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8 2021年1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积极考虑”加入CPTPP是不自量力吗?


跨太平洋11国2018年3月8日签署《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五(11月20日)首度表示,中国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是个原本为美国量身定做的高标准、高度自由化的自贸协定(FTA),其所设的高门槛也有将中国排除在外的战略意义。

中国“积极考虑”加入CPTPP是不自量力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34 0:00

但如今,习主席亲口表态要抢进,是不自量力吗?

对此,分析人士表示,短期内,中国要加入的难度很高,甚至不可能,除非中国发挥经贸影响力、诱使CPTPP为其降低门槛“开小门”。他们说,中国看似不自量力,但习近平借由表态,不仅把中国推向了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的战略高点,更展现出其作为亚太区域强权的战略算计,企图拉拢日本、填补美国缺席的权力真空,并以区域整合来反击美国的经济围堵之意味相当浓厚。

中华经济研究院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大年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中国才刚插旗低门槛、低标准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后,就急着插旗高门槛、高标准的CPTPP,这么积极的背后,是为了迎击美国可能带头引领之去中国化的经贸围堵和供应链封锁。

刘大年说:“中国变得很active(主动)了一点,那等于说,给美国人看,因为,美国是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那拜登,因为现在美国疫情那么严重,美国没有时间管TPP,那就有空档期,搞不好中国就趁虚而入。变成说,你(美国)既然天天封锁我(中国)供应链,那我就拿区域整合来突围。”

中国填补美国缺席的权力真空?

刘大年预期,拜登(Joe Biden)总统明年上台后,必须优先处理美国严峻的疫情和经济等内政,恐无暇顾及亚洲事务。他认为,未来这一年内,美国在亚洲缺席的权力真空,让中国有机可趁。以习近平自己的话说,就是在“全球化遭遇逆流之际,中国正努力扩大朋友圈”。

CPTPP有TPP 2.0版之称。初版TPP由美国主导、也原为美国量身定做,在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力推下,于2016年初与其他11个会员国完成签署,地缘战略上也有抗中联盟的意味。

惟倾向单边保护主义的特朗普总统于2017年一上任就执意退出。

于是,日本接续推动,并于2018年底,促成TPP 2.0版,也就是CPTPP之签署。但在美国缺席下,11个CPTPP成员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文莱、墨西哥、智利及秘鲁)也顺势冻结了20多项对美国有利、攸关智慧财产权保护等之要求,这反而成为现在美国要重返TPP的障碍。

这也意味着,如果中国此时不奋力一搏、抢进TPP 2.0版,未来一旦美国成功重返了,门槛可能更高、也还要等美国点头,中国就可能永远被排除在这个高档的经济圈外了。

元大宝华综合经济研究院董事长梁国源向美国之音表示:“In the long term(长期而言)很难讲,depends(端赖)它(中国)的economic power(经贸实力)。而且美国又好像全部放弃(亚洲事务),那就更难讲了。如果美国要重新加入(TPP)的话,那整个picture(态势)会改变的。”

梁国源说,中国短期内进不了CPTPP,但长期来说,要看世界局势和美国返群之发展、中国的谈判能力和经贸实力。但此时习近平表态已经将中国推向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的战略高地,也有拉拢日本的意味,虽然,他说,较服膺美国价值的日本恐怕不会站队中国。

CPTPP现为一个人口规模近5亿的经济圈,约占全球人口的7%;而11个成员国的合并GDP 超过 11 兆美元,约占全球 的13.1%。

准入门槛太高 中国难攀CPTPP

刘大年和梁国源都认为,中国要加入CPTPP的障碍很多。

刘大年说,其中最大的两个障碍分别是中国对国营企业的补贴和网路的封锁。他说,按照CPTPP的现行协议,中国要取消对国企的补贴并全面开放网路自由化,也就是说,国企必须和外资公平竞争,而中国政府也必须要全面开放其市场,解禁对谷歌、脸书等网络服务商之封锁,才可能被准入CPTPP。但这两方面的自由化代表中国不仅要做到经贸改革,更要大刀阔斧地改变整个体制,刘大年认为,中国根本不可能做到。

除了国企补贴之弊端和资讯自由,CPTPP条款所涵盖的智慧财产权保护、劳动标准、环保标准等面向的诸多要求,也都是中国目前所无法达标的,更是美中贸易战的争端源头。

他说,以现在的标准来看,中国被准入的难度太高,除非CPTPP 11会员国基于中国市场之诱因,而愿意给中国“开小门”、或设履约时间表等特别待遇。

梁国源也说,中国能否加入取决于其后续的取舍和谈判能力。他认为,有些门槛,像是取消国企补贴,会是中国愿意改革的项目,但要中国拆掉“网路长城”可能动摇到政权稳定性,恐让中共却步。

