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9 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专家:中国海警船授权开火标志南中国海紧张局势升级


资料照:一艘中国海警船在南中国海上的一座中国海上钻井平台旁驶过。(2014年6月13日)

中国通过法律授权海岸警卫队可以向进入中国水域的外国船只“开火”引起了菲律宾、越南和日本的严重不安。分析人士表示,新海警法的通过,可能帮助中国在其海军不能到达的海域建立某种准军事存在。

菲律宾和另外几个国家都宣称对南中国海部分区域拥有主权。菲律宾已经就此事提出正式抗议,称这项法律的通过等同于是“口头宣战”。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也表示,日本对中国的这个新的法律持“强烈怀疑”态度,认为它“完全不可接受。”

中国的海岸警卫队,从技术上讲,只负责维持特定海域的秩序,但这项法律则授权这支部队在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水域登上外国船只进行检查,并拆除他国在所谓中国礁岛上修建的所有建筑。

这项法律还授权海岸警卫队可以“根据需要”建立临时禁区,以阻止外国船只和人员进入相关水域。

中国的动作对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都产生了影响。这些国家长期以来都宣称对南中国海的部分地区拥有主权。而中国则宣称它对几乎所有资源丰富且具有战略意义的水域都拥有管辖权。

日本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的佐藤洋一郎(Sato Yoichir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不仅涉及台湾和南中国海,而且还涉及到日本控制的位于东中国海的尖阁列岛(钓鱼岛)。”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国防研究所学者高瑞连(Collin Koh Swee Lean)表示,新法律给北京在南中国海采取行动提供了一定的法律依据,也强化了北京自我定位的海洋稳定促进者的形象。中国将依靠海岸警卫队而不海军来维护海洋的稳定。

就在中国通过海警法的时候,人们正在讨论北京是否要测试一下拜登新政府是否会为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周边国家出头的决心。

美国国防部近东与南亚战略研究中心访问学者莫汉·马利克(Mohan Malik)说:“北京试图离间华盛顿与它的地区盟友之间的关系,向拜登新政府提出挑战。”

他说:“北京野心勃勃地在南中国海布署吨位更大、战力更强的海警船只,显示出海事纠纷的严重升级。”他还说:“这也表明,随着中国加大对小国和弱国事务的介入,北京对控制局势升级的信心有了进一步的增强。”

巴克内尔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朱志群(Zhiqun Zhu)并不认为新法律的颁布与华盛顿方面的政权移转有关。

他说:“我认为通过这项新法律的时机很糟糕,但是我并不认为它是为了测试拜登政府。”他说:“新法律旨在遵循国际公约,而不是针对特定国家或挑衅拜登政府。中国需要明确解释其意图来减轻外界对新法律的担忧。”

日本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的佐藤洋一郎补充:“这个事情可能已经在中国的“待办”清单上待了很久了,其目的是为了提高中国的法律战水平。”

根据美国国防部2020年的报告,海岸警卫队被称为中国的第二海军,规模超过1000吨的大型巡逻舰队超过130艘,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岸警卫队。整体船只数量已从2010年的60艘增加了一倍以上。

大多数新船不仅配备了直升机设施和水炮,还配备了30毫米和76毫米火炮。中国海岸警卫队还可以召集70艘500吨以上的船只,进行难度更高的海上作业。

目前人们在议论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中国海岸警卫队向南中国海的一艘外国船只开火,那么,在南中国海拥有强大海军力量的美国将会如何反应。

在马尼拉对中国新法律提出抗议的一天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承诺在南中国海发生武装袭击时,美方会向菲律宾提供支援。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说:“美国似乎在鼓励菲律宾与中国发生冲突。” “但是当发生武装冲突时,美国真的会来救援菲律宾吗?马尼拉应该有这样的智慧,能看透美国的计谋,而不是充当美国南中国海政策的大炮。

该报还说:“当与中国发生武装冲突时,承担苦果的将是菲律宾。”

高瑞连表示,中国的举动,可能会促使南中国海地区各国,重新考虑自己的法律,以作对策。

他说:“这个区域的国家将会谋求在相互之间和跟外部力量之间保持接触,从而维持南中国海的和平与稳定。”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