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8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梵中正式宣布续签临时协议,陈日君批评或有政治目的


当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结束对信众的每周讲话离开时,一人向他展示中国国旗。(2019年6月12日)

梵蒂冈与北京两年前签署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星期四(10月22日)到期,双方正式宣布续签临时协议两年,但是未有公布协议的具体内容。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梵中临时协议签署两年来根本没有作用,期间没有任命新的主教人选,他批评续签协议或有政治目的,可能为梵蒂冈与中国建交以及教宗访问中国铺路。

为期两年的“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星期四(10月22日)到期,梵蒂冈教廷新闻室当地时间中午12时发布157字公告表示,两年前与中国签署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将延长两年。

梵中双方正式宣布继签临时协议

公告表示,教宗有意继续开放性及建设性的对话,从而促进天主教会的生活和中国人民的利益。公告未有提及临时协议的具体内容,亦没有提及梵蒂冈与中国之间的政治或外交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星期四表示,中国与梵蒂冈经友好协商,决定将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延期两年,双方将继续保持密切沟通和协商,持续推动改善关系的进程。

台湾外交部表示对协议充份掌握

梵蒂冈是台湾在欧洲唯一的邦交国,台湾外交部星期四就梵中续签临时协议表示,对此充份掌握,并与教廷保持沟通,教廷曾多次对外公开表示,“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在处理教务议题,不会触及外交或政治事务,台方认真看待教廷的承诺。

台湾外交部强调,台方对梵中临时协议的立场没有改变,希望有助改善中国日益严重的宗教自由问题,但是近来中共政府迫害教会的手段却变本加厉,中国的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持续恶化。

陈日君批梵中续签临时协议或有政治目的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梵蒂冈与中国两年前签署的是秘密协议,内容从来没有公开,但是从效果而言,他认为梵中临时协议本身并不重要,而且两年来根本没有作用,期间没有任命新的主教人选,他批评续签协议或有政治目的,可能为梵蒂冈与中国建交以及教宗方济各访问中国铺路。

陈日君说:“为何梵蒂冈这么紧张要再延长(梵中临时协议)呢﹖又说这两年进行得很顺利,这些是'大话'(谎言)来的,什么叫顺利呢﹖你都没有任命到一个主教,怎样叫做顺利呢﹖它肯定有政政目的,它真的想有一日能够真正建交的,有得谈判即是表示有希望可以建交。”

教宗方济各可能不了解中共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美国之音汤惠芸)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日君表示,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Cardinal Pietro Parolin) 一直推动教廷与中国签署临时协议,以达致梵蒂冈与中国建交,他认为帕罗林操纵前任教宗本笃十六世以及现任教宗方济各,由于帕罗林精于外交手法,可能教宗方济各需要帕罗的帮助。陈日君又认为,来自南美洲阿根廷的教宗方济各,对中共并不了解。

陈日君说:“教宗是南美洲来的,他可能对共产党印象'几好'(不错)的,因为南美洲你知道吧都是一些强权的政府、军人政府以及一些'财主佬'勾结,压迫那些穷人,那边的共产党出来帮穷人讲话的,有时政府拘捕他们,有时死在监狱里面的,很伟大的那些共产党,但是我们(中国)的共产党不同的,我们的共产党有政权在手里,就难为我们的教会,难为一些不听话的人,所以教宗可能对(中国)共产党不是太认识,他可能只是认识南美洲那些共产党。”

陈日君表示,可能教宗方济各也希望访问中国,因为过去很多教宗都希望达成这个目标,因此就算教宗方济与教廷国务卿帕罗林等人,对梵中临时协议等议题有不同看法,但都没有提出反对,他不明白为何教宗方济各会这样行事。

陈日君说:“可能他(教宗方济各)又想、不知道啊、去中国吧,很多教宗都想去中国的,若望保禄都想去的,去不成啊,是不是。我清楚见到、又听到他(教宗方济各)讲的说话,明明同(帕罗林)那班人的看法是不同的,但事实上他又准他们做一些、完全是一些我觉得是很邪恶的事,所以我不明(白)、我真的很不明(白)、不明(白)教宗为什么这样。”

教廷希望最终达成与中国建交

陈日君表示,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推动梵中续签临时协议的政治目的,就是希望最终达成教廷与中国建交,在历史上留名,但是他认为中梵建交仍然有很多因素,并不是这么简单。

陈日君说:“国务卿(帕罗林)就是有这个目的,因为如果(梵中)建交成功,他就是历史上很有名誉了,是不是﹖这么多年、70年了都断交,现在他成功再次建交,现在中国这么强大。因为我对这个人已经很失望,因为我看到这个人是没有信仰的。”

