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5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中共建政70年风云(5):全球化对中共政权与中国人民的得失


2019年9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前夕人们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升旗仪式时拍照

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苏联的支持下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建立了禁止人民自由结社和自由选举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共建政70年到来之际,中共掌控的中国官方媒体近日来在大力宣扬“新中国”70年来的重大成就。与此同时,批评者则指出,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官方一边倒的自我赞美毫无公信力。

改革开放 成就与代价

对中共政权建70年的历史,中共政权及其批评者在这70年的划分上有大致的共识,这就是,前30年是中共独裁者毛泽东主导的闭关锁国(毛泽东死于1976年,实际统治中国27年)的时代,后40年是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的时代。

中共在这后40年里推行的所谓开放政策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放弃毛泽东政权强加于中国的闭关锁国,在坚决不放弃对政治的控制、保持政治封闭的同时,经济有控制地开放,包括对外资开放。

关于对外开放及其成就,中共权威的官方媒体有这样的说法:

“1992年,(在毛泽东之后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对外开放步伐进一步扩大,由沿海地区迅速向内陆腹地拓展。2001年底,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外开放进入一个新阶段。党的十六大以后,我国吸收利用外资实现新发展,规模和质量全面提升。

“经过70年的奋斗,我国经济总量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600多亿元到2018年突破90万亿元大关,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在推动世界经济增长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中国经济总量的大提升都是发生在中国经济对外开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中共宣传说,这是中共的英明领导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这种举世无双的成就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幸福,中国人民应当感到骄傲,应当感谢党,感谢党掌控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但批评者和许多中国公众则有不同的看法,其中一个段子(即由众人加工而成的言简意赅的看法)在中国民间不胫而走,广为流传:

“有这样一个强国: 财政收入连续十三年居世界第一; 连续二十年清廉指数世界排名第178位; 卫生医疗公平世界排名倒数第四名; 城乡差距世界排第一; 税负全球第二; 行政成本全球第一; 矿难死亡人数占全球80%; 全球收费公路14万公里,10万公里在这个强国。”

除此之外,中国据大多数地表水源普遍严重污染,超过80%的地下水污染严重。中国土壤污染严重,中国环保部和国土资源部从2005进行土壤污染状况调查,10年之后才公布一个含糊其词的调查公报,总共只有2200余字,其中没有具体的调查数据,也没有具体的污染分布图。

研究者和分析家们指出,中国当局之所以不愿意公布这种至关重要的土壤污染信息,是因为土壤污染往往意味着粮食污染。中国稻米生产大省湖南省土壤重金属污染严重,湖南稻米多是重金属含量大大招标,成为所谓的毒大米。中国当局应对这种局面的办法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对土壤污染分布信息保密,而且保密至今,一个是宣传毒大米跟好大米掺和着吃对健康损害不大。

改革发展究竟是谁发展

中共虽然竭力封杀和无视来自公众的批评,但在某些时候和某些情况下也会对广泛流传的批评意见做出间接的回应。例如,在中共近日和近年来在大力宣传它领导的改革开放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绩的时候,也时不时附带宣传要“努力实现全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

批评者指出,“努力实现全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这种说法自然会很容易令人想到一些明显的问题,其中包括,既然是改革开放发展的成果巨大,那么,截至目前究竟是给谁独吞了或独吞了大半呢?假如改革发展的成果不是全民共享,中国迄今为止的所谓改革发展与欺诈的区别何在呢?

然而,在没有基本的表达自由的当今中国,这些问题是不能问的。有谁胆敢公开提出这些问题,便有可能获得“寻衅滋事”或“妄议中央”的罪名,可以被抓捕判刑。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说,如今中国公众都心知肚明中共一党独裁之下的改革发展究竟是发了谁;现在一个村级干部都有可能身价几个亿。中央级的人的大家族可能都是身价几百亿上千亿,比中共当年所宣传的极其贪污腐败的国民党蒋介石政权的四大家族要厉害不知多少倍。

在当今中国,改革已经变成了一个肮脏的字眼,因为在中国公众看来,坚持实行独裁的中共政权推行的所谓改革多是坑害百姓,为中共政权、为中共权贵谋利益。

在这方面的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所谓的医疗改革,使中共权贵及其家人可以无偿占用大部分医疗资源,使他们住医院犹如住五星级酒店,同时对面向大众的医疗事业投资严重不足,迫使医院和医生要通过从患者身上赚钱来谋生存。

