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4 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

中国因素笼罩香港教育界 学术自由及教学自主受威胁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举行集会支持被警察开枪打伤的中学生(2019年10月3日,美国之音鸣笛拍摄)

近年来,港人一直批评北京不断背弃“一国两制”下的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加剧干预除国防和外交之外的香港的内部事务。而持续了4个多月反送中运动则是港人对港府和北京不满的一次激烈的爆发。有香港学者表示,北京对香港的影响已经渗透到教育界,左右教育界的能力正不断扩大,教育界能否维持教学自主令人质疑。

现任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的仇国平,曾任澳门大学政府及行政学系副教授。在澳大期间,他以香港人的身份积极参与澳门社会活动,推动民主发展,2014年被校方以“灌输自己政治观点”从而“违反职业操守”等“罪名”,进行纪律处罚并最终开除教席。

回到香港后,仇国平一直努力寻找工作。但多年来,拥有博士学位的他,只能在香港一些大学里找到合约职位,与终身聘用无缘。他表示,很不幸的是,他早年在澳门任教时所说的“香港大学澳门化”总在他身上应验。

研读与教授政治的仇国平没有因为澳门被解聘的遭遇而闭口。他表示,他在澳门大学被学生投诉的情况在香港的一些大学也有发生,包括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他说,当他在课堂上谈到中国政治的一些议题时,有陆生不接受,出来反驳,并向学系领导投诉。结果是,他不再获得续约聘用。他强调,他没有教授过任何错误的东西。

仇国平说:“通常他们集中(投诉)的东西,不是因为我说错,而是我说的东西他们不喜欢听,通常这些说话都是批评中国政府与政治有关。也曾经发生过说完,学生投诉之后,就被学系的负责人召见,要求我在以后上课的时候,授课的时候要平衡一点。投诉后跟着那个学期,也不能续约。”

不过,仇国平坚持己见说,学术自由从来没有平衡这要求,有关做法混淆视听,与学术自由是有抵触的。

他继续说:“因为根据美国大学校长教授协会,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 其实他们对学术与教学自由有定义,包括教师可以基于事实说各种各样的观点,不需要观点平衡,因此对于我的教学提出了批评不平衡,其实是干预了教学自主与学术自由。”

仇国平在教学上“不如意”的遭遇,有时候也会投影到自己的个人脸书上。

他10月22日写道:“课堂上讨论Visa 及Master Card 进入中国市场的困难,即使用上(中国)大陆媒体及亲共南华早报的报道, 不少大陸生感到很不爽, 认为Visa 及Master Card 进入中国市场无困难, 报道是假新闻...... 我开始怀疑, 在香港的课堂上, 能否实事求事, 就大陆问题进行讨论。”

记者在10月19日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来到香港中文大学亲听他上课,了解到他教授内容的敏感性。他主要是讲解中国官员如何在国外洗钱,如何会规避国际间的调查,将贪污得来的金钱往外转。

香港反修例运动自6月爆发以来,仇国平也身体力行,参与其中,希望体现学以致用的精神。

他说:“在今年6月之后,其实我也有参加反送中的运动。我之所以参加是因为在回归以后,特别是近年香港政府做很多事情,违反了法治与社会公义。所以,我希望透过一些行动去表示我们的不满,向各个政治势力表示香港市民对于民主自由,人权与公义是非常的坚持的。”

不过,他强调,威胁香港学术自由与自主的,不只在于包括中国大陆学生在内的投诉,还因为香港众多大学近年削减经费,多数情况下雇佣合约制教师,过份依赖招收内地学生作为收入来源,从而导致自我审查不断加剧。

仇国平担忧地说:“现在很多大学教师,是合约制,不是终身聘用。另一方面,对于大陆学生的一些观点,大家(大学合约制教师)也可能会有一些需要自我审查。现在很多香港的大学,越来越需要依赖大陆学生的学费收入。因此,不排除有些做行政的人担心影响未来的收生,于是要求教师在授课的时候,要比较包容大陆学生的观点,包括支持中国政府的政治观点。”

此外,10月29日在一个由香港城市大学学生举办的有关探讨反修例运动前景的公开论坛上,两名城大的同学非常不满校方以程序理由,拒绝他们在校园内举行这次活动,导致他们被迫走出校园。他们认为,校方此举是赤裸裸的打压学术自主与自由。

城大学生组织者A同学表示,城大近来呼吁政治与教育分离,保持教学中立,这只是校方打压学术自由与教学自主的伎俩,背离了学术自由容许各种不同观点与知识的存在。

他说:“我认为某程度上学术自由是受到打压的。以城市大学为例,这几天已经有一新闻报道说,一个内地教授因为内容涉及政治,而给予同学零分;而且学校也发出通告,说明学校是一个政治中立的地方,希望将教育与政治分离,但我觉得学校其实是一个学术自由的地方,为何我们(学生)不可以说政治呢?如果它(校方)将政治与教育分离时候,那么到底我们读政治的学生,究竟我正在读什么?”

参加活动的B女同学也支持这个观点,并分享了中国大陆教授在城大谨慎言行的情况。她担忧,在中国大陆高校“七不讲”的规定下,是否会有一天慢慢地蔓延到香港的大学。她说,许多同学也有这个疑问。

她说:“我觉得香港的学术自由是有一定程度的限制,虽然有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教授或Tutor(导师)与学生私下讨论的时候,未必会介意说自己的政见或是发表一些政治的看法,但当在一些正式的场合,如他/她知道有录音或是录影的话,便会有少许避忌。所以,我觉得不能说完全没有这限制,确实是有的。”

记者在访问两位城大学生的过程中,两位中学生主动前来要求分享个人在学校的经历。

初中的M女同学说,她听到学校老师最近有一个说法,就是近期香港政府教育局进一步提出,要对初中的中国历史课程内容提出改革,删除所有历代发生过的动乱内容,只谈兴盛,不说衰败。

她特别的举例说,唐代曾经发生“安史之乱”, 教育局就是提出将来不教,唐宋元明清只谈好的,兴盛的,整个中国历代发展都只是正面的,这是什么的教育,是公然的利用中国历史对初中学生洗脑,有关建议受到很多不同中学的中国历史教师的反对。

中学生E同学表示,他就读的学校中有一半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当反修例运动在各个中学闹得热哄哄的时候,他学校的管理层反对同学在校内喊口号与戴口罩,私下与支持反修例的学生说,希望他们合作,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得罪校内中国大陆学生的家长。E同学说,这种歪理比正式的打压还要离谱。

针对有关学术自由是否正在被中国因素负面影响的疑问, 香港中文大学发言人电邮回复美国之音询问时表示,香港中文大学一直以来致力创造多元与兼容文化的学习环境,促进来自世界各地的教职员与学生之间的相互理解,所有香港中文大学的成员都享受着学术自由与表达自由。发言人说,香港中文大学将会继续坚守及珍惜这些核心价值。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