不明白教廷为何亲中多过西方国家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19日公开呼吁教廷不要与北京续签主教任命协议,他认为这项协议原本希望让中国的天主教徒受益,但是中共践踏宗教信仰的情况反而越来越严重。蓬佩奥警告,如果中共得手,天主教会和其他宗教团体都将会被“臣服”,蔑视人权的中国政权将会因此更有“底气”。

其后,蓬佩奥9月底访问梵蒂冈,教宗方济各以时间点太接近美国大选为由,决定不与蓬佩奥会面。

记者问及,为何梵蒂冈最近的立场好像亲中国多于西方国家﹖陈日君表示,他亦很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他认为教廷国务卿帕罗林很聪明,知道很多实际的情况,不可能对中共有什么幻想。

专访陈日君:梵蒂冈与中国续签临时协议或有政治目的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1:51 0:00

地下教会信徒境况愈来愈凄凉

陈日君表示,对他来说教廷与中国是否续签临时协议根本没有关系,因为中共当局做的事情完全不是同临时协议有关,只是利用临时协议来做借口,做其他事情,一直忠于教宗领导,不愿意参与由中共当局领导的“天主教爱国教会”的“地下教会”信徒的境况愈来愈凄凉。

陈日君说:“之前教廷批了一个地上(爱国教会)的(主教),如果地下(教会)已经有主教的,地下那个是正权主教,地上那个是辅理(主教),政府面前政府单单承认地上那个(主教),不承认地下那个(主教),但是梵蒂冈面前地下那个才是正权主教,渐渐不是了啊,地上那个承认了之后,他就是正权主教了,地下(教会)没有主教了,所以现在地上的主教多过地下不知多少,一倍那么多,所以地下很凄凉的,一些老主教死了都没有接班人,罗马也不支持他们的,不是教宗不支持,是罗马教廷那些人不支持,现在方济各跟他手下那些人走了,即是地下很凄凉,所以甚至他们(爱国教会)合法那7个(主教),即是完全不像样那7个,要同时地下(教会)两个(主教)让位,很残忍的。”

天主教中国化完全要听共产党话

记者问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不断推动“宗教中国化”,教廷如何看待天主教中国化﹖陈日君表示,教廷知道梵中临时协议签署两年来,完全只有退步,以前中共当局一些没有执行的法例,现在反而都执行了,最严重的是18岁以下的人不准入圣堂、不准参加宗教活动,而天主教的本地化完全与中国推动的中国化不同,他认为中共当局推动的天主教中国化,完全只是要听共产党的话。

陈日君说:“我们天主教里面有个讲法叫做'本地化',Inculturation,即是说我们(天主教)的福音都要配合当地的文化,都要认识那个文化、跟它融合,在可以融合的地方融合,不对的地方要它改进,但是现在的教廷国务卿(帕罗林)他不是蠢的,他知道它们(中共)的(宗教)中国化不是我们的本地化,但是他(帕罗林)就'咋啼'(假装),完全是说谎的,他不可能这么无知的,这个(宗教)中国化完全不是我们的本地化,这个中国化就是听政府的话,听共产党的话。”

美国为宗教自由发声是好事

陈日君表示,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西方国家都知道,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因为没有自由,连宗教自由都没有,西藏很久以前已经被西方国家关注,最近到新疆、法轮功、基督教、天主教等问题,他认为美国有时觉得自己是世界的领导,为没有宗教自由的国家发声,包括中国的宗教自由发声也是好事。

陈日君说:“这个世界愈来愈政治化了,别人说你美国有什么政治目的呢﹖以这个宗教自由来攻击中国,即是不关我们事的,政治的东西我们不是很明白,美国的政治我们不是很清楚了,但是肯定如果它们(美国)见到我们(中国)没有宗教自由,为我们发声,都是一件好事来的。”

专访陈日君:美国为中国宗教自由发声是好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05 0:00

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人失去自由

对于6月30日深夜起实施的“港版国安法”对香港宗教自由的影响,陈日君形容这件事是“不得了”,他批评中共一直都“咋咋啼啼”(假惺惺),说有一国两制,他认为实施国安法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当局要做什么事都可以,包括“送中条例”,他详细看过国安法的条文之后,觉得“真系吓死人”。

陈日君说:“我都即是很天真,国安法出来我都很详细看,一个个字看啊,看得很清楚,看完之后我说浪费时间,看来干什么呢﹖现在它们(港府)什么都做得的了,又说本来这样、不过在特殊情形之下,它们(警察)搜查都不需要搜查令的,现在特殊情形下拘捕你都未必有律师帮你忙的,现在拘捕你、家人都不能来探你,国安法会抓去大陆审的,所以“送中法”包括在里面了,即是完全我看过之后,我说完全做什么都可以了,它(北京)不需要说这么多,真的“吓死人”了,讲话都不准讲了,言论的自由都没有了。

