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0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基督被缩写成“JD” 宗教信仰在中国被迫“跟党走”


中国山西省一处农村的天主教堂内信徒在做弥撒。(2011年9月11日)

在中国,无论是官方承认的教会,还是被政府打压的地下教会,无论是大的宗教,还是小的民间信仰,都被当局要求“随党姓”,“跟党走”。据美国和西方专注于中国宗教和人权问题的机构介绍,近来,中国政府加紧整治各种宗教信仰的同时,进一步灌输无神论和对中共领袖的崇拜。

基督被缩写成“JD” 宗教信仰在中国被迫“跟党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31 0:00

基督被缩写成JD

中国对境内基督和天主教的管制全面强化。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10月11日说,就连中国官方认可的“中国基督教协会”和“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也无法正常销售某些非官方宗教书籍。无论书籍封面,还是商品介绍内容,“基督”二字都被改为“JD”,或直接把“基督”二字抹去。

报道刊登的附图显示,上述两会微信公众号“天风书苑”的售书资讯中,竟然出现“中国JD教三自爱国运动文选”,以及“与祖国同行,我国XX徒爱国史迹”这样的书名。

JD显然是基督汉语拼音Ji Du的缩写,与此类似,书讯中的“YS”代表“耶稣YS”,“SJ”代表“圣经”,“神”、“主”等字眼则被图标或色块遮盖。报道认为,这是躲避中国网络审查的结果。

对华援助机构还说,中国2018年3月30日起,全网下架所有圣经销售,淘宝、京东、当当网、亚马逊那里一本圣经也买不到,基督教书籍陆续被封杀、店铺被销户。

官方基督教会受打压

中国当局对境内基督和天主教的管制,早已超出对宗教出版物的审查。近年来圣诞节被冷遇,遭抵制,各地强拆十字架事件则主要针对官办教堂。

北京家庭基督教会牧师徐永海对美国之音说:“这是肯定的。很多教堂十字架2014年起就已经被拆,家庭教会很少有教堂,大部分被拆的都是官方三自教会的。以前这么多年,中国的宗教政策,江泽民时代三自教会都是党的助手,一直不受打压,他们打压的是家庭教会,但是,2014年以后,不光是家庭教会,三自教会也受到了不应该有的待遇。”

徐永海说,三自教会在管理教会等方面一直在帮助党开展工作,本应是联系信教群众的“纽带”,不应受到打压。目前情况说明,中国的宗教管制正在全面收紧,无神论全线推进。

另据对华援助协会报道,中共正在封杀音乐教材中包括贝多芬《欢乐颂》在内的所谓“宗教音乐”,要求教师从教材中将这些内容删除,并警告说,“一旦出现问题,个人负责”。

天主教徒的迷茫

另外,随着梵中关系的持续接触,中国天主教教徒,特别是地下教徒的处境并没有根本改变,他们一方面受到中国政府的管控,另一方面要承受罗马教廷与中国政府勾兑的政治现实。

中梵主教任命协议的全部内容至今并不为外界了解,而仅就梵蒂冈就任命主教的神圣教务与中国政府接触,中国民间基层教会成员颇有微词。

云南省教徒章先生说:“教皇将他的圣旨授予一个无神论政权,本身是不合理的,是犯罪,因为不管怎么讲,中共是一个世俗政权,把圣旨送给一个世俗政权,违背了圣经,违背了政教分离的原则。”

他说,教廷和中国当局站在一起,对天主教地下教会教友造成伤害,辜负了他们的多年盼望。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说:“当然,梵蒂冈可能是好心,因为接触有利于福音工作,使更多人知道基督,但是,梵蒂冈所起到的作用未必如此,可能梵蒂冈不了解中国具体的情况,因为中国情况比较特殊。”

陕西省天主教徒王先生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教皇做法就是对上帝的一种背叛。”

