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 2021年9月20日 星期一

武汉疫情受害者家属提出筹款立碑建议


中国湖北武汉居民在清明节祭奠已故的亲人。(2020年4月4日)

武汉居民张海网上实名发出募捐集资公告,在武汉树立一座冠状病毒疫情遇难者纪念碑,悼念包括他的父亲在内的受害者,同时追究瞒报疫情者的责任。他同时强调,自己热爱国家,不反党,也不反对习近平。

筹资立碑公告

5月4日,武汉居民张海(微博网名:雪在手中)网上发推,公布了他发起的《关于筹款立碑纪念在武汉疫情遇难者的募捐公告》以及捐款二维码,希望以这种方式“为所有不幸感染新冠病毒而病逝的武汉人立碑纪念,刻上每个死难者的名字和照片,让更多人了解因为武汉政府隐瞒疫情而导致的灾难事件,让更多人纪念那些逝去的受害者”。

张海星期一实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谈到立碑初衷。他说:“因为这次武汉的逝者家属,包括我的父亲,都是因为他们(当局)早期的瞒报、谎言,造成了灾难的受害者。建立这个碑要记住这个最大的可怕历史,希望能够给世人一个警醒,希望这个悲剧不会重演。”

其父是疫情受害者

张海特别谈到其父,称其是“多年来为中国核武器项目工作的解放军老兵”,武汉疫情期间死亡。据他介绍,其父1月16日在广东意外骨折,为享受公费医疗特意回武汉手术,不过,院方只字未提武汉当时的新冠疫情。其父住院一周多后感染新冠病毒,不到两周抢救无效去世。

对于父亲疫情期间死亡,张海说:“不是说我的父亲走了就走了。我父亲在的时候,包括我的祖父,对这个国家是做过贡献的,有功于这个国家的,因为瞒报造成的这个事情,为什么不能追责呢?”

派出所对其监控

张海迄今尚未领到父亲骨灰,对当局处理其父死亡方式极为不满。他说:“2月1号老人去世后到目前为止,时间已经很长了,相关部门对我提出的三大诉求没有回应,反而把精力放在监控我,我的微信,我的电话,我的微博都被监控。今天(5月4日)又第二次去了派出所。他们拿出了一个单子,是我的微信聊天记录。”

张海说,他的确建了一个群,不过,群内都是遇难者家属。他反问道:“没有谁说不能建立群,难道‘我犯了法吗?’”,“我们没有犯法”,“在群里面聊天,难道不行吗?”

不是三反分子

派出所警察对他说,现在情况很复杂,担心有反华分子混入群里,张海对此表示:“我建的群都是家属,没有反华的人士。换句话说,我们都是爱国的,包括我的出身,微博上都有很多报道,注定我是不可能去反对这个国家,反对这个党,反对我们习主席。我们是拥护的,但是,我们一码归一码。”

张海还说:“我坚决要追责任,我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是这样想的,我努力了,不管以后追责能不能成功,也好我给我父亲一个交代,因为到目前我父亲的骨灰都没有领到,不然的话,我无法向我父亲交代。”

设立监督机制

张海动员社会捐款立碑,对资金募集非常谨慎。他说:“我不想到时候他们(当局)又找我的麻烦,为了款项的问题给我扣个帽子。如果办不成,可以授权我用在受害者家属身上。”

为此,他聘请中国民间公益组织“长沙富能”联合创办人杨占青作为监督人。

杨占青对美国之音说:“只相当于有一个人监督。他(张海)说,其他家长都害怕,因此问我可不可以,我说可以作为监督人。做监督人能够证明,他的这个钱不是去贪污,而是用来建碑的。如果真的被警方阻止,没有法建,这个钱退还,或用于疫情中病逝或者维权的需要等。”

树碑建议能否实现?

关于张海的这项倡议,杨占青说,很多人在官方严密控制的情况下不敢发声,张海以实名倡导此事,足见他的勇气。

杨占青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难度很大,我对他说,公墓方面都不可能同意,即使有公墓现在同意,警察也不会同意,说不定公墓方都会迫于压力而改变意向。尽管如此,张海的勇气值得敬佩。我感觉这样的受害者非常少,而且他说的很多东西是病逝者家属想说想做,但是都不敢去做去说的事,非常难得。”

湖北居民李平对美国之音说,目前还不适合立碑这类事情。他说:“立碑不见得没有可能,可是时机要看。全球疫情没有结束,疫情怎么起源的问题上老外在找中国的茬儿,说武汉出了(病毒),事情还没有弄清楚,病毒是人工的,自然的,都纠结在这里,可能现在不会考虑这个事吧?”

张海的筹款立碑公告上网后,主要内容很快被当局删除,接着,张海等人补发,当局再次动手删除,不过,已经有人捐款,有网友留言说,这种行动“应该联合发声,一个人说话,怕被屏蔽”“他们(当局)从不解决问题,却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言外之意,张海的命运值得关注。

脸书论坛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 美英澳三结义剑指中国? 习近平下令备战打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