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7 2018年10月19日 星期五

律师被拒会见在押人权律师 妻儿赴港遭禁


许艳和常伯阳(左)及谢阳两位律师在公安局内

今年1月27日遭“煽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的两位辩护律师和妻子,近日再次前往办案的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又遭拒绝。随后,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带儿子想从深圳罗湖口岸前往香港休息两天,但被拦截,被指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同时,许艳独自一人在北京家中的母亲遭到长时间骚扰,老人受到惊吓。

出境危害国家安全

据社交媒体最新消息,今年1月19日被抓的709抓捕案辩护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2月24日上午带着儿子从深圳罗湖口岸准备前往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的香港,但是遇边检警察拦截,被告知北京市公安部门下达指令对她限制出境,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据悉,一个多月来一直为丈夫被抓奔走、身心疲惫的许艳,也是因儿子近期受到惊吓,准备带孩子到香港游玩两天,结果遭到边检的拦截。

24日深夜人仍在深圳,准备25日上午返回北京的许艳向美国之音简单讲述了被拦截的情况。

她说:“我拿着港澳通行证通过的时候被拦下,然后把我带到一个询问室,然后等,然后有警察来宣布说不让我出境,说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决定,理由是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有外界分析,许艳除了是余文生妻子的身份外,没有任何涉嫌犯罪或是刑事记录,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因为她是中国一位人权律师的妻子。

老母独自在家被骚扰

此后,许艳当天下午突然接到母亲从北京家中打来的电话,称石景山区的人数不详的警察再到余文生的家敲门,要求进去搜查。单独在家的许艳的母亲拒绝开门,这些人在骚扰40多分钟后才离开。许艳表示,她的母亲受到很大的惊吓。

她说:“我们还呆在深圳,我接到我母亲的电话,说那个警察去敲门。这次敲门时间特别长,有4、50分钟,而且是一直的敲,声音特别吵,我都能从她电话里听到,一直很激烈地敲门,要她开门。但是我母亲一是年纪大,其次她头上开过刀,然后也是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就是很紧张、很害怕。我母亲给我打电话都吓哭了。”

许艳表示,余文生律师行使言论自由表达观点没有犯罪行为,但无论如何,有关当局这种株连家属、恐吓老人的做法,对他们的家庭伤害很大。

她说:“他们这些行为其实对家庭的伤害很大。首先不管余文生是什么情况,不应该对我和孩子进行一些影响,可是现在也对我的母亲也进行这种恐吓性质的这些行为。我觉得很不人道,也有滥用职权的这种行为。”

律师再次会见被拒绝

此前,许艳23日上午陪同赶往徐州的余文生的代理律师谢阳和常伯阳前往徐州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当事人余文生,但接待警员以“律师会见妨碍侦察”为由拒绝,并指余文生在网上发表否认现政权的言论。

许艳:“常伯阳律师和谢阳律师先是早上9点钟一上班就去了徐州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余文生。出来的两位警察答复还是不让会见,谈到10点半左右。两位律师希望会见嘛,然后一直不行。后来谢阳律师要见局长,希望反映情况。但是等到下午1点多,还是没有等到局长。”

记者:“我看你买了书,还有存钱什么的,能吧?”

许艳:“存钱不让我存,但是我买书给他了,他把我的书收下去了,但是他说是否给,什么时候给,这个不确定。”

据悉,从余文生律师1月19日被拘禁后,有多位辩护律师先后几次向警方要求会见余文生,但没有一个获准。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

作为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的余文生,近年来参与维护人权的活动,尤其是2015年709抓捕案后代理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不断受到打压,去年7月遭当局重压威胁下的所属律师事务所解聘。同时,北京司法局更警告其他律所不能聘用余文生。而他申请自己开律所,也不获批准,更于1月15日被注销律师证。

余文生1月18日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开幕当天,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建议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等。

现年51岁的余文生1月19日就被北京石景山区警方强制带走。1月20日凌晨被以涉嫌妨害公务刑事拘留于北京石景山看守所。1月27日,余文生又以涉嫌“煽颠罪” 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案件转由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处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