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02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中共六中全会强力维稳,异议人士被迫离京 行动受限


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进出口展销会媒体中心的多面电视屏幕正在播放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讲话。(2021年11月4日)

中共今年最重要会议19届六中全会即将于周四(11月11日)落幕,会中通过的“历史决议”可望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权势再攀高峰。就在习近平炮制“新毛主义”的同时,北京当局依照惯例在会议期间升级维稳,多名异议人士遭拦截、被迫返乡,网路言论也受到打压。部分观察人士示警,中国对民众的严密监控恐将成为常态。

中共六中全会强力维稳,异议人士被迫离京 行动受限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38 0:00

中共第19届中央委员会本周召开第六次全体会议(六中全会),会中审议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是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来第三次推出的特殊历史决议。

资料照:前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中国民主活动人士王丹 (由王丹提供)
资料照:前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中国民主活动人士王丹 (由王丹提供)

前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中国民主活动人士王丹说,此决议如期通过后将推升习近平的光环和地位,为其在明年20大寻求第三任期提供合理性。

王丹告诉美国之音:“从习近平修宪到今天,我们基本上可以认定,他是有强烈的愿望要做他的第三任(任期),那么这个历史决议我想取得一个主要的作用,就是给他的连任提供一种理论上的合法性。”

不过,王丹也表示,现在就做出习近平笃定于二十大连任的判断,恐怕为时过早,他说:“这样的一个历史决议,你可以把它看做习近平为了连任去做的一种铺垫,但是也可以把它看作习近平即将卸任,给他的一个历史定位。我是觉得外界也没必要一面倒地认为,这一定就是他连任的这个表示,我想如果出现他在这样的一个历史的定位下,体面地下台的这种状况,我个人也不会太意外。”

中共驱逐异议人士 管控网路言论

六中全会于北京京西宾馆闭门会议期间,多地公安已连日部署特别行动,加强打击犯罪和抽查路上行经车辆,称要“有效维护社会大局持续稳定”。

据部分访民透露,一些在京人士也因政府的维稳行动,无端遭到驱逐。

北京异议人士刘丽(照片提供:刘丽)
北京异议人士刘丽(照片提供:刘丽)

十多年来一直为工伤的父亲奔波维权的访民刘丽表示,她10月底原打算返回在北京的大兴区小白楼村租屋住处,不料人到村口就被保安拦截,即便联系房东出来接人,保安仍将她挡在村外。

尽管刘丽报警之后顺利回到住处,但她认定,行动自由已经受到限制,好几天都不敢随便出门;直到11月3日晚上,警察竟自行闯入民宅,强制驱离刘丽。

刘丽告诉美国之音:“(北京)金星派出所的所长,带着他们的警察就是来到了我的住宿(处),就强制把我的所有物品打成包裹,用快递给我运回沈阳(老家)了。”

刘丽说,她因此被迫返回辽宁省的沈阳老家。

另外,北京异议人士张文和的妻子王素娥,于11月2日前往北京通州区精神病院,探视被以“寻衅滋事罪”遭到关押的先生,原打算给在病院里的丈夫送食物,不料当局以疫情为由不让王素娥会见张文和。随后她配合北京警方要求,于当天下午搭乘火车,从北京返回位于辽宁省营口市的老家。

北京异议人士王素娥(照片提供:王素娥)
北京异议人士王素娥(照片提供:王素娥)

王素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她依照惯例被迫离开北京,必定与中共召开六中全会有关,她说:“跟这(六中全会)有直接关系,就是因为北京一开重要会议就把我遣送回家乡。”

张文和于10月中旬被抓后,王素娥随即在微信成立“营救张文和”群组,希望引起社会关注,不过根据王素娥提供给美国之音的截图显示,该群组已遭封禁,无法再发布讯息。

王素娥说:“我现在的微信被控了,就是发朋友圈发不了,那些群就是发消息也发不出去。”

位于美国纽约的中国政治学者胡平表示,中共为了确保六中全会顺利举行,在网路上加大言论审查,除了敏感议题外,连关连性不高的言论都会被无端封杀。

胡平告诉美国之音:“六中全会,中共的禁忌相当多,不管是一些所谓触及政治方面的一些敏感的言论,包括像(中国网球选手)彭帅、(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的性侵指控)问题、还有其他的一些问题,最近这段时间也控制得非常紧,甚至一些一般性的、没有太多直接关系的(言论都被封杀)。(中共)宁可做得过分,它也不会给你留下什么口子。”