专访陈日君: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人失去自由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1:41 0:00

香港主教任命要有北京祝福失去一国两制

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已经悬空超过一年,陈日君9月底就继任人选安排到访梵蒂冈,但不获教宗接见。陈日君表示,本来教廷觉得现任天主教香港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是一个理想的人选,但是有人认为夏志诚去年曾经参与一些示威活动,包括一些祈祷会及游行,可能不受中共欢迎,另一位得到北京祝福的蔡惠民神父应该是更好的主教人选。

陈日君表示,教廷国务卿帕罗林肯定更喜欢亲共的蔡惠民继任香港教区主教,但可能他们听到香港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后来可能决定找夏志诚及蔡惠民之外的“第三者”,即是梵蒂冈与中共都可能接受的人选。

陈日君表示,找“第三者”的人选亦不容易,加上续签梵中临时协议一直以来都是梵蒂冈比较热衷。他认为在这样的谈判情况下,教廷可能为了续签协议而让步,有意任命亲北京的蔡惠民为香港教区主教。他批评香港的主教任命都要得到北京祝福,等于一国两制已经荡然无存。

陈日君说:“在这样的谈判情形之下,当然是梵蒂冈要让步多一些,它们(北京)会提高条件,其中可能说它们喜欢姓蔡的,迫梵蒂冈要任命那个姓蔡的做主教,这样就不是太好了,因为我们如果一国两制还有的话,它们从来都没有否认,如果还有一国两制,我们香港任命主教不受北京管的,现在香港的主教都要北京祝福,即是等于一国两制没有了,如果真的这样,我们真的怕梵蒂冈会任命这个姓蔡的。”

亲北京人选担任香港教区主教对香港不利

陈日君表示,如果任命亲北京的人选担任香港教区主教,将会对香港不利,他以现任“很听北京话”的特首林郑月娥为例,批评她将香港“搞到一塌胡涂”,如果香港教区主教都是完全听北京话,教会里面都会“乱笼”(内部混乱),他希望教宗可以考虑他的意见。

陈日君说:“如果我们天主教的主教都要完全听北京话,我们教会里面'乱笼'了,即是不是照圣经、不是照教会的训导,依照习近平的命令了,这样就不对了,所以我很紧张想见教宗,见不到教宗不要紧,至少他收到我的信,知道我想跟他聊天,至少他知道我对这件事很紧张,现在卒之怎样我们不知道的,我们天主教信天主的,不是信人的,人有时可能很'论尽'(手忙脚乱)的,但是天主要搞定的。”

陈日君表示,蔡惠民虽然未收到教廷正式的任命,但是他可以说已经开始做主教的工作,例如安排一些对他忠诚的人选担任教会里面的工作,陈日君批评这些是世俗的手段,很多地方不合教会的训导,包括要求神父讲道的时候不可以讲政治。

若亲北京人选出任主教陈日君将会“消失”

陈日君表示,香港的教徒很单纯,教宗任命那个人选出任香港教区主教,他相信教徒不会出来“造反”,而他亦不会出来“造反”。不过,如果教宗任命蔡惠民担任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表明,他不会再出来说话,他“会消失”以示抗议。

陈日君说:“如果姓蔡的真正做主教呢,我就不会在教会那些隆重的场面跟他一起出现,我一定会避免跟他一起出现了,我不会公开去反对他,因为这个是我们的底线来的,即是我消失都是一个抗议吧,是不是,但是不会再讲这么多我们不要这个主教,教宗给了就是给了,但是都可悲的,我什至讲我死了之后,都不想葬在主教大堂(香港天主教圣母无原罪主教座堂)了。”

帕罗林指临时协议无关梵中建交

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主教(Cardinal Pietro Parolin)在罗马时间星期一接受《梵蒂冈新闻》记者访问,就梵中续签临时协议回应表示,协议内容将会保密,不过只是“相对地保密”,因为很多人都知相关内容。

对于续签临时协议是否意味梵蒂冈与中国将会重新建立外交关系,帕罗林表示,目前还没有外交关系的讨论。教廷的重点是教会,临时协议并没有解决所有问题和困难,协议既不涉及外交关系,也不预见外交关系的建立。帕罗林强调,临时协议关系到教会的处境,特别是一个具体问题,就是任命主教。

帕罗林补充,梵蒂冈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会谈,时机尚未成熟,现时双方都是聚焦在教会事务上蹉商。

梵蒂冈与中国在2018年9月签署主教任命临时协议,虽然协议内容从未公开,但是梵蒂冈和教宗方济各一直强调,他们在中国天主教会的主教任命权上,有最终的决定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