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2 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美国惠及百姓的“发钱”VS中共宣传的“自愿捐款”


2020年4月2日人们排队进入纽约市曼哈顿一家提供支票兑现公司。

面对人类空前的病毒大流行给美国人民的生命和经济造成的巨大损失,美国政府日前出台至少2万亿美元的刺激经济计划,纾困遭受疫情影响的个人、企业和行业。美国政府拯救民众和经济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而在疫情最早爆发的中国,尽管当局也采取各种措施为经济注入流动性和活力,为企业解燃眉之急,可是中国百姓,尤其是因疫情影响而陷入经济困境的湖北武汉等城市的百姓,却没有像美国纳税人那样得到政府的现金救助。

当代人类历史前所未有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扩散到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继中国今年1月首先大爆发之后,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以及美国的病例和死亡人数徒增,成为疫情爆发和蔓延的新“震中”。这场空前的新冠病毒疫情,不仅造成全球超过130多万人感染,7万6千多人死亡,更导致很多国家,尤其是那些疫情严重国家的文化、体育、教育、旅游、航运、餐饮等行业几乎全部停摆,数百万蓝领白领被解雇或被迫休无薪假。人们的正常生活和社会秩序完全被打乱。

在美国,人群聚集的文化、体育活动停办,飞机航班大幅减少或停飞,酒店无客人入住,餐厅无食客用餐,企业运营停摆,数百万人申请失业救济,商业和民众惶恐不安。

史上最大刺激计划惠及企业和纳税人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摒弃两党政治,团结一致,在经济形势和疫情持续恶化之际,于3月底通过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刺激和纾困经济计划-“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CARES ACT)。政府拨款2万亿美元,救助失业工人,中低收入的百姓,以及因疫情而遭受严重打击的行业和企业。

在这项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刺激经济计划中,与美国老百姓最直接息息相关的是,政府向受疫情影响的美国纳税人派发1200美元。该法案具体规定,政府向调整后年总收入低于7.5万美元的纳税人一次性发放1200美元,联合报税不超过15万美元的夫妇将获得2400美元,每个儿童500美元。但收入超过7.5万美元的纳税人,每多出100美元,发放金额减少5美元,年收入高于9.9万美元及以上者封顶。

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研究员凯尔·波默洛的测算, 在全美1.77亿报税人中(含联合报税),91.3%报税人,即1.62亿报税人,将平均得到1729美元,其中84.4%报税人将收到全款。联邦政府将为此拿出2920亿美元,约折合人民币20700亿元。

与美国政府大手笔出钱帮助美国纳税人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相比,在当初疫情特别严重的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尽管据称当局对确诊新冠病毒肺炎的病患给予免费救治,但是受疫情影响被禁止出门务工的当地人,尤其是那些蓝领工人,由于无法复工复产他们没有收入,陷入财务和生活困境。在这些普通百姓生活陷入困境,急需收入和政府救助时,中共当局没有出手相救,扶助他们,反而发出党中央号召,为防控疫情捐款。

中共党员“自愿”捐款做宣传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2月26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全体成员为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捐款。不过,报道没有提及每一位常委捐款的金额。

新华社说,截至3月26日,全国已有7901万多名党员自愿捐款82.6亿元。

在中国一党专制的体制里,党中央一声令下,全体党员必须绝对服从。尽管中共当局口口声声说是自愿捐款,但是一些捐款的普通党员说,所谓自愿捐款,实际上就是强迫捐款、摊派。党员要听党的命令,党号召了,谁敢不捐?

政治效应和制度缺失

前《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中国问题政论家胡平说,中共领导人带头捐款,并且号召全体党员捐款,目的是在抗击疫情期间制造一种政治效应,向中国民众展示共产党在国家遇到危机时能带头为国分担,从而起到一种宣传效果。

但是,胡平说,与中共政体不同,资本主义的美国政府,绝不会在老百姓面临天灾危机,经济陷入困难时,视他们的生死于不顾,必须伸出援手。他说,这件事也对于国人理解所谓资本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会有所帮助。因为,一般人只看到,在正常时期运作的资本主义,很少遇到过像这种特殊危机时刻,资本主义是怎样运作的。

他说:“现在遇到这么大事,中国当局也没有采取像美国这样提出的一揽子的方案,解决这种问题,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缺失。”

撒币维稳高于百姓

北京资深媒体人士高瑜认为,中共当局号召党员捐款,为政府排忧解难,却仍拿不出钱救助因疫情陷入经济困境的老百姓。这反映出,中美贸易战,以及经济持续下行,已经严重影响了中国的财政状况。此外,她还指出,中国在全球,尤其是在非洲“大撒币”数千亿美元,也加重了中国政府的财政负担。

她说:“中美打了两年贸易战,又猪瘟,又碰见人的瘟疫了。但是,这就是国家制度的不同。人家(美国)是选票,人家的钱都是用在老百姓身上的。你这(中国)都是维护党的统治的,都是维稳了,维稳经费绝对多。”

高瑜还表示,不仅中国的百姓得不到政府的任何救助资金来度过疫情导致的经济困境,就连曾经在一线冒着生命危险抗击疫情,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护人员,也因为地方政府没有得到中央的拨款,对这些人每人每天200至300元人民币的补助承诺跳票。

平均发钱和针对性救助

美国西顿大学商学院战略管理和国际商务系教授、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尹尊声认为,美国政府给老百姓“发钱”,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老百姓的负担。这对于仍然有工作的人来说,增加了消费能力,但是对于失业的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他认为这种纾困计划对振兴经济作用不明显,当务之急是迅速大量生产防控疫情和口罩、呼吸机等医疗设备,从而才能尽快控制疫情。

尹尊声教授说,中国政府为了救治武汉,乃至整个湖北地区新冠肺炎患者暴增,动员全国各地数万名医护人员到湖北驰援,遏制疫情向其他省市扩散,这其中代价也是巨大的。他说,武汉被封城期间,居民的吃喝,尤其是那些经济能力差的居民,都被当地政府“包下来”。他认为,这种有针对性的“救助”,比美国按照收入“划线”平均分配的效果更好。

需要指出,过去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陆续出台了一些财政和货币政策,抗击疫情给经济造成的影响。2月初,中国央行在公开市场进行了超过万亿元逆回购操作,并调降逆回购利率10个基点。中国政府还提出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额度,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中国媒体报道说,在中国绝大多数省市新增冠状病毒病例持续数周为零之后,各地开始陆续复工复产。一些地方政府,如南京、苏州、杭州、济南等,为居民发放定向消费券,希望通过补贴居民消费来重振因前一段时间疫情歇业,关闭的行业。

中国有经济学家表示,政府用小额资金支出来发放消费券,对刺激居民的消费,推动经济尽快正常运转,具有强大的拉动作用。政府应该更多出台这种占用财政资源少,又能承担得起的举措。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