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19 2021年3月8日 星期一

拜登:国际社会必须反击北京的经济威胁


美中国旗在一家美国公司驻北京的办公楼外飘扬。(2021年1月21日)

美国总统拜登说,国际社会必须反击北京滥用经济活动的胁迫行为。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呼吁,华盛顿应该在许多关键领域与北京彻底脱钩,以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安全。美中关系专家则表示,美国必须兼顾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并且实现两者兼得。

拜登总统星期五(2月19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呼吁,国际社会必须反击中国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胁迫行为;因为北京的行为削弱了国际经济体系的基础。

拜登说,国际社会中的所有成员,都必须遵守同样的规则。美国和欧洲的所有公司,都必须公开披露其公司的企业和政府结构,并遵守相关规则,以阻止腐败和垄断行为。中国企业也应该坚持同样的标准。

科顿:华盛顿必须在关键领域与北京脱钩

拜登上任后承诺,将会维持其前任的许多强硬对华政策。特朗普政府时期的许多对华政策,旨在遏制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国际实力。财政部长耶伦日前在接受美国电视媒体采访时说,美国将维持特朗普政府时期针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不过她同时表示,将会对特朗普时期的关税进行深入审查,然后再决定是否保留。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两党议员当前的一种共识认为,经济和外交实力正在日益崛起的中国,是对美国国家利益和安全的最大威胁。

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来自阿肯色州的汤姆·科顿(Tom Cotton, R-Arkansas)日前呼吁,为确保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安全,华盛顿应该在许多关键领域与北京彻底脱钩。

科顿说:“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任何打赢中国的严肃战略,都必须从承诺将美国与中国在许多关键领域脱钩开始。”他说,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利用美国对中国的影响力,并且最大限度地减少中国对美国的影响力。

科顿还呼吁,美国应该将稀土资源的来源多样化,以减少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建立自己的国内稀土生产体系。他说,美国政府应该审查所有来自中国对战略产业的投资,特别是来自与中国军队有关联企业的投资。

科顿星期五还在其推特上说:“我们应该终止中国享有的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回到以前的制度,由总统和国会每年根据中国在人权方面的进展来审查中国的贸易待遇。”

克雷格·艾伦:兼顾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实现两者兼得

自从拜登当选总统开始,熟悉和参与美中贸易活动的专家和学者,便一直在思考拜登政府应该如何在经济领域与北京打交道。未来的四年里,美中两国之间是否会有更多的相互跨境投资活动?

华盛顿在与北京进行经济和贸易活动的同时,又如何能够在确保美国国家利益和安全的前提下,努力与北京重新接触和发展建设性的商业关系?

非盈利、无党派团体“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日前在一场线上讨论会上说,如何能够兼顾利益和威胁,把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很好地联系起来,是美国目前所面临的真正的重大挑战。

艾伦认为,之所以说这是目前美国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因为在最近的一段时间以来,国家安全层面和经济利益层面的考量分别朝着相反的方向在发展。“关于国家安全的辩论,在某种程度上压倒了经济利益的辩论。因此,重新校准和审视我们如何能够在不损害我们的经济目标的情况下,去实现我们的国家安全目标,成为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他说。

艾伦指出,周所周知的一个事实是,在最近的美中贸易冲突中,美国失去了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研究表明,美中之间的关税和经济冲突,导致美国失去了多达25万个工作岗位,但却未必就一定能促进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因此,如果能够通过重新校准冲突中的各个方面,从地缘政治到网络安全,从全球变暖到气候和技术政策;做到这些,就能够很好地兼顾和弥合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的冲突,实现两者兼得。

“两者都非常重要。我认为,正在进入角色的拜登政府已经清楚地地表明:美国的经济利益,即美国工薪家庭的就业问题,是拜登政府关注的首要问题,” 艾伦说。

戴博:美国必须清晰定义经济与安全利益

华盛顿公共政策智库“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也表示,如何弥合国家安全与经济利益之间的冲突,是拜登政府所面临的最棘手的挑战之一。

戴博认为,具体来说,需要理清究竟什么是中国对美国的挑战或者威胁?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美国安全部门认定了所有和我们能够想象到最坏的情况;似乎中国政府立刻就会实施这些威胁。但是,特朗普政府并没有真正地弄清具体的中国威胁。

戴博说,我们应该去思考,如何让那些与中国合作的美国的公司、大学、非政府组织和许许多多的美国人,能够在意识到美中之间竞争的前提下,以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方式与中国合作。

戴博认为,从目前拜登政府所释放的信息和声明来看,拜登政府希望将这些安全担忧放在法律语境下审视,而不是单纯地通过国家安全的视角,或者基于想象中的最坏情景。

戴博说,目前拜登政府已经对美国关于中国经济威胁的关切,已经理解得相当清楚。但是,拜登政府的确需要做出决策,首先必须去定义和理清,哪些是经济利益,哪些是安全利益。

“我们需要这方面更好的指导。这包括来自中国真实和具体挑战的性质、持续时间、利害关系,以及可能会付出的代价等等。所以这些都是我希望拜登政府能够尽快回答的重大战略问题,”他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