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8 2022年1月18日 星期二

年终报道:2021年中共舆论控制与信息封锁新顶峰


中共舆论控制与信息封锁新顶峰

2021年,中国公众和中国国内外的中国问题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国共产党当局对舆论和表达自由的限制和控制,以及对中国网民的信息封锁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数不胜数的话题成为禁忌话题。在观察人士看来,这种局面在可见的将来还看不出有好转的迹象。

年终报道:2021年中共舆论控制与信息封锁新顶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3:59 0:00


在一些观察家看来,过去一年里,中共当局全面推行对舆论的控制、对批评意见的封杀。中共不但彻底实行所谓的“七不讲”(即媒体和学校不得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等七个话题),而且也做到了禁止中国人谈论或提起中共所不喜欢的任何话题。

话题禁忌广泛且随时扩大

批评者指出,中共当局禁止中国人公开讨论的话题范围宽广,而且中共当局还可以随时将禁忌话题范围扩大。从疫情防控是否应当尊重基本人权乃至顾及人民基本生活,到中国眼下是否有人口危机以及人口危机从何而来,到将香港的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对台湾频繁武力威胁是否明智,到中共对待新疆少数民族的政策是否存在问题,这些话题在中国统统不能在正式的媒体上公开讨论。中国网民在网上的非正式意见交流中提及这些话题,轻则被删帖封号,重则被国安机关威胁。


2021年即将结束之际,中共当局推出所谓的《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正式将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人锁定在中共控制的网络内,翻越中共当局设置的互联网信息封锁屏障即所谓的防火墙的人将受到正式的法律惩罚。与此同时,中国官方的媒体和官方认可的媒体人则可以在这种信息柏林墙内外自由穿梭。

在中共越来越经常地以所谓的“翻墙罪”对中国公民实行从罚款到判刑等法律处罚之际,中国互联网上有用户以谨慎的措辞提出疑问,指出中国是否明显违反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该宣言第十九条明文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但这样的质疑立即被中共网管当局删除。

言论控制乃中共立国之本

在来自香港的资深媒体人、《开放网》主编金钟看来,今日中共当局任意限制乃至剥夺人民的表达自由和获取信息的自由,这种做法是中共由来已久的传统,是中共政权的立国之本。

来自香港的资深媒体人金钟
来自香港的资深媒体人金钟

金钟说:“这种手段就叫做专政。所谓的专政有一个很经典的解释,这就是不受法律限制的国家权力。中国(共产党已故领袖)毛泽东用四个字来概括:无法无天。对新闻、舆论的控制是无法无天的第一条。这一条做到之后,别的什么他就都可以为所欲为,来实行无法无天的统治了。”

一些学者和观察家指出,中共在还没有夺取中国大陆政权时就开始在其控制区实行舆论一律,对表达自由进行限制,发表了令中共当局不快的言论的人有可能被砍头;在中共1949年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后,舆论一律成为中共当局公开提出的口号和政策。只是在中共已故的强人和独裁者领袖毛泽东死后,中共当局在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有限地放松了对中国人的表达自由的限制。

然而,在过去的30年里,中共当局又步步收紧了这种限制。研究者指出,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中共又投入巨大的人力和物力监视和限制中国人通过互联网进行意见表达和信息交流;自中共新领袖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这种监视和限制逐年强化,到2021年又到达一个新的顶峰。

言论控制扩展到非政治领域

盛雪在多伦多加拿大奥委会总部外举标语抵制北京冬奥会。 (照片来自盛雪推特)
盛雪在多伦多加拿大奥委会总部外举标语抵制北京冬奥会。 (照片来自盛雪推特)

生活在加拿大的作家和民主人权活动家、长期观察中国的政治和中共的舆论控制的盛雪说,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对中国人的表达自由方面的限制和剥夺的实例太多,这方面的限制由原先的政治领域扩大到了不涉及政治的领域。