民间信仰被荡涤

中国打压和整治所谓外来教会流派的同时,民间信仰也受到中共无神论精神文明宣传的猛烈荡涤。

设在意大利的宗教刊物“寒冬”(Bitter Winter)10月11日报道,河南省林州市一个月拆毁民间庙宇90余座,改造寺庙一百多座。该市整治民间信仰场所的行动被认为是地方政绩的标志,很能代表全国各地整治宗教的态势。

报道说,该市李家湾村“现无一处庙宇”,“龙王庙”被拆,“土地庙”和“佛爷堂”被政府接管,这三座庙宇都建于明朝。马平村始建唐朝的“龙王殿”、“菩萨殿”、“奶奶殿”,全部被政府改作它用。

林州全市范围内,民间信仰殿宇被改成“老年活动站”、“农民夜校”、“天然气管护点办公室”、“消防应急站”、“新时代文明实践站”,以及“学雷锋志愿服务站”等各类红色宣传站点。

“寒冬”杂志还说,为削弱宗族势力,湖北省孝感市一些百年宗祠,被改造为“党的宣传基地和公共活动场所”,中共领导人的画像和爱党标语,取代了原先摆设在那里的祖先牌位。当局以文革口号宣称,这就是“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立四新”(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

“寒冬”杂志援引地方官员的话说,庙宇建在村委会前是在跟共产党唱对台戏,转换庙宇是政府展开的统一行动,各地还要将整改前后的照片上报,等待宗教局和统战部下来检查。

据悉,中共控制民间信仰的一个主要做法,就是要求宗教场所申请登记,但是却对几乎所有申请加以拒绝,然后以“无证”为由,对已存宗教场所,其中包括佛教、道教、民间宗教,进行打压,全国类似事例无数。

三跪九叩偶像崇拜

近日推特流传一段视频显示,一处用作祭坛的房舍内,身穿长裙的一名女青年,进殿后在毛泽东、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画像前,双手合十,后行军礼,接着她前行到供桌前,行“三跪九叩”大礼,全程十分专注。

这个被网友称为“疯癫”,“不伦不类”的膜拜画面,不排除恶搞的可能,但是确实能使人联想起中国境内各革命圣地的参观者中所弥漫的狂热。

网友评论说,在“红朝”,宗教信仰的前提是,先信红教。不论基督教、伊斯兰、佛教、道教,都是“红教一家人”。

寒冬杂志10月14日说,河南省郑州市宗教当局前不久组织全市天主教两会神职人员参观红色景点红旗渠,然后敦促大家写感想,突出领会“人定胜天,不靠天吃飯”的无神论思想。一位天主教神父私下说:“这类活动让我们对中共思想更加反感,因为它宣扬的不是真正的仁爱,都是些恶东西”。

该杂志援引浙江省一位官办教会神父的话说,“今年比往年学习密度和强度都加大。”他本人7月份被组织到当地的社会主义学院,而非神学院参加研讨,学习心得要上交统战部审查。山东省一名天主教牧师也说,6月份他和其他教职人员被组织参观烈士陵园,7月又被组织学习习近平的讲话,学习力度不亚于圣经。

宗教管理法制化

中国宗教和信仰领域乱象丛生的同时,官方继续强化对这一领域的的规管,12月1日即将执行的新法《伊斯兰教朝觐事务管理办法》引人注目。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审议通过的这部法律,同时得到外交部、公安部、文旅部、海关总署、中国民航局等部门的同意。

该法称,将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中国公民前往沙特麦加朝觐,由中国伊斯兰教协会负责组织,其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组织这种活动。朝觐应当有组织、有计划、有秩序、依法进行。

管理法再度强调所谓“爱国主义和安全教育”,“抵御宗教极端思想渗透”等内容,同时规定,将对朝觐事务管理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者依法依规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擅自组织朝觐者,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部新管理法特别规定了每年的朝觐人数和分配办法。印度新闻网站“共和世界”(Republicworld.com)10月13日说,中国对境内穆斯林麦加朝觐正在日渐收紧,能够前往麦加的中国穆斯林日渐减少,2016年14,500中国穆斯林前往麦加,2020年的朝觐人数预计将下降到11,500人。朝觐组织者只能是中国官方机构。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的“回归”农村政策能走多远?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