不过,除了地缘政治的战略考量,中国加入CPTPP的经贸诱因也很高,尤其相较于明、后年才会生效的RCEP,CPTPP已经生效两年。据中媒第一财经引述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的评估,CPTPP“能发挥更大的区域性合作的效率”。

中国加入CPTPP 利大于弊

刘大年说,中国加入CPTPP虽然会对其内需产业带来负面冲击,但整体而言,利还是大于弊,也可以补足中国在加拿大、墨西哥还未建立的双边FTA版图。而且CPTPP是一个自由化程度非常高的经济圈,11个成员国间有至少95%的产品都是零关税。另外还涉及技术合作、产业合作和贸易便捷化等整合面向,可以说, CPTPP成员国间的贸易创造效果显著,且经贸整合程度也远高于RCEP。

第一财经也引述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的评估指出,RCEP的贸易改革需求温和,可以为中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但进一步加入CPTPP将为中国带来更大的经济上的收益,到2030年中国国民收入将增加2980亿美元,但此一模拟数据看不出来是否已加计中国要为加入CPTPP所付出的改革和市场代价。

梁国源则说,中国已借由RCEP之签署完成了“海上丝路”之布局,若进一步加了CPTPP,也更能确立其区域强权国家的地位。

而面对美国带头发动的高科技技术围堵,中国也无法单靠技术含金量低的RCEP,此时的突围之道,台北大学经济系教授王涂发说,看来只有CPTPP,让中国更不得不奋力一搏。

王涂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已经决定走内、外双循环的路线,其中,外循环的部分必须靠开发亚太市场来扩大,以防御美国的围堵,并突破美国政府在半导体等供应链和技术诸多面向的去中国化。他说,在CPTPP会员国中,中国应该会锁定诸如日本等科技先进国家,来取代美国,成为其技术的取得来源。

王涂发说:“一般来讲,它(CPTPP)的技术水准是比较高的,所以,如果能够加入,它(中國)当然也是方便从这样一个集团里面去取得技术。过去,特朗普一直喊,中国窃取他们(美国)的技术,所以,才有去中国化。”

中国入群重诺轻信 纪录不佳

虽然各界都以地缘政治争霸来解读习近平的表态,但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沈丁立说,让经济升级才是中国加入CPTPP的重点思维。

他说,加入CPTPP有助于催化中国产业结构之升级,让中国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上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也缩小和美国经贸实力的差距。他还说,虽然加入后,中国制造的成本增加,销路可能变窄,但透过自主研发含金量较高的技术,来和全球产业公平竞争,也会减少各国对中国的抱怨和疑虑。

在此思维下,沈丁立说,中国尤其乐见美国重返TPP,甚至“加群”RCEP。

沈丁立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跟美国可以在TPP里边形成双边自贸区,也可以在RCEP里边形成。一个更加合作、开放、共同相互学习、相互竞争的中国和美国的这个关系才是世界的和平之途、世界共同繁荣的基础。所以,我觉得,中国之做法非常有建设性。”

认知到中国加入CPTPP的挑战很高,沈丁立说,中国希望参考越南模式,给予中国转型期或是履约的时间表。而针对中国在世贸组织(WTO)的履约纪录不佳,沈丁立则说,CPTPP可以再建构一个新的考核机制,来追踪中国的达标进度。

然而,问题不在有没有考核机制,而在于中共的诚信。不管是WTO、还是美中第一阶段经济协议,中国重诺轻信、不公平竞争的纪录斑斑可考。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何汉理(Harry Hardi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当中国事前承诺会履约,事后却很可能做不到时,怎么处置或制裁?这是个大问题。我也不确定有什么好的机制,特别是当WTO的合规、履约执行和争端机制也都出现了功能不彰时。这些经验显示,很难找到什么好的机制。”

何汉理说,中国如果能确实达到TPP的高门槛,美国会持开放的态度,欢迎中国“有意义”的入群。

至于美国重返TPP的议题,他说,这是一个既是错失得“太早”、也是错失得“太晚”的良机。他解释,早在前总统奥巴马主政期,就将TPP包装为“抗中联盟”,这战略布局出手得“太早”,因为,当时美国的政策圈大多还是支持维持对中国的交往政策(engagement)。而现在美国人普遍对FTA的疑虑太高,在这个时机点要来思索重返TPP,何汉理说,对新任拜登总统而言,已经“太晚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