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3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专访傅士卓:重新思考中国政治与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前瞻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2021年9月30日)

中国近期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以及中国政府针对多个行业加大监管力度的行动令许多分析人士和学者感到困惑,加之中共11月8日至11日将召开十九届六中全会,2022年还将举行二十大党代会......了解当前的中国政治似乎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中国问题专家、波士顿大学教授傅士卓(Joseph Fewsmith)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谈及了他对中国政治的新思考及他对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的看法。

专访傅士卓:重新思考中国政治与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前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3:23 0:00

了解中国政治比以往更重要?

从中国政府近年来针对部分私营企业的打击行动,到其对教育、房地产等行业加大监管行动,再到中共加紧控制公众话语权、出台“三孩”等一系列新政策,中国的一系列行动令许多分析人士和学者感到困惑。

中共已决定于今年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会议的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重点研究全面总结党的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问题”。

新华社还报道说,中共中央政治局星期一(10月18日)召开了会议,听取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稿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征求意见的情况报告,并决定将修改后的决议稿提请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共历史上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将于11月出炉。

中国共产党将于明年举行二十大党代会。届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任期已满10年。他会像前任那样进行权力交接,还是会打破惯例继续执掌党政大权令各界关注。

制度化还是列宁主义框架?

中国问题专家傅士卓(Joseph Fewsmith)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谈到了他对中国精英政治的新思考。傅士卓在其新书《重新思考中国政治》(Rethinking Chinese Politics)提到,就像在所有列宁主义体系中一样,政治权力很难从一位领导人转移到下一位领导人,每一位新领导人都必须动用一切资源来控制关键职位,从而巩固权力。从中国政治的实践中,有些职位比其他职位更重要。除政治局常委,重要职位还包括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组织部部长、宣传部部长、国家安全部部长和公安部部长等,此外,控制军队也是必不可少的。控制这些职位可以做到相对的政治集权。

他还回顾了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国近四十年的精英政治中每位领导人是如何建立权力的,中国的政治结构是如何为激烈的、有时甚至是暴力的精英内部斗争奠定了基础,形成了一个由一个人主导的等级制度。书中写道:“细看中国的四位领导人是如何掌权的,他们是如何巩固(或不巩固)权力的,以及他们(微弱)的权力传递能力,他们都反映的不是制度化,而是列宁主义框架(Leninist framework)。”

他还提到,在习近平时代,“党在权力个人化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打破了之前几届领导人时代维持的规范和平衡”。习近平发起的一场反腐败运动极大地增强了他的权力。与此同时,习近平强调了“和平演变”(peaceful evolution)的威胁,并进而加强了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习近平还进行了广泛的军事改革,从而使其获得了对军队的个人控制权。

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学教授傅士卓(照片提供:傅士卓)
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学教授傅士卓(照片提供:傅士卓)

傅士卓是波士顿大学帕迪学院国际关系与政治学教授,也是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的教员。他在上世纪70年代进入芝加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华裔政治学者、国民党创党元老邹鲁之子邹谠,以及社团主义(corporatism,亦称法团主义)理论大师菲利普·施密特(Philippe Schmitter)。傅士卓长期研究中国大陆的政治议题,并曾先后发表多本中国政治相关著作,其中就包括最近出版的《重新思考中国政治》。

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他除了谈及对中国政治的新思考外,还谈及了对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的看法,并对二十大党代会后中国是否会出现权力交接,中国未来五年的政治局势和政策走向发表了评论。

以下是傅士卓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内容节选。采访内容只代表他个人观点。

中国政治需重新思考?

记者问:傅士卓先生您好,您的新书《重新思考中国政治》在今年6月面世了,这本书的题目非常吸引我,是什么原因让您写了这本书?在当前的环境下,为什么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中国政治?

傅士卓答:我认为在中国领域,有很多关于中国的著作认为中国只是一个威权国家,很多人认为中国的政治表现出一种制度化规则制定(institutionalization rulemaking)的趋势,但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所以我认为重新思考、重新审视,回顾过去40年,看看我是如何理解(中国)政治的,这是很有用的。

问:您在书中谈到了过去40年从邓小平到习近平,每位领导人是如何建立自己的权力。您还提到权力很难从一位领导人传递到下一位领导人,每位新领导人似乎都必须动用他们所拥有的一切资源来获得对关键职位的控制权并巩固权力。您能具体谈谈吗?

答: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因为我们通常认为制度(institutions)是约束、限制领导者的。制度并不总是阻止领导者做一些事情,但它们限制并反对权力的任意使用,它们建议制定规则。我想说的是,在中国,情况正好相反。领导人使用制度来约束其他人,也就是说,制度变成了权力的工具,而不是对权力的约束。

这里有一个例子,在1997年时,江泽民试图进一步巩固他的权力。李鹏已经担任了两届总理,任职两届后一般也就期满身退了。李鹏已经69岁了,如果你只说李鹏,退休吧,这将在北京引发各种各样的政治谣言,说共产党正在重新考虑天安门事件,李鹏也因此被赶下台。所以我认为江泽民确实想避免这种情况。那么究竟该把李鹏安排在什么位置呢?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但我们可以安排他去全国人大。那么我们如何处理退休年龄的问题呢,乔石那时70岁了,而李鹏是69岁,因此退休年龄定为了70岁。乔石退休了,李鹏则去了全国人大。有人可能会说,江泽民已经71岁了,但这时薄一波介入了,他说江泽民是在危机时刻上台的,我们需要他。

这只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了制度是如何建立起来的,但它们并不是真正的制度,它们是重新安排解决政治问题的手段。

问:您觉得中共的权力交接是否会在宏观层面影响中国的政策连贯性吗?

