该报创立近144年来的第一次,“但这是我去年 10 月开始担任本职务以来的第一次。我们之所以授予作者匿名,因为我们认为该作品很重要,并且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如果以作者的名字发表,其家人安全可能受到威胁。”

霍洛维奇还说,这个决定并不是轻而易举做出的。她引证《纽约时报》2021年12月31日的文章“数字搜捕:中国警方如何在推特和脸书上追踪批评者”,作为本次匿名必要性的依据之一。“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有助于展示我们在做出这个决定时所考虑的一些风险,”她告诉美国之音。

文章作者:中共专制政权将埋葬彭帅

撰写这篇近六百英文字评论的作者,对彭帅的处境“忧心忡忡”。作者开篇指出:“在中国网球明星彭帅公开指控一名前共产党官员性侵一个月后,我仍然不知道她是否安全和自由。但我知道这个专制政权会如何埋葬她:彭帅不会被追认为烈士,也不会受到起诉。她会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几个月和几年之后,她将被遗忘。或者说中国共产党是这样计划的。”

《耶鲁日报》刊载的中国留学生匿名评论文章 (截屏)
《耶鲁日报》刊载的中国留学生匿名评论文章 (截屏)

作者表示,自己作为一名不得不匿名发文的耶鲁学生,害怕把所爱者置于危险之中,但是写出这篇文章,是“为了让彭帅不被忘记”,并且提醒大家,不能让“彭帅在哪里”仅仅成为社交媒体上的一个标签。

彭帅去年11月2日在新浪个人微博上,自曝与中共前常委张高丽多年前开始的性关系,并且指控张性侵。这引发了包括WTA退赛中国在内的巨大国际震荡,并进一步助推西方抵制北京冬奥会,让中共感觉颜面尽失。《纽约时报》称,这是中国大陆#MeToo指控首次触及中共高层。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彭帅引发的关注热度正在逐渐降温。媒体虽然去年11月到12月初密集追踪彭帅的安危,但,12月中旬之后已经鲜少挖掘。迄今为止,没有人确切知道彭帅是否安全。

中共已成流氓,不再撑人权的门面

“彭帅在哪里”,也许正在被时间的黑洞所吞噬。作者担心,这意味着世界又一次与红色警讯擦肩而过。

作者认为,彭帅被中共惩罚的主要原因,是她“直接反对中共政权”;作者并且抨击中共政权“是一个用恐怖来应对批评的党国集团,已经变成了流氓……不再费神来撑住维护人权的门面”。

《纽约时报》在“数字搜捕:中国警方如何在推特和脸书上追踪批评者”的文章中,讲述了一名海外留学生的经历。这名叫珍妮弗·陈的留学生,去年回中国过春节时,被公安登门追踪,被要求删除她的推特留言和推特账户。她原本的推特帐号只有大约100名粉丝,而且自己是匿名的。

她过完春节后到海外继续学业,但公安人员仍然给她和她母亲打电话,询问她近来是否访问过任何人权网站。

耶鲁捐赠基金需要从中国撤资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曾经指出,“很明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无意带领中国走向西方。因此,西方大学不能再争辩说,他们在与中国打交道时,追求的是更大的文明使命。”

《耶鲁日报》的这篇匿名文章,敦促耶鲁大学停止从中国获利,提出其捐赠基金“需要从中国撤资”,因为“中共过去的行为已经清楚地表明,在中共愿意积极回应彭帅等人的指控并采取行动之前,在中国的每一美元投资都是不道德的”;而且,“中共不同于中国人民的说法,就像许多跨国公司为自己的黑幕行为辩解那样,并不是有效的辩护,因为,在中国,每家拥有三名或三名以上党员的私企都必须有一个党支部或者党委。它们最终对中共负责。”

文章提出质疑:“难道我们不应该合理地担心,耶鲁的中国投资组合,可能会在安抚中共利益方,与利用耶鲁名望倡导中国人民人权之间,产生利益冲突吗?或者说,是什么阻止了耶鲁在从中国获利的同时,至少发一份声明来承认对中国侵犯人权的指控是存在的?”

文章称,耶鲁投资办公室“没有专门针对中国的公开道德政策”,需要“进行反省”。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曾经尖锐批评西方的大学,称它们由于渴求在中国的金钱利益,“已经成为中国在西方的第五纵队……只有对中国金钱的纯粹而疯狂的渴望。”

“彭帅在哪里”一文最后指出,“我们有权利知道,我们声称坚持‘光明与真理’的大学,是否在为巩固现代史上一些最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发挥不道德的作用——以及在面临正确的事情不易做(doing the right thing is hard)的时候,我们的制度诚信是否完好无损。”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