多名“老访民”被强迫返乡

根据美国媒体希望之声报道,11月8日清晨在中共六中全会会场外,每50米就有一个由军警组成的流动岗哨、还有多名像是便衣警察的人在路上巡逻。京西宾馆外周围各路口都有警车及防暴车看守,任何不相干车辆无法驶入。

辽宁省沈阳市异议人士赵红玉(照片提供:赵红玉)
辽宁省沈阳市异议人士赵红玉(照片提供:赵红玉)

每当中共召开重大会议之际,除了场边维安升级,访民也会被当局锁定为“被维稳”对象,而进京上访被视为“越级访”,是北京极力阻止的事,也因此外地访民在敏感时刻更难进京。

尽管辽宁省沈阳市维权人士赵红玉于11月1日成功突破重围抵达北京,为家乡村民的土地纠纷案件再次进京上访,不过她最终仍旧被迫返回沈阳。

赵红玉告诉美国之音:“上个礼拜一(11月1日)我去北京,到公安部了,让我们苏家屯(公安)给拦回来了,不让登记。一个警察给我送进车站了就回(家)了,另一个警察给我送上车,我就到沈阳了。”

另外一名住在河南省的维权人士聂丽娜为母亲及自己的房屋遭到政府强拆,进京维权多年,11月8日抵达国家信访局,不过却两次被警方拿走身分证,并被带到一处小房间不让她离开。

聂丽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警察)把我身份证扣住了之后,通知我们地方政府。这就是我们地方政府在那花钱买通了他们。为啥我这样说?因为跟我进去一起排队的人,很多人家都进去(国家信访局)了,偏偏不让我聂丽娜进。”

之后聂丽娜和其他访民被带上车,强制带回河南省。

河南省异议人士聂丽娜 (左边着粉红衣者,照片提供:王素娥)
河南省异议人士聂丽娜 (左边着粉红衣者,照片提供:王素娥)

聂丽娜说,她的手机健康码呈现绿色,代表她身体处于健康状态,但当局仍以聂丽娜“手机关机、去向不明”,可能出入疫情高风险区为由,强制聂丽娜在河南一处宾馆进行隔离;就在聂丽娜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当下,手机遭到警方没收,采访也被迫中断。

对此,《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中国以管控疫情为由,限制一般民众或维权人士的行动自由,是相当不合理的行为,现在更传出可能透过后台窜改健康码数据,作为合理化控制异议人士的借口。

胡平说:“它(中共)就借着疫情为理由,对有一些它认为敏感的人士,本来找不出别的理由,不让他们走动,就干脆变动他们的(手机健康码的)绿码,变成黄色了,变成红(色)的了,这样子你就不能走了,因为我们知道这些操控完全在当局手里,它(想)怎么给你改,它就可以给你怎么改,这样子呢,他们就找到一个很现成的借口,你还拿它没办法。”

北京迎冬奥、中共二十大, 学者:监控恐全面升级

中共除了在六中全会期间,在北京限制访民行动维稳外,也在全国各地加强警戒,严防北京以外的维权人士绕道前往。

房子遭强拆而多次上访的福建省福州市访民刘玉钗11月7日从福建省宁德市古田北站搭乘火车至杭州东站,打算到杭州市旅行,未料一下车就被十多名铁路公安和截访人员拦截。

刘玉钗告诉美国之音:“我一走到站台,他们通通都围过来了。我说你干嘛要要抓我,我票是真的啊,我又不是通缉犯,你为什么要拦我?要抓我呢?但是他们不管了,一直拦着我,十几个人一直围着我。”

刘玉钗被迫取消行程,回到福州市住所,即便返家后,政府仍加派人员轮流看守她,行动受到严厉监控。

她说:“我家里就一天6个人在这边轮流看我,我走哪里,他跟哪里呀。现在还在外面。这几天我小孩都怕死了,天天敲门、天天敲门。”

刘玉钗表示,追到浙江省杭州市的接访人员向她透露,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城门镇信访书记苏昌培借由大数据得知刘玉钗的乘车资讯后,紧急安排接访人员拦截,防止她临时改变行程前往北京。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六中全会落幕之后,中共明年将举办北京冬奥会并召开二十大,对于这两场重大体育和政治盛会,人在美国纽约的中国政治学者胡平表示,北京恐将持续使用大数据,扩大对异议人士的监视与管控。

胡平说:“高科技大数据已经造成了比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英国作家)《一九八四》(小说里)所要说的那种监控更严密的监控,再加上过去这一年多的疫情,使当局借以防疫为名,就加强对每一个人的控制,这种情况很可能会持续下去,成为中国的一个常态。明年又是冬奥,然后又是二十大,这都是当局很在意的事情。”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看台: 年终报道: 拜登的对华政策,特朗普2.0?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6:09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