一位居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来自中国南京的女士讲述了她的家人经历的恐怖故事:她父亲在中国医院看病,那里的医生突然说他父亲需要做心脏支架,并立即给他做了一个心脏支架(即将一个不锈钢管送入心脏,扩张心血管),但她从她认识的专家那里得知,他父亲根本就不需要做心脏支架,因为他父亲的心血管(冠状动脉)并没有发生任何阻塞。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士说,中国医院的医生不太可能不明白这样的道理,但是在医疗改革的大格局之下他们难以抵御给病人做这种不必要的手术,因为做这样的手术可以让医院赚一笔钱,医生可以提成;手术之后病人需要长期服用多种药物,医院和医生又可以赚钱。

一党独裁下的改革发展成为坑害公众的发展,改革发展的成果虽然巨大但被中共权贵通过贪污腐败吞食,中国公众得到的好处很好有限,这在当今中国成为超级敏感的话题。2013年,中国非政府组织新公民运动呼吁官员公示财产以杜绝贪污腐败,声言要坚决打击贪污腐败的中共习近平当局对公开在街头打出官员公示财产标语的人进行抓捕,判刑。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小报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甚至公开声言,“官员财产公开中国将陷入不可预料的动荡”。批评者说,胡锡进在这里显然是无意中承认,中共政权是一个窃国政体。

经不起推敲的改革发展宣传

批评者和中国问题观察家指出,中共一党独裁之下的改革发展是以牺牲环境、牺牲人权为代价取得的;经过如此这般的发展,中国变得越来越不适宜于安居,中共权贵其实很清楚。因此,当今中国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局面,“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这种在中国民众当中普遍流传的说法的意思是,借助专制独裁的庇荫,中共官员及其家人可以偷偷获取外国居民身份,以便可以随时出逃,与此同时,他们又用公款大吃大喝养小三。

中国经济学者夏业良说,中共的一党独裁体制盛产腐败、盛产贪官,借着开放政策。

他说:“这些贪官又在海外有大量的资产,把家人子女转移到海外,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可以逃离中国。所以,中国的环境怎么污染,中国的老百姓吃的是什么毒奶粉,有什么毒疫苗,对他们来说关系不是特别大,因为这些对他们的孩子没什么直接的损害。这完全是一种末代统治者心态。”

在所谓的改革开放时期,中国官员及其家人秘密海外转移资产成为不可阻挡的潮流。2016年,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做出的调查显示,中共最高一级领导层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官员家人大都在海外设立秘密的离岸公司,将资产转移海外;拥有秘密离岸公司的人也包括习近平的的家人、习的姐夫邓家贵。有关消息曝光,成为中国公众热议的话题。中共网管当局对有关的议论进行无所不用其极的封杀,封杀手段包括将“姐夫”长时间列为不能发表的禁忌词,逼得中国网民只好用英语人名Jeff代替姐夫。

夏业良说,中共当局对一党专制之下的所谓的改革开放的成就的吹嘘根本就经不起起码的推敲。

他说:“我们一方面看到去年中国的GDP(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0万亿人民币,官方宣布去年财政收入18.3万亿,我的简单计算是GDP的20%是被中央政府拿走了。这些日子,中共把这个当作成就来炫耀宣传,说是连续13年是世界第一。什么世界第一?是财政收入世界第一。财政收入是什么概念?就是税收。你税收多也不是问题。关键是你拿了税收干什么了,给国民什么福利了?国家改善了那些基础设施,其中包括教育,医疗,卫生,都做了什么?如果你拿去的钱,跟你创造的公共产品不匹配,就说明有严重的贪腐。至少是资源配置不当。”

夏业良接着说,即使是中共政府拿走的国民收入有一部分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算是创造公共产品,这里面问题也很大,因为基础设施建设的贪污腐败严重,导致大量的豆腐渣工程。

在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大量的豆腐渣学校楼房倒塌,造成几千名儿童死亡。中共当局采取的有力应对措施之一是殴打并抓捕要求追究豆腐渣工程责任、为死伤儿童和教师讨公道的活动人士。