盛雪说:“比如说在今年年初,中共当局对人人影视字幕组的打压让我也觉得有些意外。因为这是一个老百姓没事看点电影、看看电视、看看国外大片地方,基本上是不直接涉及政治,比如政治评论什么的。但当局的打压非常严厉。抓了14个人,涉案金额说是六千多万。这是一个信号,这就是,不管你是在哪个领域,并不是说只要你不涉足新闻媒体领域就可以平安,当局对老百姓的娱乐也开始关注。也就是说,他不要老百姓接触到不是中共主流的意识形态。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在2021年即将结束之际,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一篇报道,标题是 “为何彭帅事件的中国叙事无法令世界信服”。报道说:“中国政府在控制国内14亿人的想法和言论方面,已经变得非常高效。但影响世界其他地区则是另外一回事,(中国著名网球女运动员)彭帅一事恰如其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虽然她公开对一名有权势的前副总理提出了性侵指控,中国的官方媒体和官媒记者搬出了一个又一个证据,来证明这名网球明星平安无恙。国际上的抗议声音反而越来越大。中国愚笨的反应不但没有让世界信服,反而成了一个可写进教科书的例子,让人看到中国政府面对它无法通过审查、胁迫来控制的受众时,在交流上的无能。”

中共言论控制的无能和大能

然而,纽约时报所说的这种无能显然是一种相对论。因为在控制中共公众可以看到什么、可以说什么方面,中国当局的能力是惊人的。在彭帅成为国际新闻的同时,绝大多数中国人对彭帅提出的指控一无所知,鸦雀无声。

彭帅事件只是一个例子。观察家们指出,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众多中国人对发生在中国国内的涉及他们基本利益的许许多多的大事不知情,对他们作为公民的权利和基本利益如何被侵犯、被损害、对当权者如何滥用权力浑然不知,这些人由此还产生了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金钟的说法是:“从长远来看,现在已经显现出公众的视野越来越收窄,越来越狭隘。就像中国老话说的,这叫愚民政策。就是把老百姓弄得越来越愚蠢,什么也不知,什么也不懂。”

在当今中国,也有人把这种愚民形容为 “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意思是这样的人深受中共政权之害,连安全的食用油都买不起或买不到,吃的是从流入地沟的餐馆下水提取的油,但他们在中共长期的信息封锁和洗脑教育之下变得很喜欢站在中共当权者的无视乃至蔑视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的立场上说话,想问题。

盛雪认为,这种局面可谓由来已久。她说:“中国(大陆)人已经被闭塞了七十多年了。这不是现在发生的事情。我是1989年出来的。在这里经常跟华人接触,明显地感觉到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华人跟香港台湾来的华人是不同的。再跟其他族裔相比也不同。这主要是表现在价值观上。”

表达自由与心灵瘫痪

盛雪说,进入新世纪以来,借助互联网技术,中共当局不但大大加强了信息封锁,而且也大大加强了垃圾信息轰炸。她说:“(中共把)大量的垃圾信息塞给你,导致很多中国人以为他获得的信息已经能完全满足他的需求,因为量太大,种类太多,而且吃喝玩乐赌嫖什么都有,但没有让人在心灵上、精神上、意识形态上,学识上能够成长的东西。长期下来,这就让很多国人会有一种精神、意识、心灵的瘫痪状态。”

有批评者指出,盛雪所谓的精神、意识、心灵的瘫痪状态的一个例子是,2021年中共当局推出宣传片《长津湖》,歌颂中共政权在1950年代初仓促派遣军队以志愿军的名义支持朝鲜金日成政权对韩国发动的侵略战争。尽管连中共的环球时报和人民日报都承认那是侵略战争,但似乎几乎没有中国人想到如此歌颂侵略战争极不道德,相当于日本有人拍摄电影《台儿庄》展示日本军人远赴中国英勇作战,保家卫国可歌可泣。

与此同时也有批评者指出,肯定会有中国人想到这一点,但他们不能说,无处说,或不敢说,而这种局面无疑会导致许多人不能明辨是非。

表达自由前景在当今中国不乐观

展望新的一年或可见的将来,金钟认为中共当局的信息封锁和意识形态灌输的局面难有改善。他说:“中国大陆的思想禁锢、文化空洞、倒退,这种情况是怎么造成的?我们先要面对这个问题,是不是?(中共当局)它怎么就能做到这些?我回答前两个问题的时候也说了,无非是它(专制独裁的)政治统治造成的。”

盛雪则认为,掌握了高科技工具的中共政权显然已经变成了令人难以对付的怪兽。她说:“可能在所有其他国家,高科技是用于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用于服务于人类。但是在中国,高科技最大的用处基本上就是服务于中共当局的对每一个人的深度控制。而这种控制已经不仅是控制你的行为,你做什么它就可以追究你,而且是你想到了什么,它就可以追究你。”

中共当局则对内对外坚持声称,它统治下的中国人享受着充分的民主和自由,其中包括表达自由,获取信息的自由。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2年1月18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8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