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5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辩护律师促放超期羁押成都六四酒案四公民


四川成都六四酒案四君子制做的标识 (网络图片 )

四川成都“铭记八酒六四”纪念酒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六位律师,近日发表呼吁书,要求司法当局依法办案,对该案不审不判严重超期羁押的四位良心犯变更强制措施,予以释放,让他们回家过年与家人团聚。

辩护律师促放超期羁押成都六四酒案四公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44 0:00

2016年5、6月陆续被抓捕的成都“六四酒案”的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等人的律师冉彤、陈建刚、龙霖等六人,近日发出呼吁书,指该案最迟应在2017年6月23日审理终结并宣判,但至今在程序上既不开庭,也无宣判,陷入长期超期羁押的“违法”状态。相关检察院和法院不仅不解决律师提出的问题,甚至不接听电话,致使辩护人无法与承办人员沟通案情。

2016年5月,四川公民符海陆在网络上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制作“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纪念酒,在网上以每两瓶89.64的价格在网上售卖,被带走刑拘。随后,参与或协助的张隽勇、罗富誉、陈兵6月也陆续被抓。调查初期,4人都被禁止会见律师,直到9月底被捕3个月后,才首次见到律师。该案经成都市公安局两次补充侦查后,2017年3月24日由成都市检察院以“煽颠罪” 向成都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符海陆的辩护律师冉彤星期日对美国之音表示,该案在没有延期审理没有中止审理理由的情况下,已经严重超期羁押,他们呼吁成都当局立即释放四人,给社会一个依法交待。

他说:“我们也是多次和法官联系,也不给我们回馈,拖在那里什么原因也不说。当然从现行风格的大陆法律来说,你法院如果要延长的话,理论上那是可以无限延长的,只要是上级法院批可以无限延长。但是这种无限延长并不代表可以说在每个案件中可以任意延长吧,总有要有一个客观、真实的理由呀,要告诉我们什么原因。”

六位律师在呼吁书中,还要求成都检察院立即成立工作小组对该案超期羁押进行专项督查,查清原因,同时对发现的违法情况追究责任。

呼吁书表示,四位良心犯在被羁押期间,家庭变故横生,陈兵的弟弟去世,张隽勇的父亲去世,两人都没有见上亲人最后一面。张隽勇申请奔丧,公权力冰冷如铁,毫无同情心。而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上有老、下有小,三人妻子不得不承担起繁重的家庭负担,形如“孤儿寡母”。

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星期日对美国之音表示,符海陆被羁押一年半多,给家庭带来了严重冲击和负担,她要独自赡养老人和扶养近4岁的孩子,对孩子尤其影响极大,真希望丈夫能够早日自由。

她说:“我觉得呼吁尽快放人吧,要不赶紧判也可以,到底犯了什么罪给个说法嘛。但是这样拖着,觉得他们到底拖到什么时候?哎呀,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心里面就希望他们能够早点回来。我觉得无罪吧,因为如果有罪你当局判也可以呀,到底是什么罪。我们也都是要遵纪守法的人嘛。”

成都“铭记八酒六四”四君子案,曾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包括香港多家报章在内的境外媒体进行了普遍报道。国际特赦组织曾发表紧急声明,谴责四川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和陈兵,呼吁立即将他们无条件释放。

一直坚持在香港纪念六四事件的香港支联会,也曾游行至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中联办抗议,要求四川当局立即释放他们。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