批评者指出,如今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豆腐渣工程也成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出口产品。 今年6月,位于柬埔寨海滨城市西哈努克城的一座施工大楼坍塌,造成28人死亡,该建筑为中国公司所建。2017年,中国建筑公司在肯尼亚修建的一座桥梁在即将完工时倒塌,造成27人受伤。

“改革发展”的国内与国际影响

中共政权在毛泽东之后的强人领导人邓小平1992年,也就是他主导中共党卫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杀入北京城镇压了要民主、反腐败的学生和市民抗议者三年之后提出中国要继续发展经济,不要问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尽管他主导的中共在1979年推出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的第一条就是“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邓小平出尔反尔的政治经济路线给中国和世界其他造成了延续至今的影响。就对中国国内的影响而言,中国退休的资深记者高瑜说,1979年声色俱厉要中国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邓小平到了1992年声言不要管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实际上等候于是鼓吹资本主义,而且是中共一党独裁之下的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

高瑜说,原先是国家名义上的主人公和先锋阶级的产业工人一夜之间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重新变成无产阶级,而且在这个具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制度中。

她说:“农民和工人都是地位都是最低的。农村的青壮劳动力都出来打工,虽然比单纯种地收入要高,但他们成了新中国的贱民阶级,低人权,低福利,低工资。”

邓小平所鼓吹的不问姓社姓资的经济发展战略的一个最重要的部分是通过引进外资、发展外贸来发展经济。鉴于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外贸市场,中国与美国就在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中有了难解难分的关系。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因为批评邓小平独裁而被中共监禁多年的魏京生说,中国通过跟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贸易获得了经济的长足发展,但就中美而言,“真正中国经济发展的好处大部分是落在了中美大企业、大资本家手里,老百姓得到的好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老百姓得到的另一部分是共产党的镇压能力越来越强,老百姓的自由越来也少。这种情况在最近一些年,尤其是在习近平上台以来我们看得越来越清楚。”

魏京生接着说,从许多意义上说,中国的经济发展不但没有给普通的中国人带来好处,反而带来害处。“中国的军队力量增强了,警察的力量增强了,有很多的钱用于维稳经费,甚至维稳的经费都超过了军费。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都是中国老百姓身上剥削来的。”

政论家和学者胡平认为,中国一党专制独裁之下的经济发展和对外有限的开放,不但对中国人来说不是好事,对发达国家的人民也不是好事。

他说:“在中国方面,中国政府就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中国政府等于是个工头,他和外国公司签单,而给中国工人的收入是由工头分配的,那当然他在中间就是获益最大。中国体量太大,有14亿人口,所有的发达国家,北美,欧洲,澳大利亚,日本,在一起也就是10亿人左右。中共政府可以把发达国家的所有资本吸收过去,把所有的发达国家都给掏空。虽然中国实际上做不到这一步,因为中国还有很多的问题妨碍外资的进入。

“但毕竟中国有大量的优质廉价劳动力。这就造成了世界经济格局的前所未有的变化。也就是说,一方面中国经济有了令人惊讶的增长,而西方的经济陷入困境,甚至对中国的经济有了原先根本就像想不到的依赖性。另外,在政治上的后果就不用说了,就是强化了中共的一党专制。而这种情况又使西方民主制陷入种种困难。因为由此而来的西方国家的经济困难,贫富差距加大,都是在西方国家之外的因素造成的。”

胡平在这里所指的是,由于中共实行一党独裁,所以中国可以以低工资、低环保、低人权等优势来谋求发展,来参与国际竞争,这就给西方国家和西方国家的劳工阶级造成了损害,导致发达国家产业空洞化,贫富差距扩大,劳工阶级待遇被拉低。胡平说,经济全球化的这种弊端也是导致美中贸易战的一个重要因素。

与此同时也有许多观察家指出,经济全球化的这种弊端也是导致特朗普总统得以上台以及有可能连任的一个重要因素;然而,由于经济全球化,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对中国经济也有了依赖,如何应对靠着与西方的贸易而崛起并变得日益咄咄逼人的中国依然是西方国家所面临的一个难题。

评论 (13)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