答:是的,我想每个领导人都会有自己的担忧。就好比习近平,他真的在集中精力恢复党的地位。我想在他掌权的时候,他认为这个党真的是一团糟而且有充分的理由:腐败已经成为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对社会主义缺乏信心的问题也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在习近平执政的过去九年里,你可以看到,他为振兴共产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所以我认为每个领导者都会有一个自己的计划。

问:共产党内部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有没有迹象表明习近平正在采取措施来缓解一些已知的问题?

答:习近平试图建立一些规则。他在努力梳理党内规则,清除过时的,并重新强调他认为应该执行的法规和规则。他在努力解决党内的许多管理问题,但我不清楚结果会如何。在中国有大量的中央集权,这就意味着地方官员,被排除在外了。过去,地方官员为解决地方面临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做了很多工作,从启动农村改革到解决地方政治问题。而这种权力,似乎已经从地方官员那里被剥夺了,或者至少是被削弱了。所以我认为在试图解决地方政治问题和社会稳定问题方面,这将是他面临的一个真正的问题。

问:中国目前的反美、反西方的媒体叙事似乎也很有意思,而且现在中国的民族主义及爱国主义情怀越来越浓重,电影《长津湖》在中国“十一”长假期间热映也将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推向了一个高峰。对此您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答:我认为这很不幸。我认为这使美中两国在社会、文化和政治上远离彼此,我不认为这对中国特别有什么好处。我想很多中国人都明白,过去40年两国之间相对密切的关系,在经济、学术和社会等各个方面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我理解中国共产党想要继续执政,习近平想要继续执政,民族主义对此有好处,但它也有很多负面影响。我担心我们在未来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

未来五年 路在何方?

问:接下来我想跟您聊聊您对目前中国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的看法。我们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也将于下个月在北京举行,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吗?另外,我们知道中共历史上共做出了两份历史决议,分别是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上,毛泽东做出的《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上世纪80年代十一届六中全会在邓小平指导下出台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一些人认为在下个月的六中全会上,习近平有可能做出中共第三个“历史决议”,对此您又怎么看?

答: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将在11月举行,我们都在猜测六中全会可能会发生什么。据推测,这将为2022年召开的二十大党代会做好准备。中国共产党已表示,它会出台一些关于历史的声明,这是否将是一个全面的党的第三次历史决议呢?如果是的话,我认为我们可以判断的是第三个历史决议将基于几年前发表的一项声明,即“两个30年”,毛泽东时期的前30年和改革开放的后30年。“两个30年”试图表明,这是两个方向相反的时期,这是一个时期通向另一个时期。如果你读过今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简史》,你就会知道,毛泽东的前30年,有点像是实验。中国以前从来没有搞过社会主义,所以错误是不可避免的。错误意味着大跃进被难以置信地淡化了。

在我看来,对历史的重新解读将是会议的一部分内容。而且,它可能会证明,(政府为实现)“共同富裕”(common prosperity)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这其中就包括对滴滴、阿里巴巴和游戏行业的打压等等。因此,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是这一时期的延续,但我认为,大多数人预计习近平实际上将迎来第三个任期。如果他连任第三个任期,没有理由认为他不会连任第四个任期。

问:中国共产党将于明年举行二十大党代会,您刚刚也谈到了二十大后习近平的去留。如果他连任,那么在您看来,未来的五年会是什么样的呢?

答:我注意到最近的许多官方声明都提到了2035年,这是他们一些长期计划的中期目标,我将2035年的日期大致解读为习近平可能离开权力中心的时间点(step down),到那时,他便是82岁高龄。

无论如何,未来五年发生的事情这很难说,因为习近平正在做很多事情。在经济领域,肯定是远离市场导向的。如果中国继续远离这种市场导向。我认为经济将开始放缓,甚至比之前的更慢……中国的经济可能将更加困难,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认为中国将会有一场重要的辩论,习近平将不得不决定他是否想要通过重新引入更多的市场导向措施来支持经济增长,或者他是否想坚持他的计划,也许我们应该称之为国家社会主义(state socialism)或是其他类似的叫法。

问:我们知道台湾问题是习近平最关注的问题之一。他几天前还在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上表示中国“完全统一的历史任务一定要实现,也一定能够实现”,并称要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但中国解放军10月初连续派出军机扰台,10月4日甚至达到56架次的历史新高,一些分析人士仍然认为习近平可能会武力攻打台湾,前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甚至表示中国可能在未来六年内攻打台湾?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在接受CNN专访时也强调,“台湾必须对解放军攻台做好准备”。

答:我一直认为他使用武力有几个目的。一是警告美国,二是逐渐说服台湾人民,他们将被并入中国,而美国将无法及时赶到那里帮助他们。所以这既是一种军事措施,也是一种心理措施。我不认为这会导致直接的军事行动。我觉得习近平的做法会更加复杂。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