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9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时事大家谈:新冠变体 未来抗疫又遇到哪些新挑战?


时事大家谈:新冠变体 未来抗疫又遇到哪些新挑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43 0:00

在英国发现传染性更强的新冠病毒变体后,南非等国家也出现了不同的新毒株。这些病毒变体传的染性更强,已经迅速扩散到美国、中国和香港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那么,病毒变异会不会影响检测、治疗和现有防疫措施的有效性?康复者体内产生的抗体和疫苗会不会无效?全球抗疫又会受到哪些新的挑战?《时事大家谈》邀请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分子病理学系主任赵玉琪教授来分析和解答。

在英国发现传染性更强的新冠病毒变体后,南非等国家也出现了不同的新毒株。这些病毒变体传的染性更强,已经迅速扩散到美国和加拿大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的香港、上海和山东等地也确诊了变异病毒的感染者。那么,病毒变异会不会影响检测、治疗和现有防疫措施的有效性?我们寄予厚望的疫苗会不会无效?全球抗疫又会遇到哪些新的挑战?这些都是全球关注的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正式通报已经发现了4种新冠病毒变体,包括2020年1至2月欧洲发现的D614G变体、2020年8至9月在丹麦发现的Cluster 5变体、2020年12月14日在英国发现的VOC变体,和2020年12月18日在南非发现N501Y.V2变体。

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分子病理学系主任赵玉琪博士说,最先发现的欧洲变体D614G传播速度快,可是并没有导致更加严重的病情;丹麦变体和貂有关,在丹麦政府关闭了水貂农场,销毁了1千7百万只水貂后,阻断了病毒的传播。他说,现在更让人担心的是英国和南非的病毒变体。

赵玉琪说:“英国12月14号和年底非洲这2个病毒非常接近,刚才说了,刚才说了N501Y,我们要小心,因为它的基因突变就是在刺突蛋白那个地方,第二增加了传播性,比原来要增加40%到70%左右。非洲这个就更糟糕了,在这个基础上,它又增加了另外一个新的蛋白,叫E484K,这2个蛋白在RBD这个区间是大家最担心的。”

赵玉琪博士说,虽然目前没有发现证据病毒变体会导致更加严重的病情,或者增加死亡率,但是,病毒变体对诊断是否有影响还有待观察。

至于新冠病毒变异会不会影响疫苗的有效性,赵玉琪说,大家都知道mRNA疫苗,实际上是让人体识别病毒刺突蛋白末端叫RBD的部分,即受体结合区域,这是病毒解锁人类膜蛋白ACE2的触角,如果这个部分没有变,就不会影响疫苗的作用。他说,因为南非病毒有以上2个突变,对疫苗有效性会有影响,不过影响是好是坏,大家拭目以待。

病毒变异是必然的,但是病毒变体是不是“晋级版”,会不会更加危险呢?

赵玉琪说:“不一定,但是病毒变异是必然的,一定要变异,而且是随机的。就像是人体大战。它进到我们人体,攻击我们人类,它想存活下来,它就必须随时要变异,同时这也是病毒本身的一个特点,它复制的时候,每小时至少就要复制一次,所以它复制得很快,复制过程当中,它就产生出很多不同的变体,哪一个最合适,哪一个活就下来,这就是它所谓的必然性。偶然性因为它是随机的,随机就像病毒进化一样,哪一个进化最好,最适用于人体,它最后就活下来了。这就是它兼有必然性和偶然性。”

还有人担心,康复者体内产生的抗体也可能对新毒株失效,二次感染,使得疫情更加难以控制。赵博士说,估计抗体不会失效,但是是否会减弱,要让时间来证明。

他说,希望是随着世间的延长,如果新冠病毒像感冒病毒那样在我们身体里存活下来,那么,至少它的致病性不会像现在这么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