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05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煤价脱缰供煤滞后,“中国正在输掉管控脱缰煤价的战争”


一名中国工人在山东日照港铲着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资料照片)

尽管中国政府从政治高度喊话,在煤电价格上放宽上限,但是煤炭产量下滑和价格持续暴涨让中国许多煤电企业陷入无煤可烧,无电可发的窘境,从而在冬季来临、供暖压力增大之时,让供电缺口进一步扩大,让电荒持续更久并蔓延到更多地区。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和消费国,全国将近60%的电厂都是靠煤炭发电。为了缓解从9月中开始的极端缺电难题,中国政府三令五申各煤矿全力提高产量,同时以放宽电价浮动上限来刺激电厂的发电积极性。但是中国政府星期一(10月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经济摆脱疫情冲击,恢复强劲增长、对电力依赖和需求越来越大之时,政府最近宣布的促进煤炭生产、刺激发电的措施恐怕缓不济急,不仅解决不了目前的电荒,而且可能使其进一步恶化。

国家统计局星期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上个月的煤炭产量为3.341亿吨,低于8月份的3.352亿吨,也比去年同期减少0.9%。

如果按天计算,中国9月份煤炭的平均日产量只有1114吨,而中国能源管理局上星期宣布,中国目前的煤炭日产量已经增加到1120吨。可是如果将这个数据与9月份的平均日产量数据相比,增幅并不大,显然也无法缓解中国市场上对煤炭如饥似渴的需求。

路透社引述能源和自然资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电力与可再生能源研究部主任惠特沃斯(Alex Whitworth)的话说,“中国政府正在输掉管控脱缰煤价的战争。”

“尽管(中国政府)曾努力增加煤炭供应,但9月份的煤产量却因为天气、安全和后勤方面的挑战而下滑。而且中国在约束旺盛的电力需求方面做得也不成功,”惠特沃斯说。

中国国家能源局上星期还宣布,中国9月份的电力消费比去年同期上涨6.8,而前今年头9个月一共上涨12.9%。

路透社报道说,正是由于中国煤炭供需之间存在难以弥合的矛盾,煤炭价格一再突破历史最高记录。

交投最活跃的明年1月郑州商品交易所动力煤期货,星期一爆冲到11%的交易上限,报每吨1829元人民币(约合284.15美元)。山西省的煤炭现货价格上周五也创下每吨1630元人民币(约合240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

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上周二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的上浮界限由目前的10%提高到20%,而且高耗能企业使用的电量的市场交易价格还不受上涨20%的限制。这是中国政府过去几十年以来针对发电行业所进行的改革的最大胆的措施,目的就是允许煤电企业将发电的高成本通过市场调剂的电价向一些终端工商用户转嫁,减缓煤电企业由于煤电价格倒挂而形成的发电越多亏本越大的不合理状况。

“最近放宽煤电企业和工业终端用户的电价这一举措表明,政府对短期内管控煤价的能力没有信心,”惠特沃斯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

惠特沃斯认为,持续上扬的煤价将使中国工业终端用户的电价增长25%,但是电费暴涨是否能抑制对电力的需求和消费目前还不明朗。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器、玩具、服装等商品的制造基地,煤电价格双扬,也让中国的制造商面临更高和更难确定的成本压力,同时进一步压缩这些产业和企业的盈利空间。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四公布的数据,中国9月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上升10.7%,升幅大于8月份的9.5%,而且创下25年来的最快升速。PPI是衡量工业品出厂价格的一个指标。

路透社引述浙江省义乌市一位陈姓电商的话说,“整个城市都在掀起节能减碳运动。”

这位陈姓老板说,他公司所在的工业园区每天电力消耗到一定额度之后就马上停电。这增加了年底节假日国内外商品订单的延误。

中国政府在减排上为自己设立的目标是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而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为了实现这一雄心勃勃的目标,北京试图降低对煤电的依赖,转而扩大风电、光伏和水电的运用。但是,最近这一轮电荒显示,中国想要摆脱对煤炭的依赖显然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中国已经在打压高耗能、高排放的工业项目,因为全国将近2/3的地区上半年并未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钢铁和铝制品等行业被直接要求减产。

中国中央气象台上周五发布“寒潮蓝色预警”,预告中国中部及东部地区,将有大范围大风和降温天气。结果北京等地星期天出现摄氏0度以下的低温。当地数据显示,这是52年来一年最早出现的低温。吉林等地的低温却降到摄氏零下19度,让原本捉襟见肘的供电供暖问题更加雪